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同享灵宝

作者:激战
更新时间:2019-04-16 10:01:06
    青霄盯着赤银双水的斗战,心思万转,脸色阴晴不定。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只要青霄舍了重任,以怀里全族所积的碎片必可突破极神意缚而成的灵火罩,于狄冲霄与血狱之主全力死拼的关键时刻加入斗战,独占生机,将死气尽数推给狄冲霄、血狱之主去承受,到时必可破界极神,便是九霄神界的穹主至尊也有力去争,再不用屈居人下。

    狐念悲对神族中人最为明了,观情知意,拍拍卧伏身旁的紫毛大狐。七姐起身,移到四台旁侧,对着青霄蹲坐。

    青霄只觉身周气灵消散一尽,压下心惊,试着以神魂接引高空气灵下降,却是如同身处无气空界,气灵下降就消散。如此轻易地就将元灵气灭神师拥有的地利剥夺一尽,青霄再不敢有任何邪心,老实坐着,心中暗道不愧是连无敌魔皇也敢挑战的凶兽至尊,伤势尽复之后绝非尊神可以对战。

    秋成不时看向手上灵果,发现银色渐增,急心方是渐宽。

    冬肃神魂专擅生机敛藏,专注凝望那相合于七极灵源中心的十彩灵果。生机敛隐至淡无却又如脚下大地一般浩瀚无尽的灵物,他还是首次见到,越看越有明悟,于神魂修行极有益处。

    官双妍诸女盯着那旋转不停的血水与银液,皆知停转离分的一刻就是生死分定之时,虽是从没想过狄冲霄会败,还是不禁忧心起来。

    此等斗战神光神技倒在其次,神魂专擅与运势才是首重。内里狄冲霄与血狱之主,神魂上对夺占生机上皆是有利,互抵不谈,各自的运势便是首重。狄冲霄服过不死灵泉、泡过永生圣湖,这份机缘正恰是增长了对血池生机的吸引,多了些运势,是以即便明知狄冲霄神魂伤损未复,血狱之主也是自认只会有四成胜算。

    四成不多,但比起强合血池的一线可能,足以令血狱之主舍命去赌。

    血水、银液越转越急,却依旧泾渭分明。赤色血水、银黑灵水时而顺转对撞、时而逆转斗撞,无论哪方势强,都无法彻底独占银紫灵液那一半。不一会,银紫灵液有了异动,些微自行合入到银黑灵浆中。银黑灵浆得了助力,如蛇化龙,威势立变,由互相对撞变为追着撞截。赤色血水全力翻腾,却是没能自银紫灵液中得到任何回应,渐行势衰。又过百数,银黑灵水威势越盛,终是成功独占银紫灵液,将赤色血水彻底逐到紫黑血水中去,死守血水、银液边界,绝不让赤色血水回还。

    生机、死气各有了主人,紫黑血水、银紫灵液的绕转于十数后骤停,各自分开,凶狠撞在灵光莲壁上,令莲壁半边紫黑、半边银黑,再看不清内里。随着内里一声轰鸣,灵光莲苞震颤起来,千重轰震之后,最外一重莲瓣破碎,满蕴死气的赤腥血水向四周泼打而去。

    极神意缚而成的灵火罩再现,将赤腥血水尽数挡了回去,令外台观者免了池鱼之灾。

    灵火罩内,人兽各以神盾灵罩护体,血水落不沾身。血水落地不入,彼此会聚相合,化为一个血水人形,须臾回还为血狱之主,干枯腥瘦,苍白僵硬,一动不动。夏烈抚须轻叹,似此般尽得了血池死气,只怕是不死灵泉也无法令人复生还世了。

    狄冲霄单膝跪于玉露映霞震出的地坑中,剧烈喘息。手上托着两物,一个神晶球,银中透着十彩;一个巨大神晶莲蓬,银黑蕴紫。喘息过后,狄冲霄上得坑沿,飞空神晶球回还为一团神光,内外如日蚀般渐行分移,完全分离的一刻,奇迹果实、七极灵源就此回还。

    既已相合便难分离,可奇迹果实不甘先前的被逼同合,变大了些,反过来要将七极灵源叠合于己内,要以己为主。此事也算是必然之事。七极灵源势弱不敌,就此一分为四,三源合力将最小的那一个撞进了奇迹果实内。奇迹果实是只要有得吞合就行,十彩大圆肚内有个银光小圆,如同一个日蚀环,施施然回归狄冲霄体内,重新沉睡于魂灵深处。

    虽说狄冲霄一意想要的七极灵合并不完美,可总归是成了,往后只要勤加修悟,重现先前的七极灵合之威只是时间问题。

    奇迹果实没有大折腾,狄冲霄松了口气,收还天地灵源,看向死气合体的血狱之主,发觉微有异变,以灵光奇变探察,不禁感叹魔狱血池不愧是天地至邪至魔的灵物。再有一会,人世就会多了一具尊神邪尸。

    短暂思索,狄冲霄有了对策,抬脚微以叠威爆震震跺台地,远远地将血狱之主尸体震入空中,摔落台坑。狄冲霄自幻形袋内取出空天合相赠的湖水晶盒,将内中永生圣湖之水引入坑中,直至淹没血狱之主方停。狄冲霄收盒,对着口水飞流的的七姐摇了摇巨大灵晶莲蓬。紫毛大狐精神百倍,跃落四台,不惜灵光,亲舔小弟弟,令伤损、神光尽皆完全回复。狄冲霄笑着指指水坑。紫毛大狐不太情愿,可为了极等美食也只能对着坑里喷了些不死灵泉。

    两种意喻生之极的灵物混于一处,彻底化散蕴于血狱之主体内的血池死气。生死交融,化为一坑清水。没了血池死气,邪尸异变消散。

    狄冲霄以流电环移尸于脚下,轻语:“若非我与树爷爷、七姐有缘,先前谁胜谁负难定,天下间似你我般敢以命去赌一线可能的,没有几个,该给你一个安宁长眠。以人的身份。我会将你葬在至尊小居内。”

    水晶凝自外台跃入,道:“冲霄,不要小瞧了魔狱血池,它加以死蚀的可不单单是生灵肉身。就让他长眠在劫母之内,至多十年,一切都会归于混沌,否则千百年后他那死魂邪魄轮回转世,必会令人世诞生出一个极为恐怖的邪物。”

    “水娘说得是,是我少想了。”狄冲霄行礼受教。

    水晶凝打开一个冰界门,收尸入内,跃离。

    狄冲霄打量火神台观者,咧嘴一笑,发力将血池生机而成的灵晶莲蓬掷入空中,喉蕴恢复神系天地灵源,对着灵物喷了过去。

    灵源撞蓬而入,蓬房脱掉而落,空中浮现难以计数的银紫灵晶,形态各异,有虚形、有实形。紫毛大狐接住落下蓬房,三两口就吞了下去,贪馋稍解。

    狄冲霄如雷爆喝:“散!”

    银紫灵物如若有灵,应声飞散,或直或绕。

    万兽宗主见两杖灵物撞飞而来,好奇接住,道:“这什么怪东西?接着它的一瞬竟能让我有种天地在手的怪感觉。咦,有酒气。”

    慧思烦道:“半成血池到底还是魔狱血池,它本该是生灵血魂化合而成的魔池血酒,是只有不灭天魔才能享用的无上魔酒。那小子拆开生死混一后,尚在蕴酿中的魔池血酒自是无法幸免,同样分为两半,一半还为死气归了血狱之主,另一半借着七极灵变得了新生。它该是酿酒的酒母,极上灵物,我也是首见,值得思索探讨,若没猜错,它定与你有着妙不可言的天地灵缘。小家伙,先放了小雄兽,那小子是用宝贝赎人。”

    万兽宗主最为怕酒可也最为嗜酒,心下极喜,依言放了孟复真。

    孟复真大喜跃离兽背,接住一杖飞来的灵宝,形如飞鸟,落还师傅身前,将宝交上。老邪人摇摇手,微张嘴,舌上嵌着一杖灵丸。力无尽接住一个灵宝,当做下酒菜丢进嘴里,眼蕴赞赏。以他的实力境界,能对他有益的灵物,少之又少。

    极炎魔接过一杖龙纹火晶珠,看了看后收下。

    紫毛大狐吞下一个大大紫晶球,心满意足,跃回狐念悲身侧。狐念悲手中捏着一杖银红色血珠,感受着体内混血珠对灵宝的渴求,心下感慨又起。

    水晶凝、施无隐各自接了一个,一个是杖小冰蛋,一个是粒小圆珠。施无隐感受小圆珠内蕴的生命灵光,低呼万魂回生,吞下小珠,苦修半年犹有残缺的魂魄就此复整,神晶而成的肉身也是重化为生灵血肉。真正重生于世,施无隐纵声狂笑。

    有人见灵宝如此玄妙,贪念倍增,飞身抢夺,却是在接住灵宝的一瞬受到重创,这才知道灵宝不是你想抢就能抢的。

    正是如此,有着尊神意蚀附蕴并借用无尽生机卫护灵宝,普天之下就只有相合狄冲霄某种心念的宝主才能完整得到,否则便是天地四极出手强抢也只能得到一个残损废宝。

    御神羽美接着一个,心中冷笑狄冲霄果然是和御不平一般无二的蠢人。想起御家人来,御神羽美恨意又现,可思忆随之也来。树姨树封魂看着绕身飞转的九个生命之光灵晶球,惊喜无尽。官双妍、秀镜月诸女,艾德华、古巨灵诸人,都有所得。

    火石王、火石皇各自接住一个人形灵晶,好奇吞下,生机合体,石身不再棱角分明,刚中有柔,与人身人相接近了极大一步。

    其余人等,无论魔邪正善,皆有有缘者,也都有无缘者。

    夏烈看着手中的灵晶莲子,叹道:“寒姑娘,你是如何知道狄冲霄不会借力破界?如此机缘,一生能有一次已是天命奇迹了。”

    寒宁馨道:“魔狱血池是百兽帮屠灭亿万生灵而来,以坏师兄的觉醒心念,任你是什么天命奇迹也绝不会独占独享,定会与有缘人同享。所以天下虽大,只有坏师兄才能超越我娘成为无上至尊,只有他才可以阻止我。你们四个,绝做不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