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16章 临危

作者:白马饰金羁
更新时间:2019-01-29 14:32:51
    “我倒是没有料到来的会是几个和尚。”莫小楼双手一摊,解释道:

    “为策万全,我除了画出地图,另在匕首下藏了一封手札。”

    石之轩油然道:“你倒是谨慎。不过,你究竟用了什么手段,让我的行踪被他人所掌握?莫非是安隆…...”

    “师父莫错怪了安师叔,他商人做惯了,胆小如鼠,哪还有当年的胆略。借他十个胆子,也不敢背叛你......”

    顿了顿,他继续说道:“依我推断,局势发展到这一步,怕还是凭着阴后对您的了解。”

    “哦?”

    “她应该早已猜到你在她门下安排了奸细,便将计就计,故意深陷险境,被解晖包围。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你真正的死敌——佛门便可将你围堵在此处。”

    石之轩脸上流露出黯然之色,低声呢喃道:“想不到玉妍恨我至此,不仅甘愿以身做饵,还放下身段,请来了自己的宿敌作为帮手。”

    “女人恨起一个人来,的确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哈哈,好徒儿,你年纪轻轻,懂得不少。不过,倒也不尽是,说到底,还是我低估了你。”

    两人爽朗对谈,好像依然在把酒言欢,好像四周蓄势待发的佛修都只是草木一般。

    “说吧,你是如何将为师的行踪传递出去的,方才进入密道时,我已仔细提防,你绝无机会。”

    “此事倒是得感谢安师叔了。”

    “原来如此,看来与你之前找安隆要的沉香与紫菱藤有关。”

    “邪王不愧是邪王,不错,正是紫菱藤。师尊有所不知,这紫菱藤气味芬芳,但本身并无特殊......然而,一旦用酒精浸泡,紫菱藤便会化作醉菱藤,变得无色无味......可自然界就是如此神奇,有一物,若用之涂于鼻下,便可闻到醉菱藤散发的一种极为特殊的刺激性气体。即使相隔数里,亦能清晰可辨。”

    石之轩眼神一亮,闻道:“莫非是沉香?......不对,你小子最爱故弄玄虚,这沉香恐怕与醉菱藤并无关联......”

    “师尊法眼如炬。其实沉香的气味与紫菱藤的香味结合,有去除疲劳的功效。所以我每次泡药浴,都会在其中加入沉香与紫菱藤。”

    石之轩苦笑一声,说道:

    “其实之前你找安隆要了这两样东西,我便找药师问过功效......现在想来,却是入了你的彀中。”

    他朝莫小楼投过来赞许的目光,说道:“不想你早已趁我不备,将紫菱藤换成了醉菱藤,这样,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的行踪自然时刻暴露在他人眼中......”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到底是何物,能闻到醉菱藤的气味?”

    “是金盏花。”

    “妙哉妙哉,造物之奇,竟至于斯。金盏花本解酒之用,却偏偏能凭之闻到醉菱藤的气味,妙!妙!妙!想来,凭你对药剂的了解,之前我给你下的毒,你早已自解了吧?”

    两人越过四僧,侃侃而谈,完全将这四个和尚当成了空气一般。

    四僧中脾气最是火爆的嘉祥已是脸色铁青,断喝一声:

    “石之轩!还不受死!”

    一记开山掌已经照石之轩面门袭来。随着一声金石碎裂,一尺厚的石台裂成几块,浪费了一桌好酒好菜。石之轩单手卸力,另一只手已化指为剑,直戳嘉祥命门。“不讲规矩,先拿你祭我神功大成。”

    莫小楼一见几人打了起来,未免殃及池鱼,连忙脚底抹油,准备跑路。

    不想刚出院门,就见门外青石小路的尽头,一个帅气至极的光头正微笑着看着自己。在他身边,左右各分立两位高僧,自顾闭目禅唱。

    “可是静念禅院的了空禅师当面?”

    了空微笑不语,身边一人却陡然睁开双目,低声道:

    “莫小友体内似有魔障,不如随我等前往静念禅院静修可好?”

    莫小楼脸色剧变,不曾想这才出狼窝又入虎口。

    看样子,这佛魔两道,都不是什么好人啊!

    “各位佛爷,小楼尚有红尘事未了,尚无长伴青灯古佛的打算。”

    他朗声回答完后,看准另外一个方向,转身狂奔。

    众僧心中同时涌起讶异的感觉。帅气和尚正是了空,另外四人则是净念禅院四大护法金刚。他们在莫小楼还未出现时,便已在不停经诵禅唱,再配以精神的力量遥制莫小楼的心灵。岂知对方丝毫不受影响,且果断至极,转身就逃。

    刹那间,了空心中都涌现出一种此人将成为另一个石之轩的念头。

    他们身为佛修,本应慈悲为怀,一旦诉诸武力,便有违佛心。故而他们今次众僧齐出,便是想要不战而屈人之兵,直接将莫小楼洗脑,以窥探道心种魔之秘。

    至于他们为何知道莫小楼身怀道心种魔大法,恐怕与阴后脱不开关系。

    也许,这正是阴后一方与佛门能够联手的真正原因。

    现在,莫小楼毫不拖泥带水地离去,反而让他们进退两难。只因双方并无仇怨,若勉强出手,便有违佛家之旨。

    众僧相视一眼,不由生出无绳而缚的感觉。

    转眼间,莫小楼的背影已如石子一般。

    “阿弥陀佛,此人心思机巧,又身怀道心种魔之秘,十年后怕又是另一个邪王。为了天下苍生,此番就算有损禅心,也要留下此子。不嗔师兄,你轻功最好,不如前去生擒此人?”

    “正该如此!”

    说到最后一个字的时候人已经在五丈开外了。

    莫小楼不敢回头看,拼命奔跑着。背后众僧已经离他很远,但这个距离,对于四大护法金刚来说并不算什么。

    他有些后悔了,正所谓怀璧其罪,他实在低估了道心种魔大法对修行者的吸引力。

    感受到后方越来越近的一道强烈气息,莫小楼不再做无畏的挣扎,停下了脚步。

    他虽然深恨魔门的理念作为,可是对佛道也并无好感,而且,看刚才某个所谓圣僧眼中那压抑不住的贪婪之色,这些所谓高僧,怕也是利益所驱下的江湖中人而已。

    更何况,听他们说话的意思,怕是准备将自己永久软禁。

    此时莫小楼的大脑飞速运转,演算着如何脱困囹圄的种种方案。作为二十七世纪最强的特工,无数次的绝境逃生,锻炼出了他面临险境时的绝对冷静。

    果然,莫小楼的眼中闪过神光,已然抓住了一丝生机:

    “毁于斯者得于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