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48章 终现的......阳谋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4-23 12:23:16
    房府。

    房玄龄正在书房中校对着改革世家的行政策令,门房来报说大儒王通求见。

    “啊?老师来看我了!”

    他大笑一声,将房门锁好后,快步往前厅冲去。

    “老师远赴洛阳,玄龄未曾亲自拜会,还累得老师亲自登门,实在是惭愧,惭愧啊。”玄龄拱手弯腰,行了一个大礼。

    王通连忙将他扶起道:“诶,玄龄忙于公务,勿需如此。老夫此来,是有要事相告。”

    “哦?”房玄龄心中一动,让倒茶的下人退去,这才正色道:“老师来得如此仓促,莫非南郊出了什么大事!”

    王通摆了摆手:“非也。只是今日我在南郊猪场,发现一个人......”

    他凑过来耳语了一番,令房玄龄神色大变,

    “什么?果真如此,恐有变故!”

    “玄龄放心,老夫去得隐秘,并未打草惊蛇。我等需暗中将他拿住,不可惊动了百姓和世家。”

    “好,我这就调三百武侯前去围捕。”

    “大善!”

    很快,三百身着便衣,扮作平常百姓的武侯在房玄龄带领下,直奔南郊而去。

    庄内,石敏房中。

    烈瑕昨日偷偷外出传递消息,整夜未睡,如今虽已日上三竿,他依然在做着美梦。

    猛听“嘭”一声巨响,他的房门被几个满脸横肉的大汉一脚踢开,随后数人闯入房中,便要捉拿烈瑕。

    “你们是什么人?知否我家公子乃庄主义弟!”

    “义弟?哼——”一大汉冷哼一声,“右武侯奉旨拿人,你家公子,是否叫李世民?”

    “什么?”

    烈瑕顿时色变,暴喝一声后,全身黑气一闪,如黑龙入海,杀入人群之中。

    “点子扎手,快,布阵——”几个武侯拿出绞锁,铁链,钩矛等武器,脚下步伐熟练,显然是极善于生擒之术。

    为首一人大喝一声道:“烈瑕,勿要负隅顽抗,只要你说出李世民藏在何处,太师可将你可从轻发落!”

    烈瑕奋力击退一支铁矛,啐了一口道:“呸,李世民早他娘的跑了,你问劳资?劳资怎么知道他躲在哪。”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呵呵,凭你们这些人,还没有能耐留下我烈瑕!”

    烈瑕冷笑一声,眼中闪过傲然的神色。少有人知,他身为大明尊敬五明子之首,除了一身冠绝教内的魔功之外,当年远走西突厥时,与西突厥国师云帅有过一面之缘,并用教中典籍与他交换了其专属轻功。

    毫不夸张的说,他最擅长的,就是轻功,而且是那种长距离飞渡的功夫!

    他怒喝一声,身体竟凭空而起,张开双臂如大鸟一般向山后的断崖处飞去。

    只需跳下此崖,凭着我超绝的轻功,自然是龙游入海!

    武侯首领见他竟能凭空横渡,顿时色变,慌忙道:“快,给我放箭,死活不论!”

    嗖嗖嗖嗖——

    箭矢声响,直奔烈瑕。

    烈瑕冷笑一声,竟于绝不可能之间,在空中换气转向,横移躲过箭矢,直跃崖下。

    众人顿觉天涯咫尺,无能为力之感。

    “哼,真当我寡居之人好欺负不成?”

    忽然,王秀儿愤怒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她高举一支令旗,猛然挥下,嘴里冷然道:“动手!”

    蓦的,从山庄的各个角落,冒出无数手持奇怪铁统的家伙,他们举起铁统,瞄准烈瑕。

    嘭——

    嘭嘭嘭——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此起彼伏,空中的烈瑕在听到声音的瞬间,心中便涌起极大的危机感,可不等他再次施展虚空横渡的神功,已感到背心一阵剧痛,整片背肌,几乎全被打爆了——

    “啊——”

    他发出惨绝人寰的叫声,身上又遭无数重击,仅仅一刹那间,他身上便已无半点完整的血肉。

    咚——

    他身体终于掉落下来,众人上前去看时,顿时倒吸一口凉气——

    这还是人吗?这他妈是筛子啊......

    一干武侯惊惧地看着那个女子,身体瑟瑟发抖。

    寡妇、瘸子、和尚。

    江湖上最不能惹的,就是这类人。

    “哼,抬走——”

    ......

    数日之后,太原城中。

    “父亲,大事不好!”

    虽然是深夜,李世民依然第一时间面见自己的父亲,见面就是劈头盖脸的一句话。

    李渊本来正与男宠温存,但他深知李世民生性沉稳,深夜求见必有要事,这才耐着性子从床上爬起来接见。

    他有些疑惑道:“世民,何事如此惊慌?”

    李世民神色悲戚,痛呼道:“父亲......三弟......三弟被宇文拓杀死了!”

    “什么?”

    乍听噩耗,李渊只觉得眼前发黑,差点晕厥过去。

    良久,脸色苍白的李渊才缓过神来,喘息着说道:“元......元吉是怎么死的?”

    李世民沉下心来,将经过他完美加工过的“事情真相”一一讲述给了李渊听:关于李建成与李元吉两人合谋构陷太师的事,他是一句带过,重点讲的,当然还是南郊猪场中的所见所闻。

    “具体情况,若非亲见,绝难相信。世民也不好一一细述。但,若真让宇文拓将这南郊中的一切推之于天下,我们李阀,可就再无问鼎天下的可能了!”

    听着李世民的讲述,李渊一开始的时候还不以为然,等听到最后,他的五官已拧成了一团麻花。

    “......宇文拓这杀才,真他娘的狠啊!”

    李世民长叹一声,“哎,我本以为,此人徒具武力,不擅谋局......”

    顿了顿,他有些无奈道:“兵法有云,以正合,以奇胜。我已将奇谋运用到了极致,不想还是被他的堂皇正道击败。

    诚如宁老师所言,两者对决,下者拼力,中者拼智,上着拼势!哎——”

    李渊咬牙道:“本来,我们起事最大的拥护者就是世家,如今,世家已被宇文拓捆绑到他的利益联盟......哎,这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世民啊,这是阳谋,无策可解的!”

    李世民沉默了,一路从洛阳回到太原,他也算是殚精竭虑了,头发都白了好几根,依然想不到破局之法。

    诚如他父亲所言,宇文拓推广的那一套,最大的受益者,正是世家。不说别的,如太原王家这种,单是直系旁系的族人,便有数万之众。这还不包括家仆、长工等......

    王家只需照搬宇文拓那一套,凭借庞大的人口数量,所能创造的财富,又何止是现在的千倍万倍?

    在这种情况下,李阀想说动他们一起反隋,无异于痴人说梦。

    李渊再次叹息,

    “宇文拓权倾朝野,恐怕用不了几个月,便可将大隋五姓七望世家尽数动员起来,到时候世家和朝廷沆瀣一气,我们想在内部生事,已经不可能了。”

    “听父亲这么一说......儿倒觉得......并不是全无办法。”

    “嗯?”

    “既然从大隋已找不到突破口,不如借外力......”

    (本章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