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16章 一剑北来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3-28 21:05:00
    紫薇宫,飞香殿中,

    南阳公主正独自坐在假山旁边的亭子里,四五个宫女远远站着。自洛河神异之后,公主殿下的表现似乎越来越奇怪了,总是眉头紧皱,神情时而忧郁,时而彷徨。

    这些年在皇家,她丢开往日枷锁,安心做自己的南阳公主。可是那一日,当她看到天上的宇文拓表演的那出大戏之后,她忽然想起来幼年时在慈航静斋的往事。

    当时的师尊梵清惠,与宇文拓的表现,何其相似!

    同样的悲天悯人,同样的满口大义,同样是将自己塑造为神......

    南阳公主,也就是师妃暄清楚的知道这样的人,有多么可怕!

    虽然他与爹爹长得有几分相似,但绝对不是他......宇文拓,定然不安好心!恐怕做这一切,只是为了得到父皇的信任,从而祸乱隋庭!这一点,从他升任太师之后,献出养猪此等拙劣之计这一点,便可确认!

    猪肉,我可是试过一千三百多种烹饪方法的,根本就吃不了!

    就在她脸色恨恨的时候,一名宫女鬼鬼祟祟地走近亭子,附到她耳边道:“公主殿下,太师已经来了,行色匆匆,正往陛下寝宫而去。”

    “嗯?”她冷哼一声,“半夜出门,非奸即盗,我倒要看看他耍什么花样。”

    ......

    收到圣上遇刺的消息后,莫小楼连夜赶赴皇宫,密会杨广。

    “知道是哪方势力吗?”

    刚一见面,莫小楼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杨广的脸色有些苍白,躺在龙榻之上,似乎受了些伤。莫小楼一到,他便屏退左右,坐起身来,哭笑不得道:

    “应该不是世家中人,看身法,像是高丽傅采林的路数。”

    莫小楼神情一凝,皱眉道:“高丽人?你已经中止征讨了,为什么还派人来杀你。”

    杨广心中隐隐有所猜测,却没有说出来,示意莫小楼坐下后才摇头道:“这问题的答案,怕只有问傅采林了。”

    “对了,刺客抓到没?”

    “没有,刺客轻功超绝,宫中禁卫连她影子都没摸到。宇文化及这废物更是被人眼睁睁从脸上逃走。”

    莫小楼冷然一笑,“他巴不得你死......咦,你没有受伤......急着找我,是另有要事?”

    “不错。”杨广点点头,顿了一顿,面露神秘道:“小楼,你可听过上古奇书《长生诀》。据可靠消息,这奇书近日在扬州出现。”

    长生诀?

    莫小楼曾听石之轩说过,长生诀,四大奇书之一,早已失传,据说修炼此功之人可以夺天地精华,固本培元,以窥长生奥秘。

    他忽然明白了什么,仔细端详了杨广一番,沉声道:“你尚在壮年,为何想着延寿,莫非真信了其能助人长生的谣言?”

    杨广摇了摇头,并没有回应莫小楼的话,反而敛起笑容,严肃道:“此事极为重要,我希望你放下一切事务,前往扬州,夺取长生诀。”

    莫小楼不解道:“夺取一本虚无缥缈的奇书,难道比稳定天下重要?”

    “至关重要。”

    “为何?”

    “抱歉,这个我不能说。”

    杨广指了指上面,随后便沉默了,似乎陷入回忆当中......

    良久,他才长叹一声,说道:“小楼,你相信这世间真有天数吗?”

    莫小楼哂笑道:“这个问题,恐怕不需要回答吧。”

    杨广苦笑道:“是了,这世界上最不信命的就是你了。但你知不知道,就算你不信,但它却真实存在。”

    莫小楼顿觉奇怪道:“这话可不像一个帝王该说的话。”

    “也许吧,不过......”

    杨广从龙床上站了起来,揉着鼻梁道:“我给你说个故事吧......多年之前,当时我还是晋王,也没有想要夺嫡的心思。灭南陈的时候,我因一时恻隐之心,放过了陈后主陈叔宝一命,陈叔宝感念我不杀之恩,告诉了我一个秘密。言说在陈都南方的伏魔山上,有仙神遗迹......”

    莫小楼一脸鄙视道:“不用想,当时的晋王,定然要进行一场轰轰烈烈的寻仙之旅。”

    杨广没有理会莫小楼的揶揄,继续道:“年少时确实对这些神怪之事颇有兴趣,我也不瞒你,当时的确遇见了神仙。”

    莫小楼皱眉道:“神仙,我还是昆仑镜下凡呢。”

    “这不一样。”

    杨广摇头道:“那是真神。他精准预言了我往后的生命轨迹,从当上太子,到登基为帝......”

    “甚至——”

    杨广眼中闪过忧虑之色:

    “我今日遇刺情形,也分毫不差......”

    莫小楼安慰道:“这只能证明那人精通术数预测。若是我想,也能做出预言。”

    杨广点头表示同意:“不错,一开始我也当他是妖言惑众,便下令军士围杀,可仙人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升入云中,破空而去。”

    不待莫小楼反驳,他继续说道:“当时宋缺就在我身边,距离仙人不过五尺,以他大宗师级别的修为,全力防备下,就这么让人骑着脸破空而去。你不会认为,有人能在大宗师面前玩弄那套装神弄鬼的把戏吧?”

    莫小楼脸色微变,能瞒过宋缺,难道这世上还隐藏着远超大宗师级别的高手......

    “所以,这‘仙人’还预言了什么?难道......”

    杨广给了莫小楼一个只可意会的眼神,语气不容置否道:“小楼,你一定要帮我夺回长生诀,不然我们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之功。绝对改变不了大隋灭亡的结果!”

    莫小楼脸色一沉,因为他忽然想起一件往事来,当年准备杀李渊的时候,李元霸的突然出现,就非常不合常理......

    “好吧,我回去安排一下,明天出发。”

    “不,现在就出发,宫里已传出消息:圣上遇刺受伤,着宇文太师连夜追杀高丽刺客!各地州府会极力配合你的行动,快去快回。”

    见杨广态度前所未有的认真,莫小楼再不推辞,一抱拳。寝宫大门“嘭”的一声被气劲冲开,提剑隐入夜色,一句“珍重”才缓缓传来。

    “呀,好痛!”

    两人都没注意到,莫小楼走后不久,夜色中还有一道娇俏的身影,揉着额头上被撞出的小包,循着莫小楼离开的方向快步而去。

    ......

    太原,李阀。

    “父亲,刚得到消息,杨广听信宇文拓之言,要在六部之外新开一部,名曰户部。主管一些基础民生的事宜。”长子李建成手中捧着一分奏报,向坐在上首,络腮胡子堆得特别吓人的李渊说道。

    “户部......也就是说,他将我们世家大族最不愿意做的事情,单独分了出来?世民,你认为杨广这么做有什么深意?”

    李渊得到消息后,第一反应竟然是对次子世民问计,这让李建成内心闪过嫉恨的情绪,不过他此时低头顺目,自然没人能看见他脸上狰狞的表情。

    “世民认为,圣上开户部是假,重整民部才是真。”说话之人是一个轩梧青年,生得方面大耳,形相威武,眼如点漆,奕奕有神,此刻傲然卓立,意态自若,一派渊停岳峙的气度,教人心折。

    听了次子的话,李渊眼神一亮,摸了摸胡须,粗着嗓门道:“世民果然是吾之麒麟儿,一眼就看穿了杨广的打算,不过,我们怎可让他如意?”

    “父亲的意思是?”

    “杨广既然想把户部发展成一个直接向他单独负责的机构,我们便如他的意,好好给他输送些人才,我会联系另外几家的家主,让他们一定要尽力争取新户部的所有职位......哈哈哈哈。”

    他笑到得意处,再也压不住嗓门,声音从粗豪变得尖细。

    意识到自己声音的变化,他有些尴尬的收起笑容,看着坐在最末尾的李元吉道:“元吉啊,我有心把你安插进户部历练一番,做一个长史,你意下如何?”

    “什么?父亲,我堂堂国公之子,怎能做一个小小的长史?”

    李元吉慌忙站起身来,强烈表示自己不愿意去。

    李渊笑容一窒,心道这混账儿子,看不出我是在帮他刷功绩吗。

    他积威尤盛,怒道:“我不是在和你商量,是命令!若你不肯,就给我滚去军营当伙夫去——”

    “这......这......好吧。”

    “哼,都散了吧。”

    李渊拂袖而去,心中显然很是愤怒。

    众人散尽,李世民回到自家房间,却皱着眉头,沉思不语。

    不久后,门外走进一人,低声道:

    “公子,您找我?”

    李世民心神稍定,淡淡一笑道:“玄成来了,快,请坐。”

    两人坐下后,李世民却面色尴尬,似乎不知道如何开口。

    魏征隐隐猜到他心意,试探着问道:“二公子是为宇文拓的招贤令而烦心?不知在下能否为公子分忧?”

    李世民顺手取过火种燃亮了旁边小几的油灯,笑道:“还是玄成知我,我心中有个计划,哎......但此事太过委屈玄成,我实在......实在不知如何开口......”

    魏征笑道:“公子无需如此,若玄成所料不差,公子是准备行间谍之策吧。”

    李世民笑道:“正是如此,我手下之人,唯有你胆大心细,遇事临机应变,是最适合的人选,只是,有些太屈才了。”

    魏征再拜道:“公子之言羞煞我了,为谋臣者,当为主上分忧,怎可说是屈才?公子放心,此行,征定不负公子重托。”

    “太好了!”李世民抚掌大笑,朗声道:“有玄成在,吾无忧也。玄成只需记得,在宇文拓手下做事时,全心全意辅佐他便是......到了合适的时机,我自会告诉你下一步要如何做。”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