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28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我?”

      他 哽咽了半会,似是悲伤得找不着自己的声音,良久才继续开口,“明日……我便会请战前往分界河,同炎麒汇合。此战……我怕我不一定可以再回来。天音……能不 能答应我,等我回来,别再不见我,别再躲着我,好不好?就算……就算你心里从来就没有我的存在……从来就没有……我……”

      他再说不下去,只是贴近她的脸侧,把头埋入她颈侧那黑色的秀发里,一声一声的呼着她的名字。

      “天音……天音……天音……”

      直到天色开始泛白,他起身离去,如来时一样,来去无踪,仿佛没有出现过一般。自然也无法看到床上的人,瞬间奔涌而出的泪水,漫延了整张脸,滴入那头黑色还带着余温的秀发中。

      只是她没有睁眼,一直都没有……

      078

      天气渐渐转凉了,此处与妖界较近,不似青云四季如春,一入秋便看到树上的叶子随风飘落,洒了一地。

      她的身体却越发的不行,时常做梦梦到一些以前的事,有时能瞧见父君,佯装生气的训她顽皮;有时能瞧见师傅,手把手的教她各种仙法;有时可以看到白羽哥哥,守在她的床边看着她睡觉;有时也能瞧见灵乐,背后跟着一大堆的兔子,他一脸埋怨的看着大笑的她,喊一声:“师姐!”

      今日意外的精神好了些,她坐在空旷的院里看着满院的落叶,心底却也空荡荡的一片。

      却不想绿水恰巧来看她。

      “尊主。”她自云上下来,看着她坐在园中,顿时就皱了眉,上前一步,“怎么坐在这园子里,你又不是不知道,这里靠近妖界,风中隐有妖气,不能长呆着,快进屋去。”

      天音轻笑,也随她进了屋,“今日怎么有空来了?”

      本是随意的问一话,她却突然呆了一下,半会才笑笑道,“只是……想来看看尊主,最近事儿多。想来已经好几月没见着您了,就来瞧瞧。”

      天音疑惑她的迟疑,却也不打算问到底,只是随着她进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青云可好?”

      “好,当然好。”她笑得有些大声,连应了几个好,顺手给她倒了杯茶,又指了指自己道,“你看看我,有哪是不好的吗?”

      “那就好。”天音松了口气,青云与分界河,相距较远,此次的战事应不会波及到青云才是。抬头看着她左顾右盼的神情,今日的绿水好像有些心不在焉,伸手接向她手里的茶,“那青山呢,他还好吗?”

      她突然手上一抖,哐的一声,手里的杯子摔在了地上,散了一地。

      “绿水?”

      “对……对不起!尊主我不是故意的。”说着就忙去收拾地上的碎片,一时竟也忘了用法术。

      天音一惊,忙忙拉住她的手,“算了算了,这要是划伤了手怎么办?”拉她在一旁坐下,仔细的打量了她一番,“绿水,你今天怎么了?”

      “我……我没事啊!”她一愣,猛的抬起头来,“我能有什么事啊?”

      天音脸色一沉,直直的看向她的眼神,绿水却不敢与她对视,左右看了起来。天音越瞧就越觉得不寻常,心底没由来的升起丝慌乱。

      “绿水,说实话!”

      “我……说的就是实话啊。”

      “青山出了什么事?”

      079

      绿水的神色越加的难看起来,“他……他没事……”

      “没事?”天音眼神轻眯,紧盯着她的飘乎的神色,“那你为何……难道是青云山……”

      她心间一抖,猛的站了起来,心顿时慌乱起来。

      “青云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尊主……青云……青云……”绿水似是终于忍不住,哭了起来,“青云山……被妖界的大军围困,青山他……青山他拼死才把我送出来报信,他现在……生死未卜。”

      “妖军……”天音身形一晃,站立不稳,连连扶住一旁的桌子才勉强撑住身子,天音拼命告诉自己要冷静,冷静,她是青云山主,她不能失了分寸,“为什么会这样?妖界的军队为什么会出现在青云?妖界攻上天界,必须经过分界河,现在分界河并未失守。”

      “我也不知道。”绿水哭得泣不成声,“那些妖军,就是一夜之间出现在山下的。”

      “一夜之间。”天音想了想,手间一紧,“魔族……是魔族,只有魔族才有划破虚空的能力,令妖军可以不经过分界河就直接出现在青云,你可将此事上报了天帝。”

      “我从青云出来,就已经去了,可是……可是……”绿水边哭边道,“天帝说天界所有的仙人,都已经前往了分界河备战,根本就没有多余的仙人,可以派去青云。而且……青云出现的妖军,人数不明,若是冒然调派,不仅是青云,恐怕就连分界河也会失守。”

      天帝还真的打算不管,天音深吸了一口气,颤抖的拿起桌上的杯子,灌了一口凉水,才冷静下来。

      绿水继续道,“天界一直在传言,此次的妖界,有魔族相助,妖力倍增。就连分界河也恐有失守的危险,而天界却远没有可与魔族一拼的人。若是主上还在……主上还在的话……”

      若是师傅还在,若是师傅还在的话,又岂能容那些妖类在青云山放肆。

      “现 在天界都在传,现今也只有缘德天君那样的人,才能力挽狂澜。所以近来有很多人来青云,求问主上是不是有留下什么克敌的办法。我想妖军之所以这么急于攻上青 云,便是因了这些谣传。青山一早嘱咐我不要将这些事告诉尊主,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我求遍了所有人,可谁都没去。我又找不着二皇子……”

      绿水的声音像是一声声的惊雷,句句劈着她体无完肤,她从未有此刻绝望的心情。纵使父君不在,师傅逝去,所有关于她的一切的一切都离她而去,也没此次这种亲临其中来得绝望。

      “尊主……我该怎么办?怎么才能救青云,才能救青山。”

      “尊主……青云不能有事,我和青山自小就在那里。”

      “尊主……那是主上给你留下的唯一地方,那是你的家,谁可以救救青云。”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

      080

      天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天宫,她只知道心底不断浮现的只有两个字,青云……青云……青云……

      所以当她跌跌撞撞的闯入天宫,撞到衍歧时,她可以想象自己有多狼狈。

      “天音……你这是……”衍歧扶起那个几次都快摔到地上的身影,还未来得及询问,却被她满脸的泪痕给惊住了。

      “求你……求求你,救救青云,让我做什么都好。留开仙界也好,留开灵乐也好,就算让我魂飞魄散,永不超生我也答应,但求求你,救救青云。”她什么都没有了,但是师傅的青云,请救救它。

      衍歧一愣,他第一次看到她这么失控的样子,那惨杂着绝望的眼泪,令人窒息。

      “到底出了什么事?青云怎么了?你别急,慢慢跟我说清楚。”

      “妖军……妖军出现在青云,但是天帝不肯派仙人去援救,我求你……无论谁都好,求求青云。”天音死死的抓着他的手,一遍遍的哀求。

      “妖军!”衍歧一惊,“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天音抓着他的手,似是怕他不信般,死死的拽紧着,“我求求你信我……我从来没有骗过你,也没有对不起过你们任何人,当年我没有杀凤呜,我真的没有,你相信我。”

      她不要再忍受了,不要再让人这么莫明其妙的误会,恨她下去了。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什么都没有了。为什么不放过她,为什么!

      “天音……”

      “衍歧哥哥,我在人间等了你五百年,等到连轮回的机会都没有了,五百年你都不曾信过我一次。我求你……求你这次信我。”她拉他的手,似是像想证明自己一般,按向自己的心口,“你可以向我施问心咒,你就知道一切都是真的。我不怕死,但求你信我,一次就好。”

      衍歧顿时觉得手上一片刺骨的凉,心底却酸到了每一个角落,问心咒必须剖腹问心才能施展的一个法术,施展时可以看到此人前世今生的所有事,但此术未曾施展,人先死。

      她竟已经绝望到了这种地步,衍歧分不清自己是什么心情,只是心底似是有把刀,在剐着他的心,忍不住拥住她全身都在发抖的身子,“我信,我信。”

      他紧了紧她单薄的身形,握了握她冰冷刺骨的手,“在这等我,无论如何,我都会救青云的。等我!”

      说完,不再耽搁一分一秒,转身朝殿外走去。

      天音这才一点一点的回神,感知周围的一切,却仍是颤抖得厉害,缓缓的蹲 去,抱着 团成一团,好似这样才能止住那自心底渗出来的颤抖一般。

      衍歧说让她等,那她就等。她乖乖的等着,什么都不要了,不奢望怎么努力也得不到人心,也不奢望永远留在天界,更不奢望有人可以对她很好很好,甚至她都不想可以活着。

      真的,她什么都可以不要了,一定离所有人都远远的。

      只要……只要放过……青云。

      081

      天音一直在殿门口等着,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可她却不敢离开,甚至都有些怕眨眼。她怕一不小心,就错过了什么消息。

      外面的身影,川息不止,却仍是看不到衍歧回来。她等得全身都有些僵硬了,可仍是看不到那道白色的身影。

      到是有仙婢经过,会好奇看她几眼,到后面就直接无视她了,现在更是神色匆匆的走过,隐隐有声音传入她混杂的脑海里。

      “太子这回到底是怎么了?从未见过他如此的模样,先是在天帝前求了几个时辰,后来又带着几十个仙人走了,不过听说那几位都是打算前去分界河的,不知怎么就被太子带去西边的方向了。”

      “是呀,我还从未见天帝发那么大火呢?就在刚刚,竟直接派了几位星君去抓太子回来。”

      “好似是为了什么妖军,调派支援之内的。我听到的不多,天帝不允,太子那么冷静的一个人,竟就这么跟天帝吵起来了。”

      “唉,看来这一战要很难打了,想当年缘德天君还在的时候,可是单凭一人之力,就把妖界压得死死的。如今的天界怕是……唉!”

      天音静静的听着,呆在原地半晌,才缓缓的往前挪动身子。许是站得太久的原故,她的身影有些摇晃,几次都快跌倒,她却固执的站直了。一步步的往前方,那座最大的殿宇而去。

      她这一生,已经没什么可以再被拿走的了,身份,感情,亲情,友情,好似这些全都与她无缘。那她还在乎什么呢?又为了什么在这里苦苦的哀求?

      真是可笑。

      心底一时间无比的平静,她抬起头,看向那片虚无的天空,隐隐约约中似是出现那日浮云殿中的景现。那个带着冷峻的男子,眉间一点朱砂似血艳红。四周响起他似怒似叹的声音,“天音,吾徒。”

      是的,她的一切都都毫无意思。但唯有青云……谁也不能动它!

      082

      “跪了多久了?”高位尽显威严的男子问道。

      “回陛下。”天官躬身回道:“已经有五个时辰了。”

      “哦……”天帝抬头望了眼那个跪在殿外,纤细得仿佛一吹就倒的身影,眉宇之间划过一丝几不可闻的厌恶。“叫她进来。”

      “是!”天官领了命,走至殿外叫起地上的女子,低头传达了一下,才见女子踉跄的站了起来,似是跪太久伤到了脚,一步一晃的走入殿内。

      在中央站定,抬头看了上位的天帝一眼,又缓缓的跪了下去。却没有出声,只是默默的跪着。

      天帝眉头一紧,挥手让四周的人都下去,仔细打量了地上的人半会,才开口道,“为何不出声?”

      天音抬起头,看向上位的人,半会才缓声道,“求天帝放过青云。”

      他眉头一拧,神情又寒了下去,“你此话甚是无礼,袭击你青云的是妖界,与我何干?谈何放过?”

      “青云也是仙界境内,若是青云出事,对仙界而言,百害而无一利。”她急声解释。

      “事有轻重缓急,如今众仙皆分界河抵御妖族,怎有时间前去青云。”他冷声回道,轻撇一下跪在下方身影,神情越加的冰冷,“况且青云仍战神缘德天君的府邸,怎会连小小妖族都对付不了。”

      他话里的讽刺意味明显,天音手间一紧,深吸了几口气,才压下心底的刺痛,“如今师傅已经不在了,青云山缺少他的灵气,又镇压着众多妖族,根本没能力应付突然出现在的妖军。还望天帝怜悯。”

      “那是你青云之事,再说纵使缘德天君仙逝,但你却是他唯一的徒弟,更是上古天族的后裔。”天帝轻哼一声,“自古以来,你之一族就掌管天界,而飞升九重天为神的,大半皆是你天族之人,你们竟有此能力,竟没能力对付这一批妖族?”

      天音一愣,有些意外看向上位的人,突然轻轻一笑,才缓声道,“我为何会没有这个能力?天帝不是应该更清楚吗?”

      “放肆!”他神情一厉,“天音,我念你是先天帝唯一的女儿,所以对你诛多过错,也不曾追究,你不知感恩,竟还如此无礼。”

      天音的脸色却连半分俱都没有,一个隐隐的猜测却冒出来,“天帝如此在意我天族的身份,是怪的我抵御不住妖族,还是纯碎怕我这个能掌管天界的身份。”

      “一派胡言!”天帝突然站了起来,脸上的怒气更盛,身上仙气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