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四十七章 唐僧肉

作者:小兔吃螃蟹
更新时间:2019-02-11 22:50:32
    未知才是最可怕的。未知的人、未知的事,未知即代表着神秘。神秘又说明高深莫测,如此一来恐惧便接踵而至如影随形。

    对于宓月来说,正是不知道弥禅那个和尚和皇上在搞什么鬼打的什么主意。她才有些着急,有些担心。

    宓月无法正面回答云卿的问题,她只能告诉云卿小心。且陪在他身边,在需要她的时候她便帮个忙,让他度过难关护他周全。

    云卿忧心重重,他倒是不怕自己有什么他只是忧心,若是因为他拖累了天虞派那他就成为罪人了。

    宓月见云卿闷闷不乐,她也开心不起来。

    “诶?云卿。我突然想起来,你说他们会不会是想吃你的肉啊?!”

    宓月看了一眼云卿,蓦然想到天蓬护送金蝉子转世去西天取经的事来。

    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最开始传出来的,说是吃了金蝉子转世也就是唐僧的肉之后会长生不老。这传言传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就是宓月都听到了这个消息。

    唐僧西行之路,一路多灾多难。路上无数的妖魔鬼怪前来阻挡他们师徒四人,大多数的妖怪都想吃了唐僧。

    就是宓月去捣乱,只有她的目标是天蓬而不是唐僧。也是如此,她成为了他们九九八十一难中极其特殊的存在。

    皇上也是求长生,赤色袈裟的和尚目的不明但既然他提到了云卿,想来也是冲着云卿来的。宓月因此,想到了关于唐僧的事。

    再看云卿,怎么都觉得他也是个“唐僧肉”。眼下,正被人盯着呢!

    “吃我的肉?吃我的肉就能长生不老?什么谬论,若是如此大家还修炼什么修炼。都来抓我吃肉不就好了。”

    云卿并不相信宓月所说,宓月扁了扁嘴便将天蓬、唐僧还有只石猴的故事,说给云卿听。

    云卿第一次听闻关于“西天取经”之事,他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是宓月却不愿意同他说的太多,毕竟她在整件事中做的事也不算光采。

    “所以啊,皇上可能是想把你抓来煮着吃。如果你的肉真的有这般作用,那吃你的肉可比去寻什么仙丹神药省事多了。”

    宓月看着云卿,越来越觉的他就是那块吃了就能让人长生不老的“唐僧肉”。

    云卿没有说话,他坐了下来看着自己的手。他本是想琢磨琢磨自己这身体是否有长生之用,但这一眼正好看到了刚刚拿回来的灰白色袈裟。

    顺着他的目光,宓月也看了眼。她问:

    “这袈裟有什么问题么?怎么就把它拿回来了。”

    “这袈裟里面,有个人。”

    云卿说道,见宓月不解,他便接着说道::

    “这袈裟被照魂灯一照,呈现出了里面灵魂的颜色。若是普普通通的一件袈裟,照魂灯照过也不会有什么异样。

    若是魂魄被照,则会显现出魂魄的光泽。这袈裟里的魂魄为红色,照魂灯照出来的就是红色。另个灵魂出来时,这袈裟不也是变成红色了么!”

    云卿解释给宓月听,宓月听着觉得奇怪。她正想着拎起袈裟仔细的瞧瞧,不料她伸出手还没碰到袈裟就被云卿躲了过去。

    “别将它唤醒,我刚刚看着再加上之前的种种迹象。我认为,这袈裟里面的灵魂不一般。

    他能打出罗汉印,且还是附在袈裟之上。这灵魂很有可能来自西方极乐世界,他可能就是阿罗汉的灵魂。

    但是阿罗汉向来很少掺合世俗之事,并不会像这袈裟里面这个灵魂这般。还有那个弥禅,就是你口中的吴刚。

    他有着前世记忆,能够不喝孟婆汤便转世。他也不简单,这袈裟上的灵魂找上他也不像是巧合。

    待在公主府的这些日子,我发现弥禅和静安公主的关系十分诡异。弥禅有的时候对待静安公主那叫一个亲密,早就坏了礼数逾越了佛门清规。

    有的时候,他又是对静安公主避如蛇蝎,不近女色的样子。现在看来,弥禅的变化应该就是因为一个是吴刚的灵魂,一个是袈裟里的灵魂吧!”

    “这······太复杂了,我有些搞不清楚。你就说,我们要怎么办吧!”

    宓月听的认真,云卿说的她却有些不太明白。什么灵魂不灵魂的,她就想知道要怎么办。眼下他们算是身处困境之中,自身都难保哪里有心思去管人家灵魂轮回的。

    云卿拿着袈裟,径自走到屋外。他左手掐决,火焰凭空而起。他将袈裟引燃,是想直接将其烧了。

    “云卿!”

    宓月没想到云卿会直接点火,而这个火竟然还这么方便。她出去时,袈裟已经腾空自身被火焰围绕。

    火越烧越旺,不过袈裟好像并没什么变化。这袈裟,显然能够耐得住云卿施法变幻出的火。

    刚看见云卿会唤火术时,宓月觉的厉害,她刚想夸赞却见火中的袈裟依旧是原来的样子。云卿的火,貌似没什么用。

    宓月也就将想要夸赞的话咽回肚中,云卿也发现浴火无用了,他皱眉火焰消散袈裟依旧浮于半空之中。

    云卿唤出干将,神剑在手这次他直接用剑朝着袈裟刺了过去。干将泛着幽幽蓝光,直接从袈裟上穿过。灰白色的袈裟就这样,被干将刺了个洞。

    云卿看着,准备再次挥剑毁了这袈裟。

    “等等!”

    宓月拦住准备再次出手的云卿,云卿不明宓月的意思。宓月朝他指了指,云卿这才发现灰白色的袈裟在被刺穿之后变红了。

    一开始,还是微微发红及其柔和的光芒。然而这光芒越来越刺眼,红色也是越来越红。直到后来,光芒刺的他们睁不开眼,且红的仿佛要滴出血一般。

    宓月和云卿闭着眼,伸手挡着光亮。当这光芒渐渐弱下去,宓月和云卿能睁开眼时,他们发现眼前哪里还有袈裟的影子。

    这袈裟,竟然自己长腿跑了。

    宓月和云卿彼此看了一眼,交换个眼神便知晓了对方的意思。

    这袈裟跑了是事实,可这袈裟能跑去哪里呢?!他们俩都猜到了同一个地方,袈裟怕是回去找弥禅了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