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76章 拖延时间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2-25 20:03:58
    莫小楼持刀而立,冷冷地盯着李渊,雨中杀戮声、哭泣声终于沉寂下来。

    “你会付出代价的。”

    李渊闻言阴阴一笑,捋着胡须道:“代价?哈哈哈哈,等抓了你们三个,我就让你知道什么是代价!”

    “哼。”

    明月这时走上前来,路过莫小楼时向他传音道:“待会我杀过去直接挟持李渊,方有一线生机......不管最后结果如何,你趁乱带着小桃逃走吧。”

    莫小楼愣了愣:“我......不会逃的。”

    “平时这么精明,这会怎么犯倔了。”明月气道。

    “要逃一起逃。要死......一起死。”

    “你......”明月的声音有些哽咽。

    莫小楼的选择,让她非常欣慰,只是......形势比人强,弓兵围困,近乎无解的局面下,热血、愤怒、感情......这些都不会有好结果,况且莫小楼的武功,不见得高过自己,还身有禁制……

    所谓趁乱杀过去挟持李渊,不过是给莫小楼和小桃一个逃跑的机会而已。

    唉,明月心中一声叹息。

    早知如此,就该放任他自解而去。

    “三盏茶。”

    明月的传音响起。

    莫小楼感到一只素手轻轻搭上背心,登时一股暖流徜徉周身。

    只需要三盏茶的时间,她便能解掉莫小楼的禁制。就看莫小楼,能不能拖延这么长的时间了。

    “啪啪啪——”李渊鼓掌大笑道:“早有传言说你已被他俘获芳心,看来传闻不虚啊!”

    他虽然在笑,眼中却冰冷一片,冰冷中,夹杂着**。

    “明月,你还是束手就擒的好。”

    李渊右手一挥,两侧又有兵士并排推着四台巨大的床弩出现在众人眼中。

    “听说明月以箫为兵器,善于远攻,为了抓捕你,我连军中强弩都运来了,你应该感到荣幸。”

    莫小楼冷冷道:“看来大人视在下如无物啊。”

    李渊眼睛一眯,道:“呵呵,我早已调查过,区区魔子,入门不过半年,手中一把破刀。会些酸腐文字。”

    “对了,听说你用阴招,打败了年方十二的师妃暄,有些本事,哈哈哈。”

    不用想,这些评价,自然是从慈航静斋流出。

    他顿了顿,转眼盯着明月,眼中疯狂的欲望再也隐藏不住:

    “明月,我堂堂李渊,不比魔子好上百倍,千倍。奈何,你自甘下贱......这回,我定要让你,好好尝尝我李渊的厉害。”

    他故意将“厉害”二字说得很重,配上脸上的淫笑,丑态毕露。

    莫小楼直接摘下人皮面具,嘴角一弯,威胁道:

    “我虽不才,可家师石之轩如何?”

    关键时刻,他把握到了一丝生机,世人对邪王的忌惮!

    莫小楼,可是邪王之徒!石之轩这等善于隐匿行踪的绝顶高手,刺杀一狗官,不要太容易。

    “哈哈哈哈,到了现在,你们不会还以为,会以莫小楼与明月的身份,‘死’在这里吧?我早已放出消息,魔子挟持明月,数月前突破边境,前往漠北啦!”

    “原来如此,怪不得大人如此张狂,原来早将正邪两道引向他处。”

    “我还有一事不明,还望大人赐教。”莫小楼朗声道。

    想是觉得自己胜券在握,李渊也不介意猫捉老鼠戏弄一番,笑道:

    “将死之人,合该知道自己为何赴死。你是想问,自己的身份,是如何暴露的吧?”

    “不错。”

    李渊拍了拍手,从斜刺里又走出一道人影。

    “果然是你,老张!”

    莫小楼与明月做好了一切伪装,却偏偏小看了这客栈原来的老板,就这一个小小的疏忽,酿成今日之祸。

    老张跪倒在地,一脸谄媚地对李渊拜了又拜。

    又转向莫小楼三人,换上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

    “嘿嘿,老张我早知你们几个不是好人,一男两女,鬼鬼祟祟,不是朝廷通缉的莫小楼一行,还能是谁?”

    李渊在老张开口说出莫小楼的时候便神情一冷,心道这老家伙,好不晓事!

    其他人倒还好,都是心腹,口风也紧。

    只是这老张......难保其不会将此事到处乱说......

    小桃一脸愤恨地瞪着老张,怒骂道:“早知你不是好人!一个破客栈卖三百两,可惜我当时没一掌劈死你,若是早日除了你这奸诈小人,不至有今日祸事!”

    莫小楼与明月此时也心有悔意。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往往是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坏了大事。

    李渊手持宝刀,有些意味莫名地看着老张道:“老张,此番你立了大功,除说好的三千两黄金之外,还有一个好处,我倒忘了给你了。”

    老张激动地脸都红了,磕了好几个响头,谄媚道:“多谢刺史大人赏赐。”他眼睛滴溜溜一转,问道:“不知是何好处?”

    “自是天大的好处!”

    “唰——”

    “啊——”

    却见李渊手起刀落,直接收了老张人头。

    这一幕别说是莫小楼他们,连李渊身边的心腹都莫名其妙地看着他,难以理解。

    李渊擦了擦宝刀,笑呵呵道:“此人也是桃花镇人,故意出卖同伴,其实是想取得我等信任,打入朝廷,行反间之策。”

    “原来如此,刺史大人英明!”

    莫小楼淡漠地看着李渊的表演,嘲讽道:“刺史大人这一招,用得挺熟练啊。看来为大人办事,真是好处颇多。”

    “呵呵,在场众人皆是我的心腹,以为他们会听你胡言乱语么?”

    “是吗?你看看这是什么?”

    莫小楼突然从怀中掏出一块遍体通黑的符印,迎着电光,举与身前。

    只见符身为半只伏地麒麟,质地独特,闪着幽光。

    待看见麒麟身上血红铭文,众将无不色变:

    “骁果之符,佑在君王。”

    长久以来所受的训练,让众军士不由自主的双膝一颤,几要跪地。

    麒麟虎符乃是大隋调兵遣将之物,用青铜所铸,劈为两半,其中一半交给将帅,另一半由皇帝保存。而莫小楼,手上这一只,就是君王所持有的一半虎符。

    持有者,相当于代天子行事,若再配上诏书,便能调动天下兵马......

    李渊脸色剧变,惊道:“骁果军的虎符,怎么可能!”

    莫小楼脸上露出智珠在握的神情:“太子杨广早已知道你李渊图谋不轨,着高颎高将军率三万骁果军驻扎于龙门渡附近,果然,你色胆包天,私自调动军队,还美其名曰平定叛乱,呵呵,谁不知道你李渊最是擅长杀良冒功!”

    顿了顿,他清朗的声音才再次响起,音调平稳而缓慢:“此事,朝廷之人,尽数悉知。文帝鉴于与你的甥舅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太子却不会容忍此事!从你私自调动军队开始,骁果军便已开拔,此时,恐怕已经端了你的老巢太原!”

    “在场诸位若不想被诛灭九族,为他李渊殉葬。当悬崖勒马,从善如流,向太子自缚请罪,我自当为诸位善言一番,或有一丝生机。”

    李渊惊道:“不可能。绝不可能!”

    他脸上神色瞬息万变,声音都有些颤抖,色厉内荏道:“定是你故弄玄虚,骁果军乃皇家御林军,怎么可能交给你这魔门之人统领?不可能的,不可能的!太子是不可能将虎符给你的!”

    身为太子当然不应该将虎符随意交给任何人。

    但是,杨广此人岂能以常理度之?

    就是在天女楼当晚,为讨莫小楼定国一策,杨广与之行酒令,生生输掉了这枚半只虎符。

    当然,若无诏书,虎符其实是没有用处的,更多是象征意义。这一点,李渊也知道,只是事发突然,莫小楼也不像随口乱说之辈,顿时被他唬住。

    而且,莫小楼虽却是通篇妄言,却字字切中要害,,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为了拖延时间。能用虎符拖延一番,便是一番。

    李渊惊疑不定之下。

    三盏茶,已经过了两盏!

    只需解开禁制,凭着竹影身法和莫小楼几能躲避子弹的反应能力,或战或走,主动权皆掌握在自己之手。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