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一百七十七章 灭门案

作者:樱椤
更新时间:2019-01-12 06:04:23
    “我是阿穆鲁赫柏,此次是奉皇上的旨意前来,调查四十年前,佟佳昊天毒害皇嗣一案。”赫柏直言不讳的说明了来意。

    刘太医一听,吓得面色苍白,捂着心口处,好像很难受似的,“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

    “你没事吧?”橙溪和赫柏见状,赶忙上前扶住他,将他扶到院里的石凳子上坐下。

    “你们走吧!我什么也不知道,我只想安安稳稳的度过剩下的日子,求你们了。”刘太医泪眼汪汪的,愁眉紧锁,脸上布满了密密麻麻的皱纹,让人看了都心生怜悯。

    “刘太医,既然皇上想查此事,那你应该很清楚他的用意在哪里,即便你不说,皇上也不会就此罢休的,你若帮皇上一把,我保证让你和你的孙女平安无事。”赫柏开始劝说刘太医,赫柏将皇上赐给他的上方宝剑往桌上一放。

    “我都说了我什么也不知道,求你们了,非得逼死我不成吗?你看我已经这么一把年纪了,也活不了几年了,我还有个小孙女要养,你们行行好,放过我吧!”刘太医还是不愿意松口。

    看着刘太医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橙溪都有些于心不忍了,她拉拉赫柏的胳膊,给他摇摇头,示意他要不算了吧!

    “刘太医,若你还是这样,那我就只能让你和我们走一趟,进宫去当面和宜太妃对质了。”

    “求你们了。”刘太医艰难的跪在地上,向赫柏磕头哀求。

    他的小孙女看见爷爷哭泣,从远处跑过来,不停的摇着刘太医的胳膊,“爷爷,爷爷,你怎么了,你起来啊!爷爷,爷爷……”

    “刘太医,你这又是何苦呢?我也是奉命办事,你也不要太为难我,即便你什么也不跟我说,你以为你和你的孙女可以全身而退吗?外面现在杀机四伏,只要我们一走出这个大门,等着你和你孙女的将是灭顶之灾,你只有帮皇上除掉那些人,你才能彻底的安全,你可得三思啊!”

    橙溪看刘太医跪地,还同情的上前去扶,赫柏却若无其事的继续劝说。

    “我们走。”赫柏说完催促橙溪随他一起走。

    橙溪很不情愿的跟在他身后,小声的问到:“你还真走啊?那现在怎么办?这可是唯一的知情人了吧?”橙溪说着,还想回过头去看看那可怜的祖孙俩。

    “别回头。”可赫柏好像后脑勺长了眼睛似的,竟然知道橙溪想回头。

    橙溪好奇的快步走上前去,“你怎么知道我想回头啊?”

    “我会掐指算命啊!”赫柏居然还有这么幽默风趣的一面,橙溪以前怎么没发觉呢?

    “真的假的?那你算算,我们能不能……”橙溪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追出来的刘太医给打断了。

    “大将军请留步。”

    橙溪很惊讶的回过头来,赫柏倒是表现得很淡定,转过身来等着刘太医继续说下去。

    “我想明白了,我跟你们去京城,当面向皇上负荆请罪。”

    橙溪激动的上前扶着刘太医,刘太医拍拍她的手说到:“你们先等我一下,我先去收拾点东西。”

    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们在街市上租了马车,即可出发往京城赶。赫柏为了快点把事情了了,放弃了上泰山求药的打算。

    经过数日的奔波,他们终于平安到达京城,一进京城,赫柏连家也没回,就带着刘太医速速进了宫。橙溪则返回周家药铺,等赫柏的好消息。

    可当她回到周家药铺时,门外被围得水泄不通,橙溪好不容易才挤进人群里去,门口有衙役把守着,人群内侧还有好多衙役在驱赶着围观的人,阻止他们靠近。

    “差大哥,发生什么事了?”橙溪抱着一个衙役的手臂,急切的问到。

    “出人命了,灭门案。”

    “你说什么?是周家药铺老板一家人吗?”

    “你认识字吗?不是他们还会是谁?”那个衙役指着周家药铺的招牌,冷冷的说到。

    橙溪疯了似的挤进去,“我不相信,你让我进去,我是他们的女儿,你们一定是弄错了。”

    那人一听说是死者的女儿,便把她放了进去,橙溪冲到店里,看见躺在血泊之中的周正鹤和雲桂,还有无辜的雨洛,她的眼泪一滴滴滚了出来,腿一软瘫坐在地上,她想大声的哭出来,大声的叫出来,可自己就像失声了一半,发不出半点声音,只感觉心痛得难受。

    浩然爬在地上哭得撕心裂肺,看到橙溪进来,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走到橙溪跟前,抓住橙溪的胳膊猛摇,“你去哪里了?师父不是说了不让你查,不让你查,你偏不听,这下好了,师父师娘都没有了,你这个杀人凶手,是你杀死了师父和师娘,你不配当他们的女儿,你还回来干嘛?你去找你的赫柏啊!你还他们的命来……”浩然越骂越哭,越哭越泣不成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的,我也只想为爷爷昭雪啊,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个地步,爹,娘,对不起,对不起,我,我不配做你们的女儿,我不配。”橙溪这时才彻底的爆发了,哭声越来越大。

    刚刚还对橙溪骂个不停,斥责不停的浩然,看到橙溪哭得伤心,心又软了,一把将橙溪抱到怀里,两人抱在一起痛哭。

    衙役们将周正鹤,雲桂,雨洛的尸体用白布盖好,说是先抬去义庄,等事情调查清楚了,家属再去领回尸体下葬。

    橙溪想冲上去,再看他们最后一面,被浩然给拉了回来。

    “浩然,这到底是怎么一会事,真的是那个宜太妃派的人来吗?”橙溪哭着问浩然。

    浩然将她扶到椅子上坐下,“不是她还会有谁?师父师娘一向心慈人善,就是一只蚂蚁也不舍得踩踏,未曾结过半个仇人。”

    “可,为什么浩然你……”

    “你是想问我为什么没事,是吧?”

    橙溪点点头,擦掉脸颊还留有余温的泪水。

    “昨夜,柳家村的柳老太太突然病重,差她孙女来让我们去看看,你也知道柳老太太就和自己的小孙女相依为命,她家离镇上又远,等我赶去,已经很晚了,替她看完病,我又帮她把药煎好服侍她喝下。本打算离开,可她说大半夜的上路湿滑不好走,让我留宿一宿,等天明再返回,我当时想想她也说得对,再说人家好意想留,我没有理由拒绝的,于是我就等到天明才返回,一早赶回来,就是刚刚那样的场面。”

    “这些畜牲,为了保自己的命,竟然不惜杀害这么多人,我一定要让她们血债血偿。”橙溪难过之余,还带着几分愤怒。

    “你什么也别再做,什么也别再想了,即便你杀了她们师傅师娘也不会活过来了,我只想你平平安安的,你不可以再有事了,不然我以后都没脸去见师父了。”短暂的伤心之后,浩然重新找回冷静。

    原本半跪着的浩然,从地上站起身来,看着满地的狼籍,看着被打砸得乱七八糟的药铺,他开始拿起扫帚打扫,“这个药铺是师父半辈子的心血,如果可以,我真的想好好替师父守护着这里,只可惜,现在外面杀机四伏,这个地方恐怕是呆不下了,哎!就算走,我也要还它们原来的模样。”

    “浩然,你放心,我们已经找到当年出面作证的那个太医了,他为了他的小孙女,现在已经进宫去向皇上请罪去了,那些恶人很快就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我们可以继续在这里守着这个家。”橙溪也从椅子上站起来,帮忙收拾满地的草药。

    “现在都是官官相护,你就别白日做梦了,这里我来收拾,你进去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就走。”

    “别人我不信,有赫柏插手的事,我绝对信,浩然,你相信我,赫柏一定会还爹娘一个公道的。”

    “赫柏赫柏赫柏,我看你是被他灌了迷魂汤,这次你必需听我的,收拾好,立马就走,晚了就怕走不了了。”

    “要走你走,我是不会走的。”

    “溪溪,你听话,要不我们先出去避避风头,如果你口中的那个赫柏真的把坏蛋揪出来了,我们再回来,好不好?”

    橙溪一边收拾着,一边思索着,“行,可以走,不过去哪里要听我的。”

    浩然欣然点头同意了。

    把店里收拾干净,两人背着包袱,把门锁好,依依不舍的离开。橙溪直接带着浩然朝将军府去,她想,若真的还有杀手想来杀他们,即便他们躲到天涯海角也无济于事,而将军府那些杀手应该没有胆子去闯。

    来到将军府门口,橙溪兴奋的跑去叫门,浩然见状赶紧上前阻止,“你这是要干嘛?”

    “找将军啊?”

    “我们是要去逃命,你去找将军做什么?”

    “他们既然想杀我们,你说我们躲到哪里去才算安全。”

    橙溪这样一问,还真把浩然问住了,他支支吾吾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既然想不到,那就乖乖听我的。”橙溪继续叫门,不就管家就前来开了门,“将军进宫回来了吗?”

    “将军回京城了吗?”管家好奇的问到。

    “对啊!今早和我一起从泰安回来的,我能进去等他吗?”

    管家笑着将橙溪和浩然迎进去,“将军说了,你来让我以礼相待,快请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