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83章 惊天一战(下)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3-03 20:34:01
    即使以莫小楼的沉稳,这时也不由自主地心中狂喜。这如神似魔的人物,终于要死在他的刀下。

    然而,

    “叮”

    刀锋在触碰到李元霸心脏的瞬间,便再也刺不进去,他所穿铠甲,竟是刀枪不入,专防内家真气的宝甲!

    “啊!”

    莫小楼惨呼一声,背脊撞破了一根又一根的古树,直至撞倒了八棵半人粗的树之后,势子才停下来,滑倒地上。

    真气已竭,而明月早已晕倒在地,不知生死。

    李元霸嘿嘿一笑,咧开的大嘴如欲噬人,直如十八层地狱出来的恶魔。

    电光暴闪,雷霆已充塞整片天地。

    ......

    李渊迎着大雨尚未走远,便见前方一道带着似戈似戟的兵器的身影,迎面走来。

    “神通?你也来了?”李渊狂喜道,万没想到他的堂弟,李阀明面上的第一高手——李神通也来了。

    李神通皱眉道:“究竟发生了何时?我本在这蒙山附近公干,方才突见感受到玄霸疯狂地往山内赶去,情知有变,便跟随而至。堂兄,你的腰......”

    李渊神色一黯,将昨夜之事告知李神通。

    李神通闻言一震,但既然李元霸已到,事情自可完美解决。

    两人找了个山洞躲雨,李神通从身上拿出疗伤之药,帮助李渊敷在受伤的腰上。

    李渊喘着气道:“我本欲将玄霸作为暗子,助我日后一匡天下,所以此番缴乱并没有带上他,这是我的失策。若非玄霸及时赶到,我恐怕已死在小贱人手中。”

    李神通道:“玄霸往日杀敌,胜负总决于瞬息之间,但听堂兄所言,山中战斗已过了盏茶时间,为何不见玄霸归还?”

    李渊道:“莫小楼不愧是石之轩的徒弟,诡计多端,想是又用诡计拖住了玄霸。不过......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他绝无生机。神通,待抓了明月,我定会让你也尝尝天下第一才女的美味。”

    李神通喜道:“大善!我早就想将这故作清高的臭娘们压在身下啦。”

    “哈哈,到时我们还可以同时玩呢~”

    “不错不错,我们兄弟二人,已有快十年没有一起玩过女人啦!”

    山洞中,不断传出污言秽语,以及桀桀的怪笑。

    洞外雷电狂作,大雨倾盆,愈趋暴烈。

    林中,雨幕过大,只需超过三尺,视线便为豪雨所阻,白茫茫一片。

    在这大雨之中,莫小楼是否还有生机?

    李元霸一步一步走向莫小楼,全身真气弥漫。

    大雨来到他头上五尺处,便向四周激溅,一滴水也不能沾到他的身上。

    无论在气势上和真气的运行上,都已攀上他所能臻达的颠峰。

    他要慢慢地杀死对手,一片一片将他撕裂。

    莫小楼已感觉自己的体温急剧下降,这是潜力透支过多,身体热量不足而导致的现象。

    他的生命体征,越来越弱了......

    但意识,却越来越清晰,就像小桃死前那样,回光返照一般。

    清晰的意识,终于在他脑中,完整地勾画出来战神图录第四十七幅的精确形貌与心法。这样的细致程度,完全不是他在战神殿时用肉眼看到的那样。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悟了。

    战神图录第四十七——怒雷天亟。

    “砰”地一声震响,莫小楼的身体直冲上六丈高的天空。切梦刀高举过头,配合背後交加的雷电光闪,彷若雷神降世。

    李元霸似有所感,猛地抬头,高举双锤。口中怒喝道:

    “雷电又如何?我这双金锤,连天都能打下一个窟窿!”

    “轰”仿佛听到了李元霸的话,老天也发怒了,一道让人神光目眩的闪电,划破长空,直击在莫小楼高举空中的切梦刀上。

    万道光芒倏忽间集中于刀上,绕刃身疾走,绝强的电流将刀身劈得咔咔作响。

    莫小楼的心湖忽然变得毫无波澜,眼前的雨幕再也不能阻挡他的视线,他已精确捕捉到了李元霸的位置。

    “受死!”

    莫小楼冷哼一声,闪电般斩向李元霸。

    电光如有实体,连着切梦刀,准确地击中李元霸金锤。

    “啊!!!”一直极其硬气的李元霸,发出了极度凄惨的叫声,竟被这一招携天地之力的刀法,斩得倒飞十丈,又在地上滚了五个圈,方才停歇下来。

    从他击飞的地方开始,裂开了一道令人触目惊心的浅坑。

    这的确是惊天动地的一招。

    李元霸一生战无不胜,第一次被人击倒在地。

    莫小楼这才从空中落下,软倒在地。

    李元霸缓缓立起,脸上露出奇怪的表情。他全身变成了雷击后的焦黑,狼狈异常。

    “好刀法。”

    他嘴角一牵,露出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神色。

    随后,神魔般的躯体,轰然倒地。

    ......

    一个月后,太原。

    天方朦朦亮,街道上已是人来人往。在城南的一处街头,出现了一张陌生的面孔,他身着修长藏青袍,面孔显得十分温文尔雅,黑色长发披肩拖地,脸色苍白,整个人看上去,透着一股似正似邪的奇怪味道。

    他左手提着药箱,右手举着一片大大的旗子,旗子笔走龙蛇,以行草写着几行大字。

    “天下第一神医,敢将金线绣江山,不意随针千秋寒。”

    这几个字一出现,立马吸引了所有过路人的眼光。

    那旗子的材质也不知用什么制成,像是最精致的绸缎,但却明显比绸缎品级更高,很是不凡。

    只是,旗上的字,却让围观之人指指点点,这年头,一旦敢出现“天下第一”的字样,定是要被群嘲的!

    “哪来的二货?长的人模狗样,却一大早就出来行骗。”

    “啧啧啧......敢将金线绣江山,不意随针千秋寒。口气是真是够大的,恐怕是知道李渊李大人重金求医,故意写下这般妄言想要引起注意吧。呸,大言不惭。”

    “兄台所言甚是!这等货色,若李大人都能上当受骗,那才是真傻!”

    “说到这个,你们知道李大人到底得了什么病吗?快一个月了,竟然还没有人能治好。”

    “嘘!听说是损伤了肾脉......”

    “神医”也没找个板凳坐一坐,就这么张扬地举着旗子在各条主街上晃荡,只是......已经走了一个上午了,一个过来看病的都没有。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