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99章 变局开始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3-14 23:09:21
    历史总有着惊人的相似性。就算莫小楼提前将后世的许多先进治国理念教给了杨广,但他还是走向了既定的轨道中。

    三游扬州,两巡塞北、迁都、修运河、征高丽......一样都没少。

    唯一与历史不同的是,这些事件进展得更快。

    吸取了莫小楼的先进理念,隋庭官员的办事效率更高,国力衰败得反而更快了。

    似乎有无数黑手,隐藏在背后推波助澜,兴风作浪。

    盛极而衰。

    乱世,终于来了。

    大业七年,杨广欲发动对高丽的第三次征讨......

    夕阳渐没,似乎要将一天的快乐与忧伤全部带走。

    天气还未完全回暖,但已感觉不到朔风之冷了。

    柳树出芽、杨花渐舞,一派万物复苏的气象。

    夕阳在远山的角上,染出一抹残红。大石寺的钟声悠然回荡于山间,山下古老的城市之间,也已经斑斑点点地亮起灯火。

    寺内看上去与从前无异,只是更繁华了。已至入夜十分,香客却依然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主持别院,一男、一女,一僧。三人秉烛而谈。

    “文帝在时,百姓安居乐业,寺内香客稀少;到了杨广继位,取富于民,来寺院进香的人,反而更多了。”

    “这就是我始终不愿意接这守山人之位的原因。盖因佛门总是劝人修来世,太过消极。我认为,信仰的力量,应该是一种在最严重的困难面前帮助信徒获得胜利的力量,一种使人高贵与伟大的力量。”

    “阿弥陀佛。这就是我想要让你继承佛门守山人的原因。”

    “多年不见,大师您第一句话就是要我夫君出家,未免太不把我这女主人放在眼里了吧?”

    “呵呵呵,施主误会了。守山之人,并非一定要出家的。”

    不用说,这三人,正是莫小楼、真言、明月三人。

    “走的时候是夏天,回来时却已经是春天了。”

    莫小楼颇有些感慨道。多年不见,他依然是二十多岁的模样,时光在他脸上似乎无法留下任何痕迹。

    但他形貌气质却已经与先前截然不同,样貌虽还是那么俊美,却近乎邪异。尤其使人印象深刻的,是其皮肤晶莹通透,闪烁着炫目的光泽。一头浓密的长发,随意盘了个发髻,在屋内烛光映照下,透着一抹诡异的红色。

    真言重新帮两人斟满清茶,长叹道:“看来,莫施主的道心种魔大法,已然大成。”

    莫小楼端起茶杯,用了个巧妙的手法,将杯中茶换成了酒,一饮而尽。

    “算不得大成,已大师的眼里,莫非还没看出门道?”

    真言轻“咦”了一声,这才端注莫小楼,将他全身上下大量了个遍,这才充满惊悸地叫出声来:“魔道同流,天人合一!莫非你竟将道心种魔大法、战神图录、剑典三者合一,创造出一门新的功法?”

    明月甜蜜地搂着莫小楼,嘻嘻笑道:“以夫君的天分,要创造个功法,自然手到擒来。”

    真言感叹道:“小楼天赋根骨果然不凡。阿弥陀佛,老衲果然没看错人。”

    莫小楼苦笑道:“只是不得已罢了。这三门功法......道心种魔练错了顺序,战神图录本身便似是而非,剑典......更是女子练的。我若不推陈出新,迟早把自己练死。”

    真言道:“话虽如此,但唯有小楼有能力真正做到。四大奇书,你已融合其三,恐怕就是邪王当年,也无此成就。”

    听他提起石之轩,莫小楼好奇道:“这些年为什么一点都听不到他消息?若非确信他还活着,我都准备给他立个衣冠冢了。”

    真言叹道:“他不出现,恐怕才是梵斋主最担心的。”

    明月拍了拍手,很没形象地依着莫小楼,偏过头问道:

    “说到这个......我很好奇,当时你和宁道奇打,到底谁赢了?”

    莫小楼眼中也是异彩连连。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啊。”

    莫小楼道:“大师若不说,我可真不打算接受这守山人之位了。”

    真言虎躯剧震,难以置信地看着莫小楼,

    “你......小楼的意思是——”

    “正是你想的意思。”

    “哈哈哈哈!”真言仰天长笑,惊喜之色溢于言表:

    “好!好!好!太好了!小楼啊,你果然从未让人失望过。”

    明月笑道:“大师这回该满足我们两人的好奇心了吧?”

    “善哉,善哉......”

    ......

    当莫小楼一行在大石寺后山结庐正式安定下来的时候,已经是二月初二了。

    这些年,他和明月一边寻找小桃的妹妹尚秀芳,一边游山玩水,好一派神仙眷侣的派头。也许正是因为这种闲适的心态,正好符合修炼内功所说的有意无意之间这种玄妙的状态,莫小楼才能凭此融合三大奇功。

    他当然不会承认,其实是双修牛逼......

    三年之前,他们在岭南一个普通的山村中找到了尚秀芳。彼时天下乱象虽起,但岭南在天刀宋缺的智力下,倒还算平静祥和,因此,莫小楼、明月与尚秀芳三人,便在岭南定居下来,一方面是久动思定,更重要的原因是明月见尚秀芳天赋不凡,正适合学习自己的芳菲歇功法,未免断了传承,她便好好过了一把当师父的瘾,将尚秀芳调教成了一个魅力不逊于自己当年的新一代大才女。

    尚秀芳的大名此时还只在岭南流传,但明月确信,她终将闻名天下。

    “呼。”

    迎着山间绿树红妆的清新美景,莫小楼呼出一口气,感叹道:“重回巴蜀,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明月从背后环抱住莫小楼腰间,轻声道:“是啊,若非当时祝玉妍请我来成都表演,我也没机会认识夫君。”

    莫小楼回过头来,柔声道:“外面清冷,你出来干什么。”

    “以我现在的内力,难道还怕些许露寒不成。”

    莫小楼捏住她的小手,慢慢转过身来道:“你不怕,肚子里的小家伙会怕的。”

    明月,竟已怀有身孕!

    她幸福地抚摸着自己的小腹,轻点黔首。

    对于自己身体里这个小生命,她是非常珍惜在意的。

    他们虽然......呃,夜夜笙歌,奈何明月肚子一直不争气,徒之奈何?

    此事也成为她心中一个巨大的遗憾。

    毕竟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虽然莫小楼总是宽慰她,说是他自己的原因,与明月无关,他也并不在乎什么后代不后代的......可他越这么说,明月反而越愧疚。

    无奈多番努力未果,他们也就彻底放弃了。

    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偏偏就在这个关键的时期,明月怀孕了。

    “夫君,你放心去吧,明月能自己照顾自己的。”

    “不了,杨广那小子,爱怎样就怎样吧。”

    “他当了皇帝后,念念不忘请你去当太傅。这些年我们无论走到哪,总会莫名其妙收到他的飞鸽传书,这小子,诚意倒是满满。”

    “那小子暂时还死不了。等我们的孩子出世,我再出去吧。”

    明月一把抓住他耳朵,龇牙咧嘴道:

    “老娘叫你去你就去。婆婆妈妈的可不是我认识的莫小楼!”

    莫小楼无奈一笑,轻轻抚着明月的秀发道:“你总是这样......”

    “不用担心,有真言大师在,谁敢来找我麻烦。总不能让你这守山人的位子白接了不是。”

    “好。”

    “听说.....三个月之前,还是可以......唔......”

    “那还等什么......”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