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213章 好好管教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5-30 21:53:08
    “你疯了,再这样下去,连你的寿元都会亏损殆尽的!”

    “......”

    没有回答,莫小楼眼神冰冷,再次挥刀。

    面对此等绝境,他相信自己做出了最正确的选择,将富余的生命,全部转化到了极速的刀法之上,用来对抗越来越迟滞的真气运转。如果不度过眼前一关,那剩下的生命又有什么意义。

    他穿梭于敌群之中,如狂风扫落叶般。但也不断被利刃击中:他将所有的防御,都集中在身后,面前则以攻为守。

    他的气息越来越迟滞,甚至眼睫毛上都结了一层冰霜,伤口中的血液刚挥洒出来,立刻凝结成血红的冰晶,瞬间掉落。他的脸色始终平静,平静得可怕。动作始终那么飘逸优雅,如夏花般灿烂。

    童姥看得呆了,倒不是惊叹于莫小楼的招式,而是发现他的头发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雪白,心中一凛,

    “你个不要命的混蛋......”

    童姥轻骂了一声,抱紧了他,狠狠地在他的脖颈上咬下。

    莫小楼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疼痛,反而感觉脖颈上一阵温热的酥麻,气息迟滞的现象顿时缓解。

    此时他正尝试着突破刀法的极限,来不及多想,恣意一刀。似乎只是即兴挥出,但随着刀身舞动所散发出来的罡气,却如同这世上最美丽的舞蹈:灿烂,飘忽。

    莫小楼一直以为自己懂刀,但这一刻才发现,他只懂得刀法,却不懂刀本身。刀的意义,是守护。他要守护背后这个人。当他与巫行云生命相通,进入神感状态时,终于领悟了这极其诡异的刀招。

    不,不是刀招,这样的刀,已经不需要用招式来装扮了。

    刀之出名,并不在于传说的诡异,亦不在于其绝世的杀伤力。

    刀的可怕,是能穿透任何甲胄,摧毁任何的防御。哪怕是最坚硬的百裂穿云甲,传说中的锁子黄金甲,在此刀面前依然苍白无力。对战之时,它甚至不会和其他的兵器相碰撞,只会以最快的速度送入对方的身体。

    但最可怕的不是刀,而是人。

    每一把刀,都拥有一条属于自己的既定路线。

    当人严格的遵循这条路线挥刀时,刀就已经不再是刀。而是与空间协调后的产物。正如人无法躲过空间一样,也就没有任何人能躲过这一刀。

    一刀在手,繁华落尽。

    “噗通”一声,随着最后一个金刀人倒地,莫小楼也终于眼前一黑,跪坐在了地上。

    他已成了一个血人,全身上下布满着数不清的伤口,随着庭院的大门轰然一声打开,他知道,这地狱一般的试炼,终于结束了。

    他回头拍了拍童姥的屁股,正要打趣一句,这才发现背后一阵冰凉。

    背后之人,已将他的寒气吸尽,化成了一尊晶莹通透的冰雕。

    莫小楼忙将童姥抱在怀中,用仅存的一点真气,将她周身寒冰融化。

    半晌,冰消雪融,童姥露出苍白的玉颜,莫小楼伸手一探,心下一寒,她已经没了气息。

    “怎么会......”

    莫小楼有些发懵,却听得一个女声不知从何处传来。

    “恭喜你。你是第一个能活着走出这里的人,可以获得至宝。”

    下一瞬,星光闪耀,那女子出现在了两人身边,秀发飘舞,月白衣裙衬托出她婀娜傲人的身姿,肌肤莹白,如羊脂玉雕琢而成。

    当莫小楼向她脸上看去时,却只能看到一片混沌雾霭,

    “我不要什么至宝,只求你将她救活,我知道,你的力量可以办到。”

    那女子奇道:“有趣。如果没有你身边的女子,你会非常轻松地过前面八关,但恰恰因为有了这个女子,你才有可能过第九关......天意,天意。”

    她看了看莫小楼怀中的巫行云,突然脸上露出玩味的神色,继续道:“这个女子,本应命绝于此。助你夺宝,这就是她的命数。这个宝物,对你有大用,万载之后,你必然也可转死生,肉白骨,到时自己复活她不迟。”

    “不求万载,只求朝夕。”

    “哦?这女子真有这么好?值得你用前程来换。”

    “嗯,她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子,就像一只纯洁的白天鹅,优雅,纯净,柔和,美丽,小家碧玉,娇羞可爱,皓腕胜雪,乌发如云,她的眼眸水光潋滟、媚眼如丝,只一眼,就让我沉溺其中不可自拔。好一个倾国倾城的可人儿。”

    “噗!”巫行云终于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睁开眼睛,却发现莫小楼也在笑盈盈的看着她。

    “混蛋!”

    巫行云顿觉无趣,闭上眼睛,残笑一声道:“我现在不想看你笑,我想看看,你哭起来是什么样子的。”

    莫小楼登时又挤出两滴眼泪,让巫行云看得又好气又好笑。

    两人劫后余生,心下放松,又打趣了几句,才想起有外人在场,童姥咳嗽两声,莫小楼给她披上衣服,向女子问道:

    “请问神仙,此处究竟是什么地方?为什么这里连时空都是静止的?”

    女子轻声道:“此处不过是我游历万界之时,随手斩下的一段记忆,也是出于无聊才......你们现在看到的我,并不是我,而是一道意识残念。”

    莫小楼心中一颤,只是一段记忆就如此凶残,这女人的本体,该有多么强大!

    “你们完成了试炼,合该获得奖励。”

    下一刻,星移斗转,三个人同时出现在一座宛如仙境的山洞中,洞中各种玉简古籍,还有各色奇妙的古画披风等装饰,无一不透露出此处乃是某个得道高人所在的洞天福地。

    山洞正中,有一方凸起的石台,石台之上躺着一样很老旧很残破的器物,看形状,有些像织布用的飞梭。

    “你与我有缘,这宝物赐予你。”

    那女子轻轻挥了挥手,莫小楼顿觉神清气爽,之前所受的重伤,半个呼吸就已恢复,而那躺在石台上的飞梭,也毫无征兆出现在他手中,飞梭尖锐的一头刺伤了他的手掌,一滴精血从掌中融入飞梭中。

    莫小楼好奇地看了看这破破烂烂的玩意,却全然看不出任何特殊之处,随手给潘多拉,让她研究去了。

    呼出一口浊气,莫小楼再抬起头时,女子脸上再没有那种氤氲混沌环绕的感觉,只不过面容依然看不到。

    她修长的躯体寂静不动,脸上戴着一张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鬼脸面具,诡异莫名。

    “你的血脉根骨,令人惊叹。身上没有任何大能的气息,却以另一种古怪的方式进化至圆满......说实话,我第一次如此渴望看到一个人类的未来。”

    女子的声音中,似乎有种遗憾的味道。

    “你......能看到未来?”莫小楼心中一动,问道。

    “当你修炼到我这样的境界。就知过去未来不过是漫漫时空中沧海一粟。可惜此身只是一段记忆......”

    女子沉默了很久,开口道:“答应我一个请求。”

    最后的字是“请求”,而不是“要求”。莫小楼分明感受到她话语中轻微的颤抖。以这人的力量,尚且要说“请求”两个字,恐怕她要说的,根本是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概念。

    莫小楼下意识就想拒绝,可话到嘴边,却心念一转,此时情况难明,还是顺着这可怕之人的话比较好,便郑重点头道:“好。我尽力。”

    “以你的实力,或许穷极一生,也无法碰触到此事的一丝边缘......我希望你,帮我找到一朵相似的花。”

    “相似......的花?”莫小楼愕然:“与什么相似的花?”

    她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伸出手指,点在莫小楼眉心之处,“当你力量足够时,自会知道。”

    “百年后见。汝自去罢。”

    留下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后,莫小楼两人同时一震,眼前一黑。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回到了楼兰秘境的入口处。

    此时已没有了所谓楼兰,入目看去,只有一片茫茫无际的沙漠。

    巫行云心有余悸道:“好可怕的女人!我只是偷偷看了一眼她,全身似乎都僵住了。连话都说不出来,也完全听不到你们在说什么。”

    ——————————

    太湖,曼陀山庄。

    整个太湖水域,皆被朝廷的水军团团围困,甚至连太湖湖岸,也都被控制起来。一阵阵混乱的喊叫从围住曼陀山庄的楼船上传出来。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识相的,马上弃庄投降!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这样一个粗犷暴躁的声音,夹杂着浓浓的凶狠和威胁。

    “朝廷与江湖向来井水不犯河水,你们是哪里的屯军,想挑起朝堂与武林的争斗吗?”这是李青箩的声音,数日之前,她接到密报说朝廷即将派兵围剿曼陀山庄,故而带上摘星子等人并一众原逍遥门人,一路马不停蹄赶了过来。

    “哈哈哈哈!井水不犯河水?这只是你们江湖人自欺欺人,一厢情愿的想法罢了!哼,尔等涉嫌谋反。官家御驾亲至,劝尔等速速献庄投降,若要一意孤行,王师之下,鸡犬不留。”

    ......

    山庄之中,天狼子肩膀上受了箭伤,看上去有点虚弱,“情况有些不妙。看军队数量,怕是不下四十万。看来不止江南道的屯军,大宋皇帝应该是把京城的禁军也调过来了。”

    “这可如何是好,义父不知所踪,你几个师兄师姐又都去了西域,这远水解不了近火啊。”李青箩神色间满是焦急。

    这时,又一阵大笑从外面传来:“哈哈,听说山庄的女主人是个大美人!你们不投降也行,把庄主给我交出来,先吹拉弹唱几下,让咱们这些兵哥哥都乐呵乐呵,可容你们暂缓几日,哈哈哈哈。”

    大片的淫笑声远远的传来。李青箩气得又打碎了好几个花瓶,愤怒地冲着外面叫道:“难怪这些年来外族都敢在我大宋领土上横行霸道,军中竟都是这种欺压妇孺之辈,我看迟早有一天,连皇帝都要被外族给抢了。”

    “大胆!”

    外面又传来一声怒吼,要不是上头有旨,先行招安,再动武力,恐怕这帮家伙就要挥旗进攻了。

    “大师姐用不着生气。”摘星子嘴巴一翻,一脸怒色,“让这些人,好好尝尝我们飞鸟投毒的厉害!”

    “不可。”

    李青萝摇了摇头,“现在宋军只是封锁太湖,尚未主动出击。我们最好也不要有什么过激的反应,能拖就拖,只要义父回来,他一定有办法!”

    ......

    第二日。

    黑云压城,曼陀山庄这个本应该与世无争的地方,因为各种机缘巧合,此时却被数十万禁军包围,楼船上的兵士个个目露凶光,戏谑的看着岛上陷入恐慌中的人群。

    伴随着一阵残忍的笑声,宋军队伍中一个明显是领头模样的家伙走了出来,头戴毡帽,满脸横肉,说话带着狰狞可怕的意味:“给了你们一日的时间考虑,尔等如此不识抬举,看来不见见血,是不行了。”他一挥手,一队士兵从船舱中拖出数名女丫鬟。

    “全部砍杀!”

    一声令下,背后兵士手持长戟,猛力挥下!

    一声声痛苦的惨叫中,几名丫鬟倒地。

    阵阵惊恐的低叫声和疯狂的怒吼声从曼陀山庄所在的小岛上传来,李青箩更是气得浑身发抖,

    “恶贼受死!!”

    她不顾摘星子劝阻,从小道冲出庄外,手持长剑,化作一道雪白的剑光如流星一般飞射向船舱,但那宋将却只是斜睨一眼,“江湖人,果然只有匹夫之勇。”

    不用他下令,下一刻,无数箭矢从战船中射出,直击李青箩。箭矢太过密集,李青箩无奈之下,又飞身后退,身形定在小岛上,目光冰冷而愤怒。

    “嘿,美人儿,怎么走了,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几岁了?”那将领站在甲板栏杆之上,大声嘲讽道。

    军中传来一阵哄笑。

    李青箩气得浑身发抖,大骂道:“呸,狗官!你们多行不义,必遭天谴!”

    那将领听闻此言,也不生气,出言反讥道:“若论多行不义,我们怕是远远比不上夫人。这曼陀山庄的地下,可不知埋了多少冤魂。嘿嘿,不过你放心——”

    顿了一顿,他摸了摸胡须,话锋一转,大声道:“只要你献庄投降,宣布归顺朝廷,本将可做主,不仅将你们招安,还既往不咎。若美人儿愿意,也可做本大将的第五房姨太太,哈哈,如此正是官民合作,事半功倍。岂不美哉。”

    “混账!”

    李青箩娇吒一声,那将领却眼睛一亮,断喝道:“看来你果然是这星宿中原总部——曼陀山寨的大头目!嘿嘿,竟然敢主动暴露行藏,愚蠢至极!”

    转身对左右道:

    “传令,先锋军进攻,活捉匪首,反贼山寨自溃!”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