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04章 连续落榜的长孙无忌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3-17 20:05:19
    长孙无忌说完就是一计封眼拳,把郑石如砸成了熊猫眼。

    郑石如捂着眼睛大骂道:“好家伙,敢打新科状元。”

    他正要还手,猛然想起自己今日高中状元,若当众斗殴,惹出事端就不好了。

    莫小楼心中暗道:这长孙无忌果然奸滑,故意激怒郑石如。

    长孙无忌还想动手,正好有两名差役朝这边走来,让他脸色一变。

    此时,皇宫当中,正值朝会。

    小宦官接过张士和呈上来的折子,呈递给杨广,恭敬道:“陛下,这是此次殿试前十名的宗卷与名单。”

    杨广斜躺在龙椅上,摆了摆手,随口道:“都是些哀春伤秋的无用书生,不看也罢......倒是有个叫宇文拓的家伙不错,你把他的试卷呈上来给我看看。”

    他这话一说,包括张士和在内的一众宇文阀势力文臣武将,齐齐色变。皆不明白为什么陛下别人的不看,单单提起宇文拓。

    小宦官在前十名的名单中左翻右翻,垂首回道:“陛下,此中并无此人试卷。”

    “嗯?”杨广眉头皱了起来,冷然看向张士和,声音听不出喜怒,却很低沉:

    “张士和,朕将科举主考之职交由你,但你是怎么回报朕的,啊?京畿解元进不了殿试前十,你便是如此欺君的吗!”

    说道最后一句,已经是声音转厉,长久以来积蓄的威仪,登时让张士和跪倒在地上,瑟瑟发抖。

    嘴上颤声回报道:“陛下,容禀。并非我等欺君,实在是......实在是这宇文拓目无君上,口出狂言,我等怕他的文章有辱陛下视听,这才直接判他落榜。”

    杨广坐直了身子,奇道:“宇文拓口出狂言?有趣,我倒要看看他怎么说的。”他看向那小宦官,说道:“去,跟着张士和,到贡院把宇文拓的试卷予朕拿来。”

    “遵旨。”

    不久,小宦官随同张士和回来了,手中拿着的,正是宇文拓的试卷。

    “念。”杨广挥手道。

    “遵旨。”小宦官展开卷宗,尖声朗读起来:

    “广立池台,多营宫......”

    刚一开口,小宦官就慌了神,差点把卷宗掉在地上。这宇文拓,开篇就对着陛下一通怒骂啊!

    群臣也跟着喧哗起来。

    “念!”杨广的声音沉稳有力。

    “嘶——是。呃,广立池台,多营宫观,金铺玉户,青锁丹墀,蔽亏日月,隔阑寒暑。穷生人之膂力,罄天下之资财,使鬼尚难为之,劳人固其不可......”

    第一段念完,他又停下来瞟了一眼杨广的表情。还没等到杨广后续的指令,整个朝堂已经炸开了锅了。

    礼部郎中孙群抱着笏板,上前一步,激昂道:“陛下,此人如此胆大包天,诋毁陛下,万死难辞其咎啊,臣以为,当判他大不敬之罪,枭首示众!”

    他的话如点燃了火药桶,群臣皆义愤填膺地站出来怒骂宇文拓:

    “岂有此理!此人当斩,当斩啊!”

    “欺君之罪,合该凌迟处死!”

    “我看他就不是来参加考试的,纯属求死。”

    “听说他是宇文大人家的弃子。”

    “咦?大人这一说,我想起来了。我说方才听到宇文拓之名,怎如此熟悉。”

    ……

    反倒是杨广这个被骂的对象,一脸平静,他冷眼旁观地看着朝堂下的人,不言不语。

    待到众人终于发现气氛不对安静下来后,杨广才换了个更舒服的坐姿,示意小宦官:

    “继续念!”

    “遵......遵旨。”宦官擦了擦一脸的冷汗,结结巴巴地继续念将起来:“......猛火屡烧,漏卮难盈;头会箕敛,逆折十年之租;抒轴其空,日损千金之费......

    罄......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流恶难尽。陛下,奴婢罪该万死,罪该万死啊!”

    念完之后,他扑通一下跪倒在地,脸都贴在地面了,完全不敢抬起头来。

    杨广歪着脑袋,低声呢喃道:

    “罄南山之竹,书罪未穷;决东海之波,流恶难尽。好文采,好文采啊!”

    他声音虽小,但朝堂本来就安静,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话。

    还有脑子转的慢的人以为他说反话,犹自出列道:“陛下,此人狗胆包天,臣以为......哎哟!”

    却是杨广随意抓起手边金龙嘴里的宝珠,一把砸到他额头上,砸的他鲜血淋漓。

    杨广拍了拍手,再次对小宦官道:“后面还有吗?”

    “回......回陛下。后文还附了一篇征高丽要选定的时间、路线、后勤保障等方面的策论。奴婢以为,此文不适宜宣之于众,故而没往下念。”

    “呈上来。”

    他看了许久,眼中不断闪过异光,口中称赞之声不绝。

    直到看完了最后一个字,他才冷然盯着下方群臣,沉声道:“尔等可知罪!”

    噗通!

    此言一出,众官员立刻跪倒。

    杨广看着他们,怒斥道:“朕开科举,不是选什么歌功颂德之人,是选真正的有才之士。朕将如此重任交付于汝等,汝等就是这么选才的?能写出如此文章的栋梁之才,前十没进不说,竟然落榜?你们给朕说说,到底是怎么选拔人才的?!”

    见杨广真发怒了,群臣皆静若寒蝉。唯有民部尚书裴矩忽然出列道:

    “陛下,此人文辞太过犀利,难免有大不敬之嫌。张士和大人为保仕途,不敢取用此人,也是人之常情。”

    张士和与宇文化及同时色变。

    这话,诛心啊!

    果然,杨广更加暴怒:“岂有此理!为了自己的仕途,耽误我隋朝国运。好,好!好!张士和,你很好!”

    他大喝一声:“传诏:礼部侍郎张士和,渎职罔上,贬为膳部司务!”

    百官皆感受到天子的愤怒,一个个低下头屏住呼吸,心中不断为张士和默哀。

    张士和面色发白,看了某个方向一眼,那里是宇文化及所站的位置。

    宇文化及目光淡漠了瞥了他一眼,张士和骇然低头,不敢再发一言。

    片刻之后,杨广再次半躺在龙椅上,说道:“今科状元,定了这宇文拓了。”

    “陛下!这......榜已经放了......”

    张士和的脸色更白了,颤抖道。

    “混账!”杨广勃然大怒,

    “朕未钦定,你竟敢私张皇榜,找死!来人,将张士和枭首,祭我骁果军大蠹!”

    片刻后,他冷然道:“裴矩,你着人去将皇榜改了。”

    “臣遵旨。只是,这前十名中,要换下谁呢?”

    ......

    随着人群逐渐散去,郑石如越发得意起来,背负双手,欣赏着榜单顶上自己的大名。莫小楼走到哪,他就跟到哪,如同苍蝇一般。

    此时,长孙无忌早已不见,不用说,已是被东都府官差捕了去。

    若不是担心身份暴露,莫小楼早一刀砍了郑石如。

    郑石如犹自不知自己在鬼门关前走了数遭,嘴上依然喋喋不休。

    “宇文拓,你就别强作淡定了,想哭就哭出来吧。”

    “听说你曾被人一锤子打爆全身经脉,是真的吗?”

    “宇文拓,亏你长得这么像莫小楼,怎么没有他半分本事?”

    ......

    “嘘——”郑石如说得最嗨的时候,莫小楼忽然嘘的一声,指了指前方道:

    “看看谁来了。”

    只见从刚才放榜那间房中,又走出一名英俊男子,他行走如风,走到皇榜前,声音爽朗地说道:“各位贡生,因此次主考官张士和徇私舞弊,皇榜将重新更改。”

    什么?

    张大人舞弊?

    众人哗然,连本已走远,未进前三甲的贡生也纷纷回过身来,脸色激动不已。

    难道,还有机会?

    所有人的视线全都聚集在来者身上,此人轻笑一声,说道:“本官乃民部尚书裴矩,恭喜方才落榜的考生,你们也许还有机会。至于先前的前三甲,恐怕......”

    顿了顿,他猛一回首,喝道:

    “换榜!”

    红绸替下,换上明黄色的新榜。

    新榜崭新精致,一看就是皇家之物。

    莫非是圣上钦点的新榜?

    学子们再次纷纷如鸭子版伸长脖子,紧紧瞪着最顶上——

    状元:宇文拓。

    榜眼:无。

    探花:无。

    —————————————————————————————————————————————

    PS:今日第三更奉上,麻烦各位书友能来个五星评分。现在这评分低的我好伤心,o(╥﹏╥)o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