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34章 切梦刀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2-03 20:11:21
    清风寨外,竹林中。

    “你又在削竹子?”丝娜有些不能理解,连着两天,莫小楼有事没事就来这里削竹子,简直魔怔了。

    “我只是要削一把最适合自己的刀。”

    “寨中武库,有不少利器,你去选一把就行了啊!”

    “竹刀更适合。”

    随口回了一句,莫小楼继续认真削着竹子,似乎觉得爹爹做什么都是对的,师妃暄也跟着莫小楼做起同样的事。

    “哼,木头人!明天就要去找宝藏啦,我倒要看看你今晚能不能削出花来!”丝娜嘟着嘴,心道莫非自己的魅力还不如这些竹子?

    空气再次安静下来。

    莫小楼的动作很慢,每削一刀,似乎都极耗精力,他也不得不削一刀,停一刀。他全部的精神,都集中在削竹刀这一件事上,仿佛这是世界上最神圣的事情。

    时间似乎过得格外漫长,随着竹刀逐渐成形,莫小楼的思绪慢慢飘散开来,眼中也没有了竹,没有了刀。

    思绪变得格外清晰,如丝如缕。

    莫小楼想到了很多。

    想了过去的事,二十八世纪的事。那些无法忘怀的使命、无法忘怀的人。可惜,再不能忘怀,也恍若南柯一梦,醒来后便断得彻底。

    随即又想到了石之轩,想到了小婠婠,想到了真言大师,甚至还有梵清惠......

    自从来到这隋末乱世,自己便被不断的被卷入各种漩涡之中,数月之间,已经惹上了许多斩不断理还乱的因果,如今更是喜当爹。

    此间种种,虽然总是身不由己,但却感觉这段时光,比之前那半生都精彩。

    细细回想这些天来的际遇,回想在竹林中领悟竹影身法和竹影刀法时的情形。

    思绪仿佛都化作竹叶,在其心头飘舞,同时也如外边掉落的竹叶一般。有的终究落叶归根,消失不见,有的则在风的作用下起起落落,反复旋回。

    “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花开梦自在,

    叶落任飘零。”

    不知不觉间,莫小楼口中不知觉地念出一声真言,随即心中一片坦然、清澈。

    所有的思绪,尽数融化,化作眼前之刀。

    莫小楼畅快一笑,跃将起来,挥刀前斩。

    没有刀气,没有惊天动地的气势,只有悄无声息。

    但是,前方障碍物,皆随着这一刀被斩断为两截。

    “咦?你这一刀!”丝娜夸张地跳了起来,冲过来趁机抓着莫小楼的手揩个油,一脸佩服道:“厉害厉害!看来你这两天削竹子还真削出点名堂来了啊。”

    莫小楼不动声色地抽出手来,脸上神情若有所悟。

    “前尘往事,便如南柯一梦,从此与我无关!”

    说话此言,莫小楼顿觉过去之事逐渐模糊,虽还存于记忆中,却仿佛已很遥远。心灵如得到了升华一般。

    自此,莫小楼身心便如这山间之竹,坚韧不拔、本固性直、心空节贞。

    他轻抚着手中竹刀,刀背宽厚,刀锋尖锐,整个刀身的曲线弧度极尽完美,近乎于道。

    “既是与过去道别,便叫你......切梦刀吧。”

    话音一落,竹刀仿佛有灵,轻轻颤动。

    在丝娜的眼中,莫小楼气质,隐隐给人像是一把刀的感觉。

    “梦而可切,这刀也够锋利的......你去哪儿?”

    “去准备一些东西。一些......野外求生,下墓搬山,所必须的东西......”

    “哇咧,爹爹,你连这个都会?”

    莫小楼停步,嘴角勾出一丝笑意:

    “我有一个......呃,姑且算是朋友的人吧,他干这个,是把好手,我便是从他那学来的。”

    他似乎想到什么极为不愉快的回忆,打了个冷战,快步离去。

    “爹爹,等等我~~”

    ......

    “爹爹,人家真要穿着这些玩意去冒险吗?”小丫头嘟着嘴,言语之间,极不情愿。

    原来莫小楼找到夏妙莹,找她要了很多珍贵材料。有上好的牦牛筋、完整的白虎皮、珍贵的天蚕丝......当然,各种草药之类都是必不可少的。

    他将白虎皮牦牛筋等做成各式防具,一股脑儿绑在师妃暄身上。

    夏妙莹说的好听,只要自己帮她过了金人关即可,但毕竟是墓穴险地,他当然得做最坏的打算,以策万全。

    “太重啦,人家不要穿!”师妃暄用力一扯,将身上各种乱七八糟的玩意全扯了下来,扔在地上。

    莫小楼皱眉道:“听话。不然不带你去找宝藏了。”

    “......哼!人家讨厌你!”

    而夏妙莹在边上看着莫小楼的作为,面沉似水。

    果然还是不相信我。

    “哼,你倒是谨慎,怎么,怕我对这小丫头动手不成?老身还不至龌龊至斯!”

    顿了顿,她眯着眼睛道:

    “不过,你真打算带这小丫头一起去?”

    “可莫要小看她,在墓穴这种地方,像她这种体型的人才最吃香。”

    “带着就带着吧。不过,我要提醒你,那陵墓之中颇为诡异,便是我等,稍有不慎也是身死魂灭之局,若非那些所谓正道人士齐聚,嘿,想要夺我族宝物......若能再迟一个月,我根本就不需要你的帮忙!”

    想到这个,夏妙莹就很不爽,心中对所谓的名门正派再次臭骂了一番。

    “得之我幸,失之吾命。但凡宝物出世,能否成功得宝,全靠气运。”

    相比较而言,莫小楼就显得豁达非常。

    此时,在成都城中,阴癸派的一处秘密据点,小婠婠正百无聊赖地盯着门口,在桌上各种画着圈圈......

    “笨蛋叔叔,这么久也不来看婠儿......咦?”

    她眼睛一睁,见门口一个异族之人鬼鬼祟祟地往里面探,似乎在确定自己是否找对了地点。

    “额......天王盖地虎。”那异族见门内只有一个小丫头,有些不确定的开口道。

    “呸,宝塔镇河妖!就是你啦!”小婠婠旋风般调下桌子,几个起落就到了那异族之人的面前,扯着他耳朵道:

    “你是谁,莫小楼那只臭虫呢?”

    “啊!小姑娘你轻点,轻点.....”

    “混账,姑娘就姑娘,为什么加个小字?”

    “是是是,大姑娘您好。小的是来为丁公子送信的。”

    “丁公子?这笨蛋叔叔......他要你来送什么信?”

    那异族终于脱离婠婠的魔手,心道我角风好歹是瑶族一个人物,在这小丫头面前竟然还手之力都没有......

    “信呢?”

    “哦哦,在这里。”

    角风连忙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给婠婠。

    婠婠打开纸条快速浏览了一遍,面色变幻,好半晌,才跺了跺脚,一咬牙,随口打发了一句。

    “滚吧。”

    随后转身往内室而去。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