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75章 雨夜袭杀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2-25 12:52:30
    “不好,来不及了!”莫小楼对这种叫声再熟悉不过了,这是人被砍中脊背,伤口剧痛时本能发出的惨叫。

    “怎么办?”小桃惊道。

    “等。”

    “就这么干等着?”

    “店里还有没有生石灰?”

    “先前装潢时用掉一些,但还剩了不少。”

    “那便好。希望这场雨,不要太小,也不要太大......”

    莫小楼侧过身子,以眼角的余光从窗户口向外望去,明月也知情况不妙,与他一起静听雨中的声响。

    王公子的惨叫过后,大雨的淅淅声又盖过了其他声响,远远近近的一段时间没有后续反应,但莫小楼却知,这是暴雨来临的征兆......

    果然,伴随着雷声隆隆,磅礴大雨铺天盖地的压下,杀戮陡然间在这个雨夜中沸腾起来。

    这次李渊带来的人马,都是最为忠诚的死士。特别是几个心腹将领,都曾随李渊干尽了各种龌龊事,什么杀良冒功,割头代匪的事情,不过是小儿科。

    故而这些军士在对战外族的时候,可能还力有未逮,但是对于打家劫舍,杀人放火,屠杀平民等事,那是极为娴熟的。

    这桃花镇不过是寻常镇甸,自文帝继位后,已承平数十年,当年隋庭灭陈灭魏之战,大小动乱,皆未曾波及此处。

    仓促间被正规军趁着雨幕掩杀而至,即使镇中本有驻军,也是第一时间被灭了个干净。

    杀完城中的兵甲之后,这些人便从各处巷道开始,见人就杀,一个不留......

    他们选的时间点十分巧妙,正是刚刚入夜的饭点,每家每户都聚集在一起,杀起来特别快。

    以五到十人的小队一组,也不做什么探查斥候之事,直接暴力杀入,基本上是一刀一个,结果了镇中普通平民的性命。

    不论男女老幼,毫不容情。久未下雨,有些孩子开心的在雨中追逐打闹,见到一群身穿甲胄的兵士过来,便只知道拿着玩具呆呆站着,甚至有大胆的还会下意识叫声“叔叔。”

    但,下一秒,惨叫都来不及,便飞了出去......

    莫小楼听着外面的惨叫声,方知自己心中的猜测怕是要成真了,他的声音一片冰冷:“李渊疯了不成,听外面的声音,他是想尽屠整个桃花镇!”

    明月眸中也是一片寒光,

    “如此明目张胆,是要顺便杀良冒功了。”

    小桃面色煞白,没了主意,

    “怎么办,这么等下去,迟早也得被军队包围。”

    莫小楼道:“唉,清场之后,就算我等易容也无用处,李渊此人,真是狠辣......”

    “走罢,只能硬杀出去了。”

    三人都是果断之人,提起武器,便往外走去,刚出门,便听噗噗两声,两支利箭擦着他们而过,钉在背后木门上,箭羽犹自颤抖不已。

    莫小楼心中暗叹,自己最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

    “小心流矢,贴着墙壁走!”

    莫小楼下意识将明月与小桃护在身后,三人沿着街道边的屋檐而行,闪电雷霆间或出现,映照这三人充满警惕的神情。

    “站住!”

    一名都尉模样的家伙,身着铁甲,手提大刀,从街尾向他们走过来。

    他的背后,是一色的弓箭手。即使在这暴雨中,他们拉弓的手依然稳定,连呼吸都没见急促,显然训练有素。

    莫小楼他们无奈停步。

    来人目光凶狠,见他们停下,他用力晃了晃,浑身的雨滴哗的往外溅了出去,脑袋左右一摇,咔咔作响。

    “我奉劝三位,还是呆在茶坊内为好。”

    莫小楼轻轻握着手中切梦刀,横于身前,在闪电的映照下,黑色的刀身,更加晦暗了,地上,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倒在血泊中,嘴角尚带着童真的笑容,手中还提着和泥巴的小桶......

    莫小楼的声音,压抑着如火的愤怒:“若防我等逃走,为何要杀孩童!”

    首领桀桀一笑,

    “孩童?嘿,尔等都是南陈皇族遗民,在这桃花镇,是否还做着复国的美梦呢?可惜啊,镇上总算是有胸怀大义之人,将尔等阴谋密报唐国公,这才能杀你们个措手不及。”

    莫小楼握刀的手格格作响,眼中杀机再也掩盖不住:“抗击外侮无能,却杀子民冒功,尔等猪狗,也配称‘唐’?”

    那首领不怒反笑:“哈哈哈,真是佩服你。到这时候了,还有心情为这些无干之人而发怒。若非大人要留活口,就冲你刚才那句话,此时便已化作刺猬!”

    这时,远方的杀伐声似乎逐渐平静下来,显然已到了收尾的阶段。

    大雨中,莫小楼面无表情,口中沉声道:“李渊呢?到了这时,还不敢现身吗?”

    话音未落,李渊已领着几个人从一处院落中走了出来,李渊的神倩有点疲惫,可是浓密的眉毛下眼神仍是明亮、雄伟的体型充满逼人的气势。

    他目光巡弋,一眼就看到了莫小楼身后的明月,朗声笑道:“故人相见,前事仿佛如昨……”

    大雨瓢泼,天空偶尔划过闪电。

    镇中另一个方向,独孤霸等人被军队所围,根本出不得院落。

    “尔等是什么人,竟敢对我独孤阀动手!”

    黑暗中传来一声哈哈大笑,随后一声雄浑男声传来:“独孤公子勿要发怒,此次李刺史围剿反贼,为安全计,故特意令我等,保护独孤家众人的安全。”

    独孤霸一听,须发皆张,口中怒吼道:“操你奶奶!李渊那老色胚,还围剿反贼?我呸!无非又是杀良冒功。我看你们谁敢拦我!”

    说罢,挥舞大刀冲了出去,与围困他们的军队战成一团。

    只是他武艺尚可,却终究寡不敌众,若非兵士们留手,恐怕早将他捅成筛子……

    独孤霸脸上泛起前所未有过的焦急神色,虽然不知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但李渊既然带大军前来围城,显然又是做那丧心病狂之事。

    别人倒是没什么,杀了也就杀了,就怕......

    念及心中之人,他猛然大喝一声,运转刀法,虎步向前,运起家族中爆发潜力的秘法,以摧枯拉朽之势冲破重围,发足狂奔而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