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五百四十九章 急追赶奔赴少室山

作者:龙浅游
更新时间:2020-02-15 04:40:49
    康广陵道:“想来他嫌你本事低微,不屑下毒。掌门师叔,我瞧你年纪轻轻,能有多大本领?治伤疗毒之法虽好,那也是我师父教你的,可算不了什么,那老贼也不会将你瞧在眼里的。”

    他说到此处,忽然想到,这么说未免不大客气,忙又说道:“掌门师叔,我这么说老实话,或许你会见怪,但就算你要见怪,我还是觉得你武功恐怕不大高明。”

    惠好道:“你说得一点不错,我武功低微之极,丁老贼……罪过罪过,小僧口出恶言,犯了‘恶口戒’,不似佛门弟子……那丁墨寒丁施主确是不屑杀我。”

    惠好心地诚朴,康广陵不通世务,都没想到,丁墨寒潜入木屋,听到苏半城正在传授治伤疗毒的法门,岂有对惠好不加暗算之理?

    哪有什么见他武功低微、不屑杀害?那“三笑逍遥散”是以内力送毒,弹在对方身上,丁墨寒在木屋之中,分别以内力将“三笑逍遥散”弹向苏半城与惠好,后来又以此加害惠明。

    苏半城恶战之余,筋疲力竭,惠明内力尽失,两人先后中毒。惠好却甫得七十余载神功,丁墨寒的内力尚未及身,已即反激出来,剧毒尽数加在苏半城身上,惠好却半点也没染着。

    丁墨寒与人正面对战时不敢擅使“三笑逍遥散”,便因生恐对方内力了得、将剧毒反弹出来之故。

    康广陵道:“师叔,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尧天神脉乃道中之圣,独来独往,那是何等逍遥自在?你是本派掌门,普天下没一个能管得你。你趁早脱了袈裟,留起头发,娶他十七八个姑娘做老婆。还管他什么佛门不佛门?什么恶口戒、善口戒?”

    他说一句,惠好念一句“阿弥陀佛”,待他说完,惠好道:“在我面前,再也休出这等亵渎我佛的言语。你有话要跟我说,到底要说什么?”

    康广陵道:“啊哟,你瞧我真是老糊涂了,说了半天,还没说到正题。掌门师叔,将来你年纪大了,可千万别学上我这毛病才好。糟糕,糟糕,又岔了开去,还是没说到正题,当真该死。掌门师叔,我要求你一件大事,请你恩准。”

    惠好道:“什么事要我准许,那可不敢当了。”

    康广陵道:“唉!本门中的大事,若不求掌门人准许,却又求谁去?我们师兄弟八人,当年为师父逐出门墙,那也不是我们犯了什么过失,而是师父怕丁老贼对我们加害,又不忍将我们八人刺聋耳朵、割断舌头,这才出此下策。”

    “师父今日是收回成命了,又令我们重入师门,只是没禀明掌门人,没行过大礼,还算不得是本门正式弟子,因此要掌门人金言许诺。否则我们八人到死还是无门无派的孤魂野鬼,在武林中抬不起头来,这滋味可不好受!”

    惠好心想:“这个‘尧天神脉’掌门人,我是万万不做的,但若不答允他,这老儿不知要纠缠到几时,只有先答允了再说。”

    便道:“尊师既已准许你们重列门墙,你们自然是回了师门了,还担心什么?”

    康广陵大喜,回头大叫:“师弟、师妹,掌门师叔允许咱们重回师门了!”

    “函谷八友”中其余七人一听,尽皆大喜,当下排行第二的棋迷范百里、老三书呆子苟读、老四丹青名手吴领军、老五赛华佗良务华、老六巧匠冯阿三、老七莳花魅儿石清风、老八爱唱戏的李傀儡,一齐过来向掌门师叔叩谢,想起师父不能亲见八人重归师门,又痛哭起来。

    惠好极是尴尬,眼见每一件事情,都是叫自己这个“掌门师叔”的名位深陷一步,敲钉转脚,越来越不易摆脱。自己是名门正宗的少林弟子,却去当什么邪门外道的掌门人,那不是荒唐之极么?

    眼见范百里等都喜极而涕,自己若对“掌门人”的名位提出异议,又不免大煞风景,无可奈何之下,只有摇头苦笑。

    一转头间,只见方青鸾、陆迁、韩凝儿、惠字六僧,以及惠明的遗体都已不见,这岭上松林之中,就只剩下他尧天神脉的九人,惊道:“咦!他们都到哪里去了?”

    吴领军道:“方公子和少林派众高僧见咱们谈论不休,都已各自去了!”

    惠好叫道:“哎唷!”发足追了下去,他要追上惠方等人,同回少林,禀告方丈和自己受业师父;同时内心深处,也颇有“溜之大吉”之意,要摆脱尧天神脉群弟子的纠缠。

    他疾行了半个时辰,越奔越快,始终没见到惠字六僧。他已得尧天老人七十余年神功,奔行之速,疾逾骏马,刚一下岭便已过了惠字六僧的头。

    他只道惠字六僧在前,拚命追赶,殊不知仓促之际,在山坳转角处没见到六僧,几个起落便已远远将他们抛在后面。

    惠好直追到傍晚,仍不见六位师伯叔的踪迹,好生奇怪,猜想是走岔了道,重行回头奔行二十余里,向途人打听,谁都没见到六个和尚。

    这般来回疾行,居然丝毫不觉疲累,眼看天黑,肚里饿起来了,走到一处镇甸的饭店中,坐下来要了两碗素面。

    素面一时未能煮起,惠好不住向着店外大道东张西望,忽听得身旁一个清朗的声音说道:“和尚,你在等什么人么?”

    惠好转过头来,见西首靠窗的座头上坐着个青衫少年,秀眉星目,皮色白净,相貌甚美,约莫十七八岁年纪,正自笑吟吟地望着他。

    惠好道:“正是!请问小相公,你可见到六个和尚么?”

    那少年道:“没见到六个和尚,一个和尚倒看见的。”

    惠好道:“嗯,一个和尚,请问相公在何处见到。”

    那少年道:“便在这家饭店中见到。”

    惠好心想:“一个和尚,那便不是惠方师伯他们一干人了。但既是僧人,说不定也能打听到一些消息。”。

    问道:“请问相公,那和尚是何等模样?多大年纪?往何方而去?”

    那少年微笑道:“这个和尚高额大耳,阔口厚唇,鼻孔朝天,约莫二十三四岁年纪,他是在这饭店之中等吃两碗素面,尚未动身。”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