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206章 当然是原谅她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5-23 22:09:14
    “这么说,你竟破了珍珑棋局?”

    “嗯,我如今是逍遥派掌门人,师伯有难,本掌门岂能视而不见?”

    此时的莫小楼,已骑上一匹高头大马,身前抱着的正是童姥。

    “哦......”

    童姥随便应和了一声,接着问道:“那......无崖子那老混蛋死了没有?”

    “放心,死不了。如今和他女儿在一起,享受天伦之乐。”

    “女儿,天伦之乐......”童姥神色黯然,猛地一拳砸在莫小楼腿上,七岁的功力已是不凡,竟砸得莫小楼好像被蚊子咬了一口。

    莫小楼抓了抓腿,微微一笑,也不生气:“不谈师父了,你知道李秋水师叔现在的身份吧?西夏皇太妃,权倾朝野,我准备去寻她,你觉得如何?”

    “找李秋水?”

    天山童姥听闻此言,猛地回头怒瞪了莫小楼一眼,突然仰天狂笑起来,眼中莹然有泪珠闪动,

    “原来如此,你救我,原来是为了将我献出,讨好李秋水?早就听说你和那贱人有染,我还以为是世俗谣言,原来此事是真的。哈哈哈,去吧去吧,都去吧,你们一个个,都滚到她身边去吧!呜啊~”

    莫小楼又是一个暴栗,敲得童姥晕头转向眼冒金星:“瞎说什么呢?李秋水这种胸大无脑的货色能跟你比?可笑!”

    童姥被敲得晕晕乎乎,正想发火,但听到“李秋水这种货色能跟你比”这句话,表情一愣,也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她这一辈子都与李秋水相互仇杀,毕生心愿就是压李秋水一头,将这个贱人踩在脚下,此时听到眼前之人如此轻描淡写的告诉她李秋水远远不如你,虽然明知是逗她的,却也心中一甜,高兴的很。

    不过她性格别扭,心里越是高兴,表现得却越是愤怒,她沉下脸,喝问道:“那你说找李秋水,却是什么意思?”

    莫小楼咳嗽两声,正儿八经道:“她现在是皇太妃,而我,是逍遥派的掌门,她算是我的下属。我只需以掌门的身份下令,诸国来贺那一项,应该就完成四分之一了吧?”

    童姥一愣,万万想不到这人心心念念想的,还是如何完成当年的四件难事,不禁叹了口气,呢喃道:“这是你的事,问我干什么。”

    此时朝阳已从东方升起,天际映出片片红霞。和煦的阳光洒在二人一马身上,在地下投下一条长长的影子。童姥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躺在莫小楼怀中。

    两个俊美人物,一匹汗血宝马,就大大方方地招摇在官道上。奇怪的是,路上随处可见的关卡路障,守卫们却似看不见他一般,任由他走过。

    “你这功夫从哪学的?好生诡异。”童姥扭了扭身子,眯着眼睛道。

    莫小楼低下头,只能看见她的头顶,笑道:“想学么?我教你。”

    童姥撇了撇嘴,不屑道:“呸,你家姥姥我身怀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大成之后长生不老,哪看得上你的破功法。”

    莫小楼摇摇头,“八荒六合唯我独尊功有大弊端,不值一哂。我之功法,夺天地之造化,别说是长生不老了,便是化作陆地神仙,也不在话下。”

    童姥正要反唇相讥,却想到这人如今也一样是返老还童了,对他的功法终于提起了一些好奇心,扭过头盯着莫小楼道:“你真愿意教我?”

    莫小楼道:“你只需答应我一个条件,我自会教你。”

    童姥心中一动,这才确定他是真的愿意教,问道:“什么条件?”

    “叫掌门,我就教你。”

    “我呸,休想!师侄,姥姥我饿了,你再去取些鲜血来。”

    莫小楼知道她功法特殊,每日必须靠新鲜的血液来补充能量,便道:“去灵州城中找个客栈安顿下来后,我再去帮你找血。”

    天刚黑下来的时候,两人到达城中,莫小楼找了个最大的客栈,将童姥安顿下来后便出门找血去了。

    童姥则盘坐在客栈房间的床上,呼吸吐纳。为免麻烦,室内没有燃灯,月光皎洁,窗帘在轻风中轻轻起伏。

    房间中甚是简单,四下一望一目了然。童姥轻轻吁了口气,完成了一个周天。此时,空气中隐隐散发着淡淡的香味,令人心旷神怡,童姥深吸一口气,心中暗叹这小店服务倒是周全。

    蓦的,她脸色一变,忽然有种晕眩的感觉,伸手一撑,按在床沿之上。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眼皮已经有点儿重,有种想倒头睡下的感觉,童姥心知不妙,只听身前传来嘿嘿一笑,一个男人声音道:“我一路跟踪,早发现你这妙人。嘿嘿,小小年纪已然是美貌绝伦,长大了那还得了?我桃花蜂今日真是运道来了,如此美人胚子,卖给大宋国都的青楼,怎都能得个千八百两。”

    童姥已觉得浑身发软,心中暗道不妙,师侄刚好去帮自己找鲜血,也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现下只有拖延时间了。

    她缓缓抬起头,只见一个穿了夜行衣的青年男子手持一束桃花,站在门口,笑得淫邪诡诈。

    童姥强自镇定,冷冷地道:“一路跟踪?你可知道我身边那男子是谁?”

    青年人生的眉目清秀,但脸色却很苍白,一副纵欲过度的样子,贪婪地盯着她,随即目光扫视她的前胸,淫笑道:“管他什么人,我抓了你之后,卖入勾栏,谁又知道内情?嘿嘿,若非你实在太小,动了你会影响价钱,我桃花蜂还真个想吃掉你......”

    童姥暗叫一声变态,眼皮子越来越沉,口中继续拖延着:“你好大的胆子,那人可是星宿老仙丁春秋,你敢动我,他定教你生不如死!”

    桃花蜂心中一颤,嘴上却道:“星宿老仙又如何,本人做事,从来不露马脚。”

    他阴阴地笑着:“便是辽国的萧皇后,本人该偷照样偷。我送了辽主一顶绿油油的帽子,他又能奈我何?”。

    他一步一步走近,色迷迷地道:“虽然不能真个动你,但过过手瘾还是不错的。”

    童姥脸色剧变,伸手去挡,却根本使不上力气来。

    桃花蜂显然是极为稳妥之人,到了她面前,又不放心的再撒了一抹药粉,这一下童姥终于撑不住,头脑一阵晕眩,立时便要倒下。

    桃花蜂嘿嘿一笑,魔手就要碰上她的玉容了,便在这时,一把淡漠无情的声音传了进来,

    “放开那个女孩,让我来!”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