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27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使让她扔下那微不可及的尊严又有什么关系。

      衍歧怎么也想不到天音会来找他,就在那天她那样决然的走了后,他以为再也没有机会再见到。今日天官来报的时候,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连日来被仙妖两界事所扰而郁结的心情,也一扫而空。几乎是下一刻,他便扔下了手中的笔,冲了出去。

      他不敢相信,自己竟会像个毛头小子一般的冲动,一路跑到了殿前伺传的地方。直到看到那扇敞开的大门,他才停下脚步,深吸了一口气,又觉得自己好笑。

      他缓下速度,走近几步,一眼便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天音。安安静静的坐着,不动也不出声,仿佛被画在了纸上一般,明明是一身淡粉色的衣衫,却空寂得有些可怕,透着一丝无法忽视的孤单,让人看了没由来的就有些心酸。

      他突然记起,以前她是很讨厌这种粉色的衣裳的,她喜欢大红,那种亮眼张扬的红色,可以让人随意一眼就可以看到她的那种,而不是这种普遍的粉。

      似是听到他进门的声响,她站起来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就印在了他的眼底。他首次这么认真的打量她。她在人间的相貌不算好,巴掌大一点的脸,可能是长期吃得不好的关系,脸上带着点蜡黄,却瘦得让人惊心。连眼眶和脸颊都有些嵌下去的迹象。

      跟她以往在天界的仙身,那张圆乎乎似是一拧就能掐 的小脸,简直是天差地别。她在分界河过得不好吗?还是她们不给她准备凡人的食物,他没由来的就有些恼怒。

      “太子殿下。”她附 去,似往日一般恭恭敬敬的行着礼。

      他越加的心酸,这样的礼,在五百年前本是他应该向她做的,可她却一次都没有让他这样做过,反而只是一味的称他衍歧哥哥,如今他可能再没机会听到这样一声了。

      074

      “不必了。”终是忍不住拉了她的手起来,“用不着这么客气。”

      他定了定心神,却突觉手心冰凉,“怎么这么凉?”,他不由得看向自己抓着的手,骨节分明,瘦得没有一丝多余的肉。

      “你……”

      她却像是被烫到了一般,立马抽了出来,眉心一闪而过的似是厌恶,他不由一阵空落。

      “你找我,所为何事?”他转开话题。

      天音抬起头,紧了紧身侧的手,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

      “你说过,我若是有什么事……可以来找你。不知道这话是真是假。”

      衍歧点头,他是真心想要弥补,“自然是真的,我会尽力帮你的。”

      “那么……”她眼神一沉,咬了咬牙,“请太子殿下,取消幽柔与妖皇子的婚约。”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衍歧眉头一紧,分外为难起来,“这事炎麒一早就来找过我,只是这是由父君定下的事,我也做不了主。”

      “如果连你也帮不上忙,那就再也没有别人可以帮了。”

      衍歧紧了紧身侧的手,不是他不想忙,一开始他就反对过这件事,“可是……父君的旨意,从来不会轻易改变。”

      扑通一声,天音跪了下去,“我求求你,帮帮他们。如何幽柔真的嫁过去,她会受不了的,炎麒也会受不了的。”

      “天音,你先起来。”

      她却仍是固执的跪在地上,“就算我最后一次求你,衍歧哥哥。”

      衍歧一愣,一句久违的称呼,心底甜酸苦辣,什么味都泛出来 。

      他久久沉吟,终重重的蹲了下来,扶起地上的人,“好,我答应你。”她都已经叫他衍歧哥哥了,表示她愿意偿试着再接受他,那他又有什么是不能答应的。

      “我只能尽力一试,但结果会如何……”

      “谢太子……谢谢你,衍歧哥哥。”

      衍歧掀起一丝苦笑,他又怎会听不出她语气中的勉强,还有自见到他起,那宛如崩直弓玄一样的身体,这一切都在无声的告诉他,再也抓不回来了。

      心中的苦涩一层层的加深,他现在到宁愿自己一直不知道真相,也不用像此刻一般无措。

      扶起地上的人,长叹一声,突然就很想知道她的想法。

      “天音,你今日来求我,到底是因为炎麒,还是因为我。”

      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想知道却又不想听她说出口,只能紧张着看着眼前的人。

      天音默了默,扶着他的手紧了紧。

      “我只是想……或许,或许……我还可以再信你一次。”

      意料之外的答案,有那么一瞬间,衍歧觉得心被填满了。突然就想相信,什么都无所谓了,就算她只是骗他的,也无所谓了。他想相信……或许他们之间,还有可能,或许他还抓着回来。

      “我们去启天殿,我会尽力求父君收回成命,不惜任何代价。”他语气坚定,回头又看向她担心的神色,“你放心。”

      “我随你一块去。”见他要腾云而起,天音上前一步,衍歧犹豫了一会,才拉她上去,“也好,你在殿外等我,我很快就会出来。”

      天音点头,没再说话,可是脸上的焦急和不确定,却那么的明显。衍歧看了两眼,终还是没有将安慰的词说出口,因为就连他都无法确认。

      其实他还有一句更想问的话,她选择来求他,却不是去找灵乐。是因为在她的心里他才是那个真相能帮上她的人,还是因为,她根本就是不想让这事牵连到灵乐。所以,宁愿放下他仅剩的尊严求他,也不愿让灵乐受到半点影响。

      他不敢问,他怕从天音口中听到的话,会比他的猜测更难以让他承受。特别是在这种,他认为,她已经开始愿意相信他的时候。

      075

      天音被留在殿外等着衍歧,虽然明知道希望渺茫,她却仍是盼着,结果会不一样。她不愿意去偏殿,只能在殿门口,来来回回的等。可衍歧进去已有四五个时辰,直至天色开始昏暗起来,他还是没有出来。

      她只能尽量让自己不要胡思乱想,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衍歧自小便受天帝的重视,一定会听他的意见的。此次的联姻只是妖界的一个借口,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天帝一定不会为了一个虚无飘渺的希望,而牺牲掉幽柔的。

      随着时间越发的长,她的心却越发的冷了起来。看着巍峨而陌生的天宫,内心的焦急慢慢的化成一点一滴的绝望,直到里面传来一声暴喝,瞬间瓦解掉她的所有期盼。

      “荒唐!” 威严的声音自里面外来,就连隔音的结界也被这声音震碎,“你这是在威胁我吗?威胁你的父亲!”

      “父君,请您三思,这事确实不妥。”

      “住口,你身为太子,比任何人都清楚这其中的利害,怎可因私忘公。”

      “可是父君……”

      “够了,你这几日也不必管这些事了,回去好好反省几天。”

      “父君……”

      “下去!”

      “……儿子告退。”

      衍歧踩着沉重的步伐走出殿外,看着等在殿下的那个纤弱的身影时,就觉得满心的愧疚把他浸没。他终还是没有做到,终还是没有帮到她。

      “天音……”

      她眼里淡淡的星光,明明灭灭,最后归于一片灰暗,突然扬起一丝苦笑,“我已经听到了。”

      “你别想太多,或许还有其它的办法。”

      “算了。”天音摇了摇头,他们都清楚,此事已成定局。

      “……”他不知道还能再说些什么。

      “我先回去了,谢谢你。”

      “我送你……”

      “不必了。”她淡声谢绝,转身朝外走去,却一步一脚都似带着千万斤的重担。让他远远看着,就是一阵阵心酸。

      076

      天音在担心中过了十日,她恨自己的无能,什么忙也帮不上,那一天还是来了。

      幽柔嫁给嗤冥的日子,她都能感觉到空气中那不安 的气息。她很怕炎麒冲动,做出什么事来。可惜她根本见不到炎麒,自那次以后,就再没见到过他。

      可她却总是心底不安,隐隐有不好的预感,直到夜幕降临,天际仿佛还能远远听到仙乐的声响,最后一切都归于一片寂静的黑暗。炎麒还是没有看到人影,分界河亦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她只能回房等消息,她不相信炎麒会什么都不做,却又怕他真做了些什么,忐忑不安。

      却突然隐隐听见隔壁院子,传来异样的声响。

      听分界河的仙婢说,那曾是幽柔住的院子,赐婚后,她便回了狐族,按理说那边不该有声音才对。

      她心底一跳,不禁就走了过去,探个研究。

      刚一推开门,一股浓烈的酒气便扑鼻而来,呛得她生生的退了几步。月光下,满地都是酒壶,大部分是空的,有的还在地上滚动着,有的已经破碎。

      突然哐当一声,一个酒壶砸碎在她的脚下,一声怒吼,“滚!都给我滚。”

      “炎麒?”她探试着问,这是炎麒的声音,对方却没了声响,半会又传来咕噜喝酒的声音,看来真的是他。

      天音避开地上的酒壶,走了进去。就着月光,她才看清坐在最里面地上的那个人,心下却也惊了一下。是炎麒,却也不是她见过那个炎麒,他一身的酒气,衣衫 ,头发也已经散落下来。

      整个人似是水中打捞上来的一般。

      “炎麒……”她一时间不知道敢说什么才好,他却缓缓的抬起头,看向天音。突然呵呵的笑出声来,却满满都是苦得发涩的味道。

      “丫头?呵呵……原来是你……呵呵呵呵……”他越笑越大声,越笑越凄凉,她甚至看到他眼角划出的水滴。

      天音在他身旁蹲下,眼眶一热,纠结得难受,“炎麒你……”本是想劝他一句,却发现开不了口。

      他却抢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丫头……你知道吗?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可以带她走了。我真的可以带她走的……”

      “炎麒!”原来他真的打算带幽柔走。

      “我答应过她的,绝对不会让她嫁到妖界,炎麒哥哥会跟她在一起,永远都在一起。可是……可是……就差那么一会,就那么一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眼光一沉,眼底的悲伤翻江倒海一般的涌出来。

      “她死了!”

      天音猛的睁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向炎麒的神情。他却突然崩溃一般,眼泪再也不受控制的流了出来,“她就这么死了……死在她自己的房里,自爆元神,魂魄无存。”

      “幽柔……”天音心中一痛,那个阳光一般的女孩,没想到会走上这么极端的路。

      “为什么她不等等我?为什么?为什么……丫头,你告诉我为什么?”他突然一把抓住身边的天音,似是用尽了全身气力摇晃着,寻求着答案,她却无法回答她。

      “就差那么一点,我本来就已经准备好要带走她的,如果我可以快一点。如果我一开始跟她说清楚,会不会不一样。”他继续问,“她以这么残忍的方法离开我,让我连她魂魄都找不着,她是不是在惩罚我当初背弃誓言,娶了你?”

      “炎麒……”她想告诉他,别难过,想告诉他,一切都会过去,想告诉他,幽柔也会希望你好好的。可是临到头,她却发现自己是最没有资格安慰他的人,因为这一切都是因她而起。

      “丫头……”他喃喃的开口,不知是醉语,还是真心的实意,却每一句都让天音喘过气来,“我不想恨你的……丫头,我本来不想恨你的……但是现在,我无法不恨你。”

      一句无法不恨,像是绝断了她所有的退路,一时间她竟连眼泪流不出来了。耳边只有他宛如凌迟的话语,一声一声的割入心窝。

      “幽柔再也回不来了,她是因我而死,她是被我们害死的。”

      “丫头,对不起……我没有办法不恨你。”

      “天音……你为什么要回来,为什么还要回来。”

      “你若不出现就好了,你若了永远在凡间就好了。”

      一时间,她突然觉得连呼吸都开始困难起来。

      077

      天界和妖界终是打起来了,炎麒第一个就请战了。从天宫领命后,直接就去了战场,甚至没有回来一趟。或许是不想回忆起失去幽柔的伤痛,或许是不想再见到她。

      炎麒说的是实话,他无法不恨天音。幽柔的死,如果妖界的挑衅是罪首,她更是难辞其疚。炎麒急于给幽柔报仇,只是他不忍心对天音,所以只能前往妖界。

      这一战,誓必打得惨烈,炎麒一去便是三个月没有音讯。

      由于战事,炎麒的府里,一时更加的空旷起来,仙婢们本就不愿来她这里,最近更是越发的冷清。估算着日子,她怕是没多少时日了。最近她有些昏昏沉沉,分不清朝夕,只是偶尔有一两日精神尚佳的日子。

      门吱呀一声,有人推门而入,却听不见脚步的声响,似是特意不发出声音。一道蓝色的身影缓步靠近床上静躺着的人。站立床前,看着躺在床上的身影,一张脸溢满痛色,却仍是不忍移开眼神。

      良久,他才缓缓的坐在床边,似是怕惊醒床上的人一般,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又是凝观了半晌,像是确定床上的人不会醒来,才伸出手抚向她的脸侧,眼神深沉似海。附身贴近她的耳侧,发出压抑而沙哑的声音。

      “师姐……”他凑近她的脸,一遍遍的巡视着她的容颜,似是低喃给她听,又似是在自言自语,“你为什么要这么狠心……为什么这么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甚至……都不愿再见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