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61章 艳福齐天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4-29 15:00:59
    莫小楼特意没有选择瞬间杀死颉利,而是给了他几秒钟感受身后的虚无,以及——死前的恐惧。

    颉利双眼突出,歪着脑袋疑惑地看向莫小楼。

    此刻,他露出一个暖心的笑容,“这一剑,送你们父子团圆。”

    死寂,一片死寂。

    在无数草原战士惊恐的目光中,颉利可汗壮硕的身躯碎裂崩散,迎着塞北微微的凉风,化作了塞北随处可见的一缕狼烟。

    两边的军队都呆住了,这无可披靡的一剑,竟将颉利连同他身后的数万金狼军,轰杀成渣。

    这他妈还是人?

    “第二剑,送突厥兄弟北还。”

    初生的朝阳在他的身后洒下一片金辉,他又扬起剑了,

    金狼军中,那在扬州城外逃得一命的十八骠骑之一,浑身颤抖,脚下......湿了一片。

    “他......他果然不是人!我的娘啊——”

    “可汗死了!快撤!快撤啊!”

    “快跑,逃回草原!”

    胆怯是会传染的,随着一人发疯似的狂叫着撤退,所有的前方的金狼军都乱了起来,连带着不明所以的铁勒,西突军马,众人打马拼命往后退去。

    散了。

    人心散了。

    人群中的赵德言心中长叹,他知道,军心已溃。

    不需要第二剑。

    这些草原异族,完了......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战争之道,千变万化。但说到底,还是军力、战力、军心。军力不如,战力相仿,便唯有破其军心。

    从古至今,大军作战,真正让军队崩溃的,往往不是持续长时间的打击,而是瞬间高力度的残杀。

    这是人性,当对方拥有随时毁灭你的力量的时候,他们就会怕,怕下一个轮到自己,这个时候,逃跑,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想法。

    而且,刚才宇文拓的一剑,几乎将草原高层全灭,已没有人可以压制这些逃跑的将士了。

    另一边,在沈落雁的带领下,隋军军阵中群情振奋,二十万大隋将士齐声高呼,如同山呼海啸,

    “宇文太师,天下无敌!”

    同时,早有安排好的数千名猛士用突厥语齐声高喊:

    “颉利死了,颉利死了!”

    “阿史那沙比的头没了,快看!”

    “太师仁义,投降不杀——”

    “西突厥的人已经逃跑了——”

    “最后面一排都跑光了——”

    ......

    这些喊话并非所有人都信,毕竟数倍兵力优势,很多人的心中也有底气。但喊得多了,总有人会下意识的回头看,一看果然有同伴蠢蠢欲动,欲逃回塞外,甚至已经有隔得远的军士涉水而过,这一幕顿时他们心中也生出撤退的想法,一个、两个、三个......越来越多的北狄人这么想,也这么做。

    士气,开始崩溃了。

    沈落雁是极其智慧之人,知道太师所说的第二剑,就是二十万士气高昂的隋军。她绝不会浪费这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长剑一指,更加慷慨激昂道:

    “隋军将士们,北狄屡犯我境,死在他们屠刀下的同胞何止千万!如今,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有宇文太师在,我军必胜!”

    “必胜!必胜!”

    “全军冲锋,给我杀——!”

    “杀——!”

    ......

    二十万对百万,隋军气势如虹,一个个如同出闸猛兽一般杀向北狄军阵,仿佛他们才是占优势的一方。

    反观北狄这边,终于开始抛弓弃刃,往北四散奔逃,只是,背后是大河,骑兵涉水而过,一个浪涛打来,纷纷落马,没过多久,这些联军便分崩离散,肢离破碎,溃不成军。

    人踏马、马踏人,马翻人堕,呼喊震天。

    骁果军精锐从三个方向攻入敌阵,每一秒,都有无数突厥人头落地,战争再不成战争,而是一场一面倒的大屠杀。

    此战过后,强大的草原帝国,已到了日暮途穷的绝境。

    ......

    “大事已定......百年之后,史书中当有此一笔。”

    莫小楼笑着看向前方战局,转头对身旁的女子说道:“怎么样,我的刺杀可还行......”

    “主公英姿,让落雁折服,这辈子也忘不了了。”沈落雁立于他身旁,明眸中似有水波流转,她抹了抹眼睛,柔声道,

    “主公,休息吧,剩下的交给落雁。”

    “这都被你看穿了......”

    下一刻,毫无征兆地,莫小楼冰凉的身躯向后倒下,沈落雁轻轻将他抱入怀中,温柔地将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胸脯上。

    刺啦——

    忽然,一声金属破碎声响起,沈落雁低头望去,只见地上的轩辕剑微微颤抖着,紧接着,剑声布满裂痕,几乎下一秒就会破碎开来。

    这一战之后,轩辕剑的使命也就完成了。

    沈落雁发出一声叹息,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

    ......

    浊浪滔滔,北风萧萧。

    二十万大军追敌而去,沈落雁将帅印交予信任之人,便驾车赶往洛阳。

    至于地上的轩辕剑,自此之后,便一直伫立在那里。

    千百年来,但凡异族,见者胆寒,不敢南犯。

    ......

    太师宇文拓,对于大隋军民来说,这个名字当然不陌生。

    整个大隋能从风雨飘摇变成现在这般几乎要重现开皇年间的盛世,与这个名字,有着莫大的关系。

    民间也有传说太师武功有多厉害,甚至有大宗师修为云云。但纵然如此,并没有多少人能将这个名字与真正的武林高手联系起来,顶多认为是其身份尊贵,江湖中人给面子罢了。

    事实上,此次北狄两百万铁骑入侵,没有多少人认为隋军能抵挡住,大家普遍觉得,这次又会如同以往一般,北狄入侵,烧杀抢掠,大隋大军象征性打一场,然后北狄拿着夺取的物资钱财,退回草原,最后,又是一段时间的相安无事。

    如此循环,大家都习惯了。

    谁也不会想到,历史的滚滚车轮,会以一种莫名其妙的形式,被一个小小的石子崩了一下,然后彻底偏了。

    北狄联军,百万之众,溃败。

    于此同时,李靖方面军也传来捷报,二十五万新骁果军,驰骋草原,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北狄身高车轮以上者,全灭!

    而解救出来的,为北狄所虏的汉人奴隶,就地建国,雄踞草原。

    当好不容易从滹沱河战场逃得一命的突厥人回返草原时,愕然发现曾经的家园,早已易手。

    而这些幸存的北狄,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新草原汉人的——奴隶。

    李靖、寇仲、沈落雁......这些民族英雄的名字,他们的事迹,都已最快的速度席卷大隋,震惊天下!

    当然,最重要的名字,只有一个,大隋太师——宇文拓。

    李世民伸手捂着嘴,用力地揉了揉,表情复杂难言。

    引北狄入侵,已经是孤注一掷的最后一招,竟然还是被宇文拓破了,破得如此干净利索。

    这个人,莫非是我李阀天命的拦路虎不成。苦心孤诣,诸般谋划......一朝化为尘土。

    连赫赫有名的金狼军都被击败,骁果军的战力,宇文拓的战力,众所皆知。

    此情此景,天下还有何人敢反......

    这简直荒谬。

    “一个人,就这么一个人......”李世民手指颤抖,甚至都不知放在哪里,就那么悬空着,宣告着他最后一搏的计策,失败!

    若早知这人如此厉害,从他上位开始,就应该竭尽全力对付他,不论一切代价。但到了此时,当南郊猪场、户部、钱庄、世家、北狄一战......所有事情结合起来,将那个人的形象彻底补全的时候,已经不是用无敌可以形容的了。

    “父亲......放弃吧。”

    他颓然说出这句话,仿佛用尽了全身所有力气。

    李渊沉默了,良久,他才嘴角颤动,尖声道:“不,我们还有最后一张牌......”

    阅读悦,阅读悦精彩!

    ( =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