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23章 心如蛇蝎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1-29 14:32:51
    大石寺后殿是用来作为僧众晚间诵经之所,白天少有人来,婠婠带莫小楼去过几次,路倒是熟悉。莫小楼一路跟随,二人从大石寺前殿穿过,经过过一片回廊,再穿过一条曲折小径,应该就能看到后殿的华严三圣了。

    “故意叫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莫不是想杀了我?”

    莫小楼心里一阵盘算。

    “应该无妨,毕竟这里仍处大石寺,她梵清惠再是不责手段,也得看看华严三圣的佛面。”

    这样想着,莫小楼心中稍定,继续走着。

    不知走了多久,忽然感觉一阵凉风吹过。

    “不对”莫小楼猛的睁眼。

    瞬间被眼前的景象吓出一身冷汗。

    哪有什么后殿,眼前只有无尽的云海。

    再看脚下,不足一尺宽的小径几无立足之地,空中还下着毛毛细雨,地面极其湿滑。

    自己竟然不知不觉出了佛寺,还走到了这绝壁小道上,在此跌落肯定尸骨难寻,简直是杀人越货的最佳地点!

    莫小楼步伐稍乱,一个趔趄,身体已经探到了云海中。生死一瞬,莫小楼慌忙运起功法,吸住一侧峭壁。

    差点摔得粉身碎骨,莫小楼心脏一阵狂跳。

    “就醒了?”

    一个清澈的声音响起。

    “那便在此处了结吧。”

    莫小楼寻声望去,见前方浮云山道上浓雾茫茫,中间一个素雅的身影向他走来。

    身影步态轻盈,不一会就来到了莫小楼的面前。

    “看来你先前逃出幻境并非偶然,的确心智颇佳。”

    “可惜,若你乖乖就范,我便无需出此下策了。”

    梵清惠面对莫小楼,斗笠下似乎发出一声冷笑。

    莫小楼惊魂稍定,双手摸向怀中。

    “无需用你魔门的小伎俩,毒药对我是无用的。”

    莫小楼不动声色,淡然道:“梵斋主还真是谨慎,还要先诈我一手。”

    “是不是诈你,你我心知肚明。”

    “呵呵,废话少说,你也是来谋夺道心种魔大法的吧?”

    “道心种魔大法不过天魔策残篇,我何须觊觎?”

    “确实,谁不知道慈航静斋乃正道第一门派。连三大宗师之一的散人宁道奇看了剑典之后都吐血而退,若说梵斋主为了道心种魔大法而不要了自己正派人士的面皮,的确是一个笑话!”

    他目光一转,看向云雾中隐约的大石寺,朗声道:“梵斋主,你我都是爽快之人,也别打机锋了,有事直说。”

    “石之轩何在?”

    “原来弄了半天,你最感兴趣的还是我那便宜师尊。哎,我至今没想通四大圣僧围攻,为什么都让他给跑了,他这一跑,可说是龙游入海,以后再想找这种有心算无心的机会,难了。”

    “今次确实小看了他。好在,四大圣僧与之交锋,气机感应下,发现他不死印法尚有致命的破绽,此番找你,不为道心种魔,只为不死印法。而我听说,你有过目不忘之能......”

    “哦?不死印法我确实看过,只是,为什么要交给你?”

    这个时候,莫小楼当然不会蠢到说自己根本见都没见过不死印法,只能抓住这根救命稻草了。

    梵清惠语气终于变化,似乎极是欣喜:“好,很好。若是你将不死印法背诵后交给我,我可保你无痛无灾,一世富贵。若不然......”

    “……此处山高路险,在此失足丢了性命的冤鬼不少,今天便多你一个。”

    “那烦请师太每年今日为小楼诵经一遍,便死可以。”

    “找死!”

    ……

    寺内,恰逢午膳时间,真言最后一道素鸭子做完,笑呵呵对身边沙弥道:“也不知莫施主与清惠谈得如何了,徒儿,你去后殿叫二位用膳。”

    “哦,师父,我方才见梵斋主与莫居士往山顶而去了,想来赶不上午膳了。”

    “什么?!”

    ……

    “不过……”

    莫小楼在梵清惠准备动手的一瞬间突然说道。

    梵清惠握剑的手一松,身形豁然立定,笑道:“如何,改变主意了?”

    “不。我只是好奇,想问问,如果我交出不死印法,你怎么保我无痛无灾一世富贵?若我拿刀自残,岂不是让你破了承诺?”

    梵清惠浅浅一笑,话语中满是残忍:

    “这还不简单,只需摧断你全身经脉,再断你四肢即可。”

    山风吹来,掀开斗笠下面纱一角,让莫小楼惊鸿一瞥下看到了这美貌尼姑的惊世容颜。只是,此刻他看到的面容越美,心里就越是作呕。

    他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声中充满讽刺:

    “哈哈哈哈,我就知道......好一个慈航静斋,好一个白道领袖。”

    梵清惠双掌合什,语气再次变得悲天悯人,充满安定温和之意:

    “阿弥陀佛。只要能达成目的,过程手段,并不重要。一切......都是为了天下苍生。莫小楼,要怪,就怪你不该身为石之轩徒弟。”

    “蝼蚁尚且偷生。只要你交出不死印法,再自断筋脉,贫尼便供你在慈航静斋中享清福,纵然成为一个废人,也比妄死在此处强上百倍,如何?”

    “可否容我考虑考虑?”

    感受到从佛寺中传来的惊天气势,梵清惠哂笑一声:

    “哼,不见棺材不掉泪......”

    说话间,她单手微举,提运真气。顿时,一股冰冷彻骨的气息席卷莫小楼,让他寸步难动,更别说躲开攻击了。

    紧接着一股凛冽的剑意袭来,只见梵清惠禅剑已然出鞘,剑尖破风、以肉眼不可见的速度直向莫小楼心脉。电光火石之间,莫小楼凭着直觉一个侧身,宝剑穿衣而过,而带起的剑风已经撕破了胸口的皮肤,沁出一抹殷红。

    梵清惠“咦”了一声,没想到莫小楼还能躲过一招,顿时眼露凶光,持剑横扫。

    避无可避,莫小楼只得顺势向山崖倒去,否则必被砍成两截。他的身躯跌入茫茫云海。

    “可惜……”梵清惠轻叹一声,剑尖一甩,收剑入鞘。又环顾四周,见并无任何人出来相救,脸色微感失望。

    ……

    一片光亮之中。

    “好徒儿,你为何每次都如此窝囊。”

    “师尊,你居然躲在断崖之中……”

    “你不是会夜观星象吗?可想到自己有此一难?”

    莫小楼脸色稍显尴尬,还是抱拳感谢道:“无论如何,多谢师尊相救。”

    石之轩看了看下方云海,微笑道:“这种高度,对你来说,也就摔断个腿,死是死不了的。况且……我与你还有一场棋局未完,怎会让你轻易就死。我石之轩的徒弟,只能死于我手。”

    “既然如此,为了今后不为他人所杀而辱没了师门,您不如将幻魔身法教给我?”

    “哈哈,为师先前被你算计成功,合该奖励你一套功法。只是……幻魔身法必须以不死印来驱动,你是练不了的。我可将幻魔身法的发力法门教给你,你且听好……”

    云雾袅袅中,一道身影以一种极其违反物理规律的方式急速攀岩而上,快到顶时奋力一跃,整个人便从层层云雾中穿出,轻轻落于云海小径上。

    刚一站定,忽见不远处走来一道靓影,两人默然静立。

    半晌……

    “石之轩果然在。”梵清惠摘下斗笠,露出面纱下的绝世仙颜。向莫小楼缓缓走来。

    莫小楼一愣,万没想到这个行事霸气,无欲无情的人,摘下斗笠之后,竟然这么的……精致。

    貌如牡丹,心如蛇蝎。说得就是这种女人。

    而莫小楼也总算知道她为什么要戴斗笠了,只因她本就身材瘦小,若没有斗笠的遮掩,还真会有失“宗师”的身份。

    “好矮。”

    莫小楼调笑道。

    梵清惠也不生气:“既然逃了又把你送回来,邪王待徒儿可真是好啊。“

    说话间剑已在手。

    莫小楼斜靠在崖壁上,看也不看梵清惠。

    ”师妃暄这娃儿天资不凡,老石却最喜扼杀天才,之前婠婠就险些遇害,你应该听祝玉妍说过吧。”

    梵清惠眼神闪烁,显然是被切中了要害。

    “不如我也和你打个赌如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