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54章 危城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4-25 20:03:49
    深沉的一夜已至末端,黎明渐现,远方天际绽放出如血般的朝阳光辉。

    太原城楼上,李渊咬着牙看着城外马踏联营的情形,心中惊疑不定。

    金狼军破幽州后,下一个目标,竟然是太原!

    突厥人安能如此,安敢如此?若非我李阀暗中相助,他们哪有这么容易破关而入?竟然转眼之间,过河拆桥!

    李渊脸色狰狞,一半因为愤怒,另一半是因为恐惧。那恐惧正宛如梦魇一般在李阀众人心中蔓延。

    任谁都看的出来,太原陷落,只是时间长短的事。

    唯一的疑惑是,突厥人为什么还不攻城。

    ......

    金狼军军帐之中,颉利眉头紧皱,

    “我与拜紫亭商量好,让他进攻平州以牵制隋军主力。如今三日过去,为何没有任何消息传来?”

    赵德言呵呵一笑,眼中发出智慧的光芒,“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此话怎讲。”

    “大汗想想,拜紫亭五万人马,就算是兵败,总会有斥候将败报传来。没有败报传来,那就说明是胜了!”

    “那为何拜紫亭.......”

    “可汗请放心,平州防备空虚,又有内应相助,一千人马便可拿下,何况他有五万雄兵。在下断言,拜紫亭这老小子定是嫌杀得不尽兴,跑去周边郡县找乐子了。”

    “哈哈,定然如此,先生果然睿智!”

    两人正商量着进军太原的计划,忽听帐外马蹄声传来,

    “报——”

    一个斥候模样的兵士进入帐中,两人急急问道:“是否平州出事了?”

    “不是。”

    两人齐齐松了一口气。

    “据探子来报,扫北大元帅宇文拓不在军中,似乎先行一步,去了平洲。”

    “什么?!”

    两人对视一眼,心中想到一个骇然的可能,包括他俩在内,账中所有草原高层的脸色都不由难看了几分。

    沉默了片刻,众人面面相觑,虽无人说话,但交错的眼神都道出了心中的想法,一时之间,那气氛变得更是压抑,让人难以承受。

    又过了半晌,赵德言终于忍不住道:“传闻宇文拓阴险狡诈,善于刺杀之道,若是他单人匹马,行刺客斩首战术,拜紫亭,恐怕真要吃大亏。”

    赵德言听过不少关于宇文拓的传言,其中最多的就是他趁四大圣僧不备,从背后偷袭,将四人残忍杀害。不用想,这又是慈航静斋传出来的版本。

    任凭赵德言如何高看莫小楼,也绝对想不到,整个渤海国大军,此时已化为乌有。

    颉利深呼吸一口,冷静道:“此事尚未证实,莫要自乱阵脚。再说了,若宇文拓真的在平州,我们反而安全。他毕竟只有一人,分身乏术。”

    赵德言点头道:“不错。而且这样一来,宇文拓与渤海军僵持在平州,王子也会更加安全......”

    颉利忽然瞪了他一眼,暗示他此事不可在这里说。

    赵德言也是聪明之人,立刻闭上了嘴。

    此番突厥南下掠夺,颉利特意带上了自己的小儿子,还安排了五千草原上最为强悍的金狼骠骑给他指挥。

    出征之前:

    “儿啊,记住,凡事莫要出头,你只需选择一些最小最弱的村落,掳一些牛羊,斩几颗人头回来就行。”

    话语间,饱含的都是身为父亲的拳拳爱重之心,颉利最爱的就是这个儿子,并且有意传位给他。

    此番带他南下,也是有意让他积累一些军功......

    一抹额头上的冷汗,颉利的心中一阵犯怵。

    幸亏没让他去平洲!

    赵德言见可汗目光有些呆滞,便又提醒道:“可汗。如今拜紫亭迟无消息,我们总不可能无限等下去。依在下愚见,干脆以雷霆之势击破太原,抢光粮食女人,再屠城五日。”

    话语中,已多了升腾的杀意。

    颉利回过神来,眼中又露出草原霸主的狠戾,

    “也罢,传令——擂鼓进军!”

    ......

    而此时的莫小楼,在解决平州之事后,折返目标,马不停蹄赶赴定州,只是......

    此时的他一脸严肃,看了看天空中北极星的方向。

    又看了看两边越走越荒芜的小径,他明明是沿着官道走的,怎么走到山里来了?

    “怎么可能,我竟然会迷路??”

    而距离他不到五十里的地方,颉利最小的儿子默啜此时正于帐中聚集众首领,举着酒杯狂饮。

    “哈哈,痛快,痛快啊!中原的姑娘,就是水嫩!”

    “咔咔咔,说到姑娘,咱不得不佩服王子殿下的大方,玩完之后,也不忘赏兄弟们一口汤喝。”

    “说得好!王子殿下怜香惜玉,玩完的女人都还能喘气,不像咱们哥几个,下手太狠,第二天那些婆娘准要咽气!”

    “哎,昨天那个小妞太可惜了,被阿史泰玩死了,我长那么大,还没见过那么水灵的妹子,用中原人的话来说:真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

    “哈哈哈,此战乃我突厥崛起的一战。如今已取了幽州,平州、定州也已是囊中之物,此番本王子封父汗军令,攻击赵家郡,明日的战事,众位弟兄可要多费心啦。打完之后,还是老规矩,给老子放肆抢,谁抢到的好东西,就是谁的!”

    “王子放心,我等誓为王子赴死!”

    “就赵家郡这种破庄子,城墙都是土垒的,明日定要杀他们个片甲不留。”

    “怕就怕我们还没打他们就投降了!”

    “哈哈哈......”

    众人应和声中,默啜举起酒坛,哈哈大笑:“如此,我们杀起来就更顺手了——”

    笑声之中,天色逐渐放亮了,军士们一个个兴奋地举起手中的刀兵号呼,刹那间,杀声震天。

    士气高涨,我果然是带兵的天才。站在一处山地高处的默啜,心中如是想。

    作为颉利最喜爱的儿子,他自小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也就造就了他那做什么事都做不好的草包性格。本以为,这辈子就当个安乐王爷到头了。不想出征之前,父亲突然透露给他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他竟有意将汗位传给自己!

    我的天,我竟有机会继承汗位!此次南征,便是专为自己刷军功的!

    自此,他走进了一个新的世界,开始学习军务,学习用人,学习权衡......以前是没有机会,现在......我想做个大汗。

    他举起酒碗,一饮而尽!

    狼军如潮,蔓延而去……

    另一边,赵家郡的呼声,就显得有些挫了。

    “各位,突厥狗贼来了,现在是我们保护家园的时候!”

    一耄耋老人白发苍苍,拄着拐杖在黄土垒成的城墙上哈哈大笑,声音认真地做出豪迈之感。

    只是,应和的人,并不多。

    与平州一样,该跑的都跑完了,还留在这里的,要么是如老头这种本就没几天好活的人,要么是故土难离的庄户,要么是身有残缺,无法长途迁徙的人。

    虽然他们也有血性,这一点从那些手提锄头爬犁等站在城头的人身上就能看出来。只是,没人认为自己能挡住外面的大军。

    这可是金狼军啊,突厥最强的军队。

    只希望死之前,能拼死一个突厥人,便是赚了......

    但尽管如此,郡丞高进握紧手中的铜拐,老迈的眼睛中,依稀能看到他二十岁的样子。

    作为在北境土生土长的汉子,他曾经无数次在梦中化身驰骋疆场的大将,脚跨战马,手持长刀,将一个个突厥狼骑斩落马下。

    没想到这一天,终于来啦,

    没有战马,没有长刀,半副残躯,仰天长笑,

    “哈哈哈,突厥狗骑,城中粮仓已烧,牲畜已杀,老夫乃郡丞高进,你们放马过来啊!”

    “杀!”

    “杀!”

    “杀!”

    感谢记忆舞步的月票!

    (本章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