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77章 以酒论武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5-08 22:51:55
    莫小楼随意地睁开眼,目光将阿紫全身上下彻彻底底都扫了一遍,灼灼的目光直瞧得阿紫像是被人脱光了衣服随意揉捏一般。

    狂怒之下,她眼中红光一闪,突然间樱口一张,一枚蓝晃晃的细针急喷而来,射向莫小楼眉心。

    叮——

    银针碰到他额头,却仿佛撞到石头一般,发出叮的声响。以他现在道心种魔大法几达巅峰的造诣,肉身之强悍,岂是这小姑娘的银针能奈何得了的。

    “咦?”

    阿紫惊讶一声,莫小楼不等她说话,摇头叹息道:“小丫头,你本是良才美玉,却被丁老怪教成了如今这四不像的模样,真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他话语中充满着惋惜、鄙视、不屑等各种情绪,但偏偏内容却是说她阿紫天资不凡,这种似贬实褒的话语令小姑娘心中好一阵舒爽,看着莫小楼本就俊美无双的脸,更觉得帅出天际。但她却故意板着脸,一派大人物的气质道:

    “哼,胡说八道。师父乃西域第一高手,难道眼光本事还不如你这连动都动不了的大木头?”

    莫小楼温言一笑,“你也说了,你师父只是西域第一高手。而我,却是天下第一高手!”

    阿紫先是一愣,随即咯咯咯咯狂笑起来,笑的都站不稳了,趴在药坛边上,满脸通红,眼泪直流。

    她左手捂着肚子,嘴里好容易挤出几个字,挑着声音道:“......天下第一高手?哈哈哈哈......“

    见她笑得如此肆无忌惮,莫小楼却毫不生气,等她笑得缓过神来才出言道:“三天之后,你便知道我所言是真是假。”

    阿紫眉头一蹙,绕着莫小楼转了两个圈,疑道:“你不会是说真的吧?”

    莫小楼道:“你想想自己的银针,为什么连本zu......我的肉身防御都破不了?”

    阿紫瞪着圆圆的大眼,骨溜溜地转了好几转,心中暗忖:

    这家伙,先前与师父说话的时候就先说了个“本”字,如今又差点将“本座”两个字说漏嘴,莫非还真是个隐藏的武功高手。只是修炼神功时出了变故,这才动不了,只能在三天之后动手?

    又想起他百毒不侵的体质,心中隐隐觉得这人恐怕真是个厉害人物。

    阿紫的表情莫小楼一一看在眼中,嘴角一弯,给了她最后一发暴击:

    “丁春秋虽然无能,浪费了你这块璞玉,但好在你内功基础打得还算牢固,经脉也没有完全郁结堵塞。丁老怪自然不会教你内功,我猜,这内功你是偷学的吧?”

    “你,你怎么——”

    “如何,想不想学我那招刀枪不入的功夫?”

    阿紫闻言娇躯一颤,雪白的脸上发着兴奋的红光,经她身上的锦绣衣裳一衬,倒像是个玩偶娃娃一般,又是滑稽,又是可爱,

    “这种神奇的法门,你真愿意教我?”

    莫小楼淡然道:“在我心里,武功并无门派之别,你想学,我教你便是。但,你首先得保证我能安安静静度过这三天。”

    阿紫弯着一双月牙儿大眼,笑道:“成交!”

    莫小楼宠辱不惊地点点头,淡然道:“嗯,如此,我也不用使用那招暂时爆发潜力的法门了。阿紫,你且听好了:种魔者,入道第一......”

    洋洋洒洒五百言的道心种魔大法第一篇,他就这么毫无保留地念了出来。

    阿紫武功见识都不算太高,但好歹在星宿派偷学过各种功法,基本的判断能力还是有的。

    只听这第一篇,便知此功不凡,远远超过星宿派的所有功法。莫小楼念完后,阿紫又闭目默背了数遍,确保一个字也不会错之后,才脆生生道:“放心吧,这三天本姑娘保证你无事。不过......”

    她眼珠子乱转,显然又想到了什么鬼点子。

    莫小楼心中隐约升起不妙的感觉,果然,下一刻,阿紫嘿嘿笑道:

    “不过为了防止师父起疑,我还是得做些什么的。”

    边说着话,边拿了把小匕首出来......

    不久之后,阿紫满意地出门去了,走之前带起一阵香风。

    这香风让莫小楼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凉爽。

    莫小楼深吸一口气,忽然失笑道:“果然每次穿越时,总没好事。”

    阿紫究竟做了什么?

    这一点,看莫小楼此时那光秃锃亮的脑袋,便知晓了。

    这回,他可真算是名副其实的佛门守山人了......

    长发飘飘,随风轻舞......

    哪个大侠没有一个好发型,没有好发型,怎么装逼?

    但如今......

    “哎,随风而去的头发啊!”

    ......

    三天后。

    丁春秋拿出记录在案的奉承之言,边翻看便点头称赞,脸上笑嘻嘻地一派温存慈和的模样,注目药坛中的莫小楼道:“小子,若非你体质特殊,最适合给我练习化功大法神功,本仙还真舍不得杀你。”

    莫小楼微微一笑,说道:“我与你素无仇怨,老仙岂不闻冤家宜解不宜结?”

    丁春秋摇着羽扇,笑道:“小子,我行走武林多年,尚是首次见你这般幼稚可笑之人。武林之中,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岂有无仇无怨之说。”

    莫小楼轻叹一声,“如此说来,只有死路一条了。”

    丁春秋哈哈笑道:“正是如此!小子,看在你很懂事的份上,我留你一个全尸,受死!”

    正欲出手,突然间眼前一暗,莫小楼已到了他身前三尺处。一瞬之间,变换位置,颇有一种无始无终的奇怪感觉。丁春秋大骇,心惊之下,不由得退了一步。

    他这一步跨中带纵,退出了五丈,几乎到了密室门口了,但抬头一看,莫小楼却依然在自己身前三尺之处,距离、方位等毫无二致,仿佛自己从未移动过一般。

    丁春秋这才恍然发现自己今次踢到了铁板,此人武功之高,当真令人畏怖。

    他眼珠一转,抱扇服软道:“不想小兄弟功力竟然如此高深,春秋今日,真是有眼不识泰山了!”

    莫小楼哭笑不得道:“还没打就服软,可以的。”

    丁春秋表情更加谄媚,笑呵呵道:“诚如先生所说,冤家宜解不宜结......”

    莫小楼摇头道:“武林之中,不是我杀你,就是你杀我,岂有......”

    话没说完,丁春秋忽然暴起,双手猛然前推,便见无数钢针如暴雨一般倾泻而至,又听得嗤嗤声响,空气中散发一股焦臭,令人欲呕。

    莫小楼眉头一皱,挥手将钢针扫落,下一瞬,丁春秋那双掌心带着黑紫色的手掌,临到眼前。

    嘭——

    双掌相交,丁春秋身形微晃,蹬蹬蹬后退五步,同时感觉气息翻涌,他见莫小楼看上去年龄不到三十,内力竟比自己还强,顿时大喝一声,

    “年纪轻轻竟有如此内力,北冥神功!你定然是无崖子那老家伙派来杀我的!”

    他心中闪过极度的不甘与嫉恨,运起十二成功力,呼的一掌又向前推去。

    莫小楼心中一叹,挥掌迎击。嘴中喃喃低语:

    “哎,自作孽,不可活。”

    丁春秋,死。

    莫小楼看也不看他的尸体,踏足准备离去时,忽然一顿,感觉到了什么。

    这种感觉与当初欲杀李渊而不能时的感觉类似,但此时的感受更加强烈明显。

    “重楼,不妥。”潘多拉突然出声提醒,

    “杀了丁春秋,引起了这方世界一种奇怪的变化,我有预感,你若就这样踏出门去,将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不得了的事情?”

    “比如说世界崩坏,比如说我们会被困死在这个世界。”

    事实上,这三天里莫小楼已与潘多拉仔细沟通过,知道大唐世界在他离开后会以极其缓慢的流速运转,且潘多拉也在那方世界留下了一个量子定位坐标,自己随时可以回去。

    但前提是,他知道如何穿越回去的方法。而在此之前,若因为一些多余的举动导致这个方法无法实现,那么他就再也就回不去了......

    虽然关于穿越的秘密还在揣测之中,但是为了保险起见......稍一思虑,莫小楼心中有了打算。

    看来,又要换马甲了。

    他走到丁春秋的尸体跟前,将他的羽扇拿到手中。

    嘭——

    门被人从外推开,娇俏可爱的阿紫冲了进来,她先是惊疑不定地看了看躺在地上的丁春秋尸体,再抬头看着莫小楼道:

    “咦,师父,你怎么变这么年轻了?”

    莫小楼哈哈一笑,“老仙我化功大法大成,吸了这小子全身血气,这才返老还童,天下无敌矣!”

    阿紫顿觉骇然,脸色发紫,愣愣道:

    “师父,您好厉害啊!”

    莫小楼呵呵一笑,满含深意地看着阿紫,

    “阿紫,以为师父不知你与这小子的交易吗?”

    阿紫脸色一白,眼珠子骨溜溜转着说道:“嘻嘻,师父,我只是想在这小子身上套出厉害的功法献给师父呢。”

    莫小楼摇了摇羽扇,满意道:“嗯,小阿紫就是孝顺......”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