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264章 出事了

作者:何谓清欢
更新时间:2020-02-15 04:12:52
    “不知道,刚刚还在这,他说让我把这个交你你瑶瑶,就快速的走了。”陈可递过来一个盒子,“他交代你晚些时候再打开。”

    孟瑶接过盒子,环顾四周,没有发现陈子骞的身影,他刚刚还特意去祝贺了她和江逸臣,明明都好好的,这拍完照还有酒宴,这是个什么情况。

    “苏太太,你拿这个捧花是不是有所指啊!”张凯笑着问。

    “是有怎么样,刚刚还被我妈说了一顿!”顾盼儿如今也是无所谓了,“我一直还记得你们答应我的条件,不过这如今什么都涨价了,反正里外我们也不亏。”

    “不是吧,这么多年前的事情你居然还记得,不过我觉得这份子钱可能等我们带着孙子给你们庆祝了。”霍光也觉得有些不太想样子,这如今江逸臣都结婚了,他们居然还拖着。

    “那你们把东西准备好吧,一年之内,我一定挑个黄道吉日娶她。”一把搂过顾盼儿的肩,肯定的说着。

    “真的?”顾盼儿有些不确定,这之前明明什么表示都没有,不是被激的吧。

    “真的,这毕竟是兄长嘛,总不好意思什么事情都走在他们前边吧,这样说出去多不好意思,是不是啊,江太太!”苏牧一脸宠溺的看着顾盼儿,她手拿着捧花,娇羞得像刚才的孟瑶。

    “这个你可能有些误会了,江少他好像从来都是在你们前面的!”陈可的手臂被孟瑶轻轻拉拽,但是她还是继续说着。

    “你这话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啊,!”这几位都是大状了,这陈可如今都这么说了,怎么会不知道真实的情况。

    “这保密工作做的那可是相当可以。苏牧这两年到处吹嘘炫耀,这下背打脸了吧!”

    “行了,新郎过来了,大家准备合个影吧!”摄影师也跟了过来。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孟瑶自己也记不清到底跟多少人拍了多少照片,应该加起来比她这二十三年的还要多吧,不过跟外婆和两位阿姨,还有妈妈和天昊还有爷爷的合影,她眼中忍不住的泛着些许的眼泪。

    等到筵席结束之后,穿着一身红色衣服的孟瑶坐在车子后座,斜斜的靠在江逸臣的怀里,手被他轻握着,不时的啄一口。

    “别闹了,折腾了十多个小时了,你不累吗?”孟瑶已经是没有半分力气,从天不亮就被叫起来化妆梳头,别人看上去幸福风光的背后居然还有这样的辛苦。

    “不累啊,终于梦想成真了,我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激动幸福过。”声音很柔,前面的司机听得身体一颤,这还是那个冰山似的江少吗,不过还是双眼紧盯这前方道路,恨不能将自己的耳朵堵上,万一那个字词不小心钻进了他的耳朵,秋后算账,那他可就惨了。

    “太晚了,早点休息吧,这些东西以后有的是时间再看。”看着孟瑶拿了一个小盒子,以为是拿给长辈给她的东西,接过放在了梳妆台上。牵起她的手,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行了,我自己能走,你还是….”赶紧钻了进去,迅速的关上了门,身体紧紧靠着门上。心扑通扑通的狂跳不止。“额,给我拿件睡衣!”

    许久没有什么声音传过来,她开了一条极细的缝,没有看到人影,也没有任何响动,于是又开的更大了些,不过五根手指就这么出现在门框里,推也推不开,想钻出来也没有能够成功。

    ******

    “醒了?”孟瑶翻动了一下,头顶突然想起的一个声音,吓得她想要赶紧逃开,不对这声音是逸臣哥哥,好像他们昨天结婚了,恩,红着脸掀开被子下床,走到了一边的梳妆台前做了下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这陌生的身份和房间。

    “先去洗漱一下,下楼去吃早餐了。”江逸臣已经穿戴好了,只是看到孟瑶还在熟睡,就又跳了上去,看着她的睡颜,不想却吓到了她,不过这样羞涩的她也确实让他更欢喜了些。

    “恩,你先出去吧,我等会就下来。”看着身后的江逸臣,她双颊绯红,真的不是因为热的原因,这样被他在身后通过镜子那么认真的盯着,她真的觉得很难为情。

    “好吧。拖得越久,下面的长辈等的越久哦!”江逸臣好心的提醒她,不然这个时候他还真的想逗弄一下这个可爱的女子。好吧,脸已经红透了,耳朵都有些发烫的感觉了。缓慢起身,轻轻的走向卫生间,再次把门关得紧紧的,不过还好听到了房门被关上的声音,显然是江逸臣出去的声音。

    “下来了,准备吃早餐吧。”偌大的客厅里今天居然坐满了人,有江逸臣的爷爷,孟瑶的爷爷妈妈还有天昊,外婆和江逸臣和顾青鸾,只是江安国此刻不在了,这时间好像还不是很晚,虽然诧异,但是她也没有来得及去细想,这么多人等她一个,还是子啊新婚的第二天,这该是多么糗的事情啊。瞪了一眼江逸臣,只见他咧着嘴看着她,不过除了孟天昊笑笑的跑过来拉着她的手,其他人都带着一丝不言而喻的微笑。如今孟天昊长高了一些,不过也只是到了孟瑶的耳朵边,这大概就是男生发育比较晚的原因吧,好像比之前瘦了些。

    “姐姐,等会我和妈妈还有爷爷就回溪市了,如果以后你有时间就回来看看我们吧,你的房间我没给月都给你打扫了。”坐在孟瑶身边的孟天昊目光很渴盼,还很不舍,他如今学校还没有放假,这算是何晓娟特别开恩的结果了,所以前天晚上到的三人,这下午就要回去了。

    “好,姐姐答应你,等你暑假补课完成了,也可以到京都来找姐姐玩啊。”尽管何晓娟替孟天昊报了很多班,但是还是有那么些时间是没有课程的。如今何晓娟跟娘家的那些亲戚手里收回了大半的钱,不过关系算是彻底不来往了,不过如今她也想通了不在乎了,反而觉得日子过得更潇洒惬意了许多,对孟天昊也没有之前那么苛刻,母子的关系也好得很。回头看了看身边的何晓娟点头,很愉快的点头恩了几声。

    “我去送妈和爷爷就好了,你在家里陪下外婆,要不再上去休息一下。”江逸臣笑着看着一边很沉默的孟瑶,顾青鸾安排这将很多的东西拼命往车上搬,何晓娟怎拦都拦不住,直到后备箱都塞不下。

    “可是我想去。”如今她已经毕业了,今后就没有什么寒暑假了,短暂的几天假期不一定能会溪市了。所以今后见到爷爷和他们的机会也只会越来越少。

    “你让她去吧,我会好好照顾阿姨的。”顾青鸾笑着看着孟瑶,对着江逸臣说着。江逸臣走到驾驶位门口,那里边的司机赶紧走了出来,站在了一旁。“姐姐,你坐后边来好吗?”孟瑶笑笑的坐了过去,站在门边的孟爷爷就被人扶着坐在了副驾驶。

    机场VIP候机室里,孟天昊紧紧搂住孟瑶的腰,直到广播里出现了他们三人的名字,何晓娟才勉强能把他拉开,流着眼泪一步三回头的在机场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进了那道玻璃门。

    回去的路上孟瑶一直沉默不语,那么小的孟天昊都能感觉得到他们将来的相见机会很少了,不要提之前在爸爸灵堂里那么强硬的爷爷,还有在那医院突然消失时候即使受伤都步履稳健,而如今手开始轻微的颤抖了,走路腿都快迈不动了,这一次见面之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见下一次了。还有何晓娟,如今还允许孟天昊给她留在当初的房间,她是多么想在回去住一次,哪怕一个晚上,那是爸爸去世之后她离开就再有住不进的屋子了。

    “傻姑娘,人生不就是如此,总有那么多悲欢离合。我答应你只要你想,我就带你会溪市去住几天怎么样?而且昊昊放假了,也可以让他们过来看我们啊!”江逸臣握住她的手,手指微凉,不住的揉捏着,想让它更暖些。

    “真的有那么简单吗、我算是有点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妈妈给我和你定下这娃娃亲。”

    “好了,昊昊将来让他到京都念大学,到时候你妈不是正好可以过来了,这样你们就不算分离了。”之所以没有提到孟爷爷,是因为老人家年纪大了,怕是活不到孟天昊到京都念大学的时候了,真正的身体状况即便没有明说,孟瑶这些年的医也不是白学的,但是正常的生老病死,她也是有心无力的。

    依旧沉默,不过这会闭上了眼睛,江逸臣也没有打扰她,只是将车里的空调温度提高了几度,车子开得更慢更平缓了些,再醒来天都黑了,屋里没人,不过房间的小灯是开着的,显然是江逸臣将她抱到房间的,这家里还有其他人,不是该羞死了,她却是被电话铃声吵醒的,电话居然是陈可打来的。

    “瑶瑶,子骞失踪了!”焦急低声说着。

    “不要急,你慢慢说。”心里也急到不行,突然听到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是房间灯亮了,江逸臣走了进来,看到孟瑶的神色不对,本来微笑脸也变了几分,急速的走了过来,孟瑶打开免提。

    “昨天婚礼上他把东西交给我,说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就走了,昨天晚上也没回来,我以为他去到别的地方住了,但是刚刚盼儿给我打电话让我带他一起去吃饭,我才知道他今天并没有去上班,昨天之后到今天,没有人有他的消息了,如今电话都是关机。”陈可很慌张,过去了这么久,就因为他做事一向有分寸,所有人都自以为是的觉得他不过是出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做着另外的事情。

    放下手机,孟瑶拿起梳妆台上的小盒子,江逸臣才知道这盒子居然是陈子骞送给孟瑶的,打开来,孟瑶呆住了,竟然是当时小美棒棒糖盒子里的那半枚玉珏。江逸臣倒是没有太多变化。

    “好,我知道了,我会去打听的,你不用太担心了,他什么时候都是最沉着冷静的那一个,应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说完就挂了电话,走到柜子的一个格子里,打开玻璃罩,将里面的蝶恋花的玉珏拿了出来,她那朵花的居然也能和陈子骞送给她的吻合,而且看起来更像是同一块玉雕琢而成,纹路也丝丝入扣。疑惑的眼神看着江逸臣坦然的脸。

    “你先坐下来,我之前问过你是喜欢我这个人还是单纯的顺应小时候的玩笑才嫁给我的?”江逸臣拉她坐在床位的凳子上。孟瑶点头,她还记得他的回答,自然是因为喜欢他的缘故,当时江逸臣还抱起她,转了好几个圈圈。

    “这个我可以解释,当时给你这半枚玉珏是由陈子骞的外公亲手雕刻的,他是京都有名的玉雕师,这事你是知道的。”见孟瑶点头不语,还是等着他的解释“其实陈子骞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当年我爸出轨了,而最后迫于顾家的原因,辜负了子骞的妈妈,子骞的爸爸其实当年和我妈大学的时候谈过一段,但是还是嫁给了爸爸,子骞的爸爸觉得始终是因为妈妈的原因才让孩子没了爸爸和父爱就带着子骞的妈妈回了溪市,而当时雕刻这玉珏的时候应该是动了手脚的,因为她妈妈不知道这是为我们两个准备的,所以留下了这块玉珏,没想到就成了今天这个样子。”

    “所以就是说你们所有人都知道事情的真相,就将我一个人瞒在鼓里?”孟瑶想起爸爸的态度,还有江逸臣每次听见和看见陈子骞的神情,陈子骞第一次见江逸臣时那有些奇怪的话,他们都知道这事实。。

    “这个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他自己不愿意承认,难道要我去认他,况且他爸爸还在。我妈和外婆家那边也不好交代。”江逸臣老实的说着。如今孟瑶神情严肃,语气清淡,他也不知道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