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十四章 追随

作者:雪妖小蝶
更新时间:2020-05-23 19:27:49
    老者向我重重一瞪,极不情愿地退到一边。

    马耀向我走近一些,柔声道:“大小姐,你可知我本名并不叫马耀,而是复姓司马,单名一个曜字,非‘闪耀’之‘耀’,而是‘星曜’之‘曜’。”

    怪只怪本人历史知识学得不够扎实,哪里就想到司马曜是何方神圣,只知道司马是南朝东晋的国姓,只当他是什么皇亲国戚,怎么会知道他竟然是……

    司马曜见我并无太多错愕和吃惊的神情,便继续说道:“其实我早该在十天前就离开了,只是……只是看你总是被欺负,便忍不住想要多照看你,但自从你坠崖回来之后,性格却变得刚强了许多,我十分欣赏和欢喜,也就可以放心离开了。”

    我条件反射般地拽住他的衣袖,却不说话。许是受了他这几天的殷勤照料,又与他总是无话不谈,无形间就已把他当成了亲人一般,突然听他说要离开,竟是万分不舍。

    司马曜却话锋一转:“不过我答应你,等我办完了要事就来接你,你可愿等我?”

    这句话倒是让我惊呆了:“等……你?”我这是被表白了吗?

    那送东西的少年已从医馆中出来,对司马曜拱手行礼道:“主上,货品我已放置妥当,咱们这就辞行吧!”

    司马曜点头赞许,最后深沉依恋地望我一眼:“小影子,我走了,你要多保重。”转身随着老者与少年离开,只片刻就湮没在暮色之中。

    是夜,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觉,许是阿耀的突然离去让我很不习惯,许是来自于对危险事故的本能感知。

    从茜纱小轩窗望出去,看不到一颗星星,月亮也被乌云遮盖。

    风声呼啸,犹如鬼哭。

    这不禁让我想起了“月黑风高杀人夜”的话来。

    突然一声凄厉的惨叫穿过怒风,直刺入我的耳膜,让我整颗心都提到嗓子眼。

    好像是晏楚楚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叫得这么惨?

    我正要掀背下床,房门却“哐当”一声被踢开,冲进来一个蒙面黑衣人,还不由我叫出声来,就麻利地捂住我的嘴,直接用被子将我裹了扛下楼去。

    这黑衣人身法极是轻盈稳健,扛着我这么个大活人脚步仍是落地无声,移动迅速,到了前庭的医馆大厅里将我往地上一抛,拉下蒙面黑布,就着微弱的油灯,我认出登堂入室的黑衣人赫然是日里见过的那个脾气很不好的大块头。

    我见他目光凶狠,杀机毕现,本能地往后退缩着,心里却在盘算分析:“这人莫不是来杀人灭口的,怎么说我对他主上慕容冲也有救命之恩,怎会恩将仇报?莫不是慕容冲令他来杀我?可他为什么要杀我呢?若要杀我,刚才进门直接一刀了事,何必这么麻烦扛我下楼?”一时间我脑中闪过无数种假设和猜想,却无一条计策是可以缓解我此时危局的。

    “呜……爹,娘,呜……女儿的眼睛好疼,疼……”凌楚楚的哭诉声把我从自己的内心戏中拉回来,我扭头搜索着,见一处角落哆哆嗦嗦地蜷着三个人,赫然是晏大夫、秦艳娥、凌楚楚三人,他们双目均已被利器刺瞎,脸上、身上血迹斑斑,面前更是汇成一滩血水,里面还泡着两块红色的肉块状的东西,我定睛一看——竟然是两条舌头,这一吓着实不轻,俯身呕吐起来。

    我看大块头眼中虽有杀机,目光朝向却不是对着我,而是对着本就已双目失明,痛哭失声的凌楚楚,难道他还嫌不够,也要再割了她的舌头?

    虽然我此时也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到底还是胸中一番正气占了上风,便头脑发热挺身而出:“够了!我晏家与你们素无仇怨,更对你家主上有救命之恩,怎可来恩将仇报?你已然伤了一位大夫的一双眼,一条舌,坏了他的饭碗,叫他以后如何安身立命?还有这姑娘,她已经没有了双眼,你还要连她的舌头也割下吗?可知‘天道轮回,报应不爽’的道理!”

    一番话说得大义凛然,铿锵有力,说完我的气焰便灭了,无尽的后悔犹如寒冬里的一盆冷水当头浇下:我这还帮别人求情呢!待会儿指不定他还有什么恶毒的法子来招呼我,该不会剁我的手吧!这小子摆明了对慕容冲有着一番难以启齿的断袖情,可慕容冲却碰都不让他碰一下,我这一天下来可是把慕容冲碰了个遍啊!咳咳……他一定恨我恨得要死,定要在剜眼割舌的基础上在多斩我一双手臂。”

    “大将军,这姑娘也没见过咱们主上,量来她也不会把咱们主上的形貌泄露出去。不如……”另一个身材瘦削的蒙面黑衣人毫无底气地向大块头请示道,看来此种情景是人都会动恻隐之心啊!

    大块头还剑入鞘:“算了,今日就此作罢。”

    一辆黑漆漆的马车驶来,停在了医馆的门口。

    大块头冷冷一笑,鹰隼般的目光转向我:“晏姑娘,你是自己上车,还是我押着你上去?”

    我也冷笑一声道:“好笑,我为什么要上一辆陌生的马车,你拉我去人口市场把我卖了怎么办?”

    大块头道:“就你这身无半两肉,想要把你卖出去可真难,说不定我还要倒找钱给别人才行,亏本的生意可是做不得的。”

    “你——”

    真想不到这大块头还是个毒舌。

    其他几个黑衣人手下已经被大块头一本正经的冷笑话逗得笑出声来。

    “将军,咱们不能再耽搁了,时候久了,恐怕窦冲那厮会发现咱们的行迹。”还是那个瘦削的黑衣人对大块头提点道。

    我听他们提到窦冲这个名字,灵机一动:窦冲不就是这蒲坂城的守城将领么!我穿越过来的时间是公元385年,这一年慕容冲在河东起兵叛乱,攻打蒲坂时对阵窦冲,重伤惨败。

    由此便可得知慕容冲实是走了一步险棋,想来他兵败出逃又箭伤难愈,不得不铤而走险反其道而行,偏往窦冲的根据地来寻医,所谓最危险的地方也最安全,窦冲怎么也想不到慕容冲会自投罗网,兵马全都分布在周边进行搜捕,这才让慕容冲顺利地遇上穿越而来的我,一切都是命中注定,让他穿越到千年之后遇上我,又让我穿越到千年以前来救他。

    大块头果然不再跟我啰嗦,又是用被子将我一裹直接塞进马车,里面也没有掌灯,散发着一股子霉味儿,过会儿又丢进来一套女装,想是看我只着寝衣不成体统。一阵急行跌跌撞撞,就没赶什么好路走,两个时辰的颠簸让我头晕眼花,心里烦恶,我知道我是晕车了。

    等马车一停稳,大块头便又将我提溜下来,这回倒没敢将我就地一抛,倒是好生生将我放好,我四下里一张望,是在一片稀疏的树林里,周围零零散散安扎着几支帐篷。

    “韩将军,是你把她带来了吗?”沉厚而充满磁性的男声从中央这支大帐篷中传来,我一听到这熟悉的声音小心脏就扑扑乱跳,控制不住的欢喜雀跃。

    慕容冲从容地走出帐篷,他散着漆黑的长发,着一件月白色广袖轻袍,眉目如画,雌雄莫辩,风姿缈缈出尘,绝艳不可方物。

    “晏姑娘果然医术高超,本王的伤口已然凝结不再流血,右手也恢复了几分气力,看来不日便能恢复如初了。”慕容冲徐徐走到我跟前,用难得的温和语气跟我说道。

    我笑道:“即便是伤口凝结也还需万分小心,既然我来了自会照顾,还有九花清心丸也得坚持服用,毕竟箭毒在你身上侵蚀太久,少许已透入肌理,还需丸药辅助才能彻底清除。”我这样说着心里也是美滋滋的,想我虽然只能算他的梦中人,到底还是残留了几分模糊的影像,哪怕如今面目全非,感觉应该还在,所以他才令大块头将我带来他身边的吧!

    慕容冲道:“医者父母心,晏姑娘仁心仁术,实是世人之幸,百姓之福。”他妙目流转,望向我:“不过晏姑娘一身超凡医术,若是屈居在这小小的蒲坂城之内,未免太对不起你的才华!不如……为本王所用,共谋天下,将来本王身登大宝,自然也不会亏待你。”

    听他这样一说,我如被当头淋了一盆冷水,原来他掳了我来并不是对我有什么印象,不过是因为我这前身的医术了得罢了。是我太“急功近利”了,以为只要找到他的人,心就能重新聚拢到一起,没想到路途却是这么远这么难。

    我黯然一笑道:“如何不亏待我?是将来封我个女医官让我做做么?”其实我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还是将我充入后宫?这是我最不想面对的一件事,哪怕我是如此渴望着成为他的妻子,但只是他的妻子,绝不是九重深宫中那些望眼欲穿苦等君王驾临的妃嫔,也绝不是勾心斗角分夺君王爱宠的毒妇。

    但我也知道历史的结局,他当上皇帝后便只有一年的性命,要保住他的命,我必须走进他紧闭的心扉,找到那个被他禁锢在心底深处的容翀,也许能劝得他放弃江山,与我悠然归隐,或者是否、是否还可以跟我一起,穿越回现代。

    我已经不记得朱福来曾劝诫过我什么了。我只知道再次遇上容翀的那一刻开始,我便注定了要不顾天谴,逆天而行,哪怕这一路走去我会头破血流遍体鳞伤甚至万劫不复,但仍会义无反顾,执迷不悔。

    因为我只想许他一生太平,一世长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