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七十五章 服软

作者:云云龙哥
更新时间:2019-02-11 22:48:55
    就在泠风之神与云瘴仙交谈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海滩,祖逖和巫木合力把匡义所谓的“亿年玄冰”,也就是那块薄布拽出了泥地。

    “你们……”沉思中的匡义才反应过来,急呼道,“你们快收进紫府去。”

    二人反应都慢了,只看到手上的薄布开始的发光,十丈,百丈,千万……越来越高的光芒四射而起。

    “哇,这比上次在天冶子老头的剑庐看见的剑光还……咦?”巫木一句惊叹还没完,终于反应过来了。

    祖逖一把扯过布状的薄冰,收进自己开辟的紫府中,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只听到轰地一声,似乎有什么当先跃出水面,然后怪异的声响一阵接一阵。

    匡义心里已无力吐槽,透过神识,他察觉到周围上百里内,天地元气波动越来越大,先将神识强横地扫向四方。

    ……

    “嗯?”某座小岛上,一赤发水鬼正洗着一口朴刀,惊讶地抬起头,看向白光冲天的远处,其刚刚感应沟通附近的事物,就被一阵无形的压力笼罩住。

    “阳神?”赤发水鬼的感应一下子断了,待压力过去,白光已消失不见,不由有些怒色,“不知是哪里来的仙人这般霸道,连感应都不让!”

    它探查方面的本事小,没奈何只得放弃,心里憋屈得很:“当初几位哥哥都与玄女娘娘要了探查用的法宝才离开三界,我怎么就选了这朴刀呢!”

    一百单八位魔君辞别三界前,皆被先圣赠予重宝。这一法宝,论锋利足以媲美当初神将飞蓬的斩妖剑,名为‘截虚’,只要心念有多大,其威能便有多大!

    缺点也很明显,威能太大容易磨损,单单这无尽岁月以来修复用的五行之精,九成的仙魔都负担不起。如今,它堂堂“天异星”竟穷到这穷乡僻壤来躲债。

    ……

    一时间,方圆千里之地动静完全小了下来,匡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暗自叹息一声。

    只听海上风声大作,祖逖闻声望去,已是有人上了岸。真是冤家路窄!

    “这贼人!怎么又碰到他!”祖逖又惊又怕。

    某公子衣冠楚楚地向三人走来,大笑不已:“我锦云瘴前日没来找你们,怕扰了三位观赏鱼跃龙门的雅兴,却不料天数难违。”

    匡义看了看那公子,又看了眼从对方身后走上前的俊秀男子,感觉麻烦大了。

    “人族修士,交出宝物。”泛风之神声音刚落,身后海水便忽然间分开,近百水族甲士迅速上岸列好方阵,一时间气势汹汹。

    “二位,何以见得宝物被我们取了?”匡义冷哼道。

    装得还挺像!

    泠风之神笑了。

    云瘴仙在旁边也笑了,看上去还笑得很阴险:“你们也只能瞒得过别人。这冰风海附近珍宝,还不如他家中的多。”

    匡义仍是轻哼一声,一言不发。祖逖和巫木同样木头人一般,定定地立在匡义身后。

    泠风之神说:“修士,你不过是个转世仙人,最好看清楚些形势,那玄冰……我用这千斤元液相换。”

    只见他左手先是一指匡义,再是一指祖逖,右手中则凭空出现一只冰晶小瓶。

    匡义这时才大吃一惊,对方不但有恃无恐,而且竟然直接指明是玄冰。

    不等匡义多想,泠风之神就拋去小瓶,运起法力。只见祖逖止不住身形,被一股突如其来的怪风迅速拉扯向泠风之神。

    ……

    “好家伙,居然捡到亿年玄冰,许是年初地动,玄冰上浮。”

    距此百里的山崖上,天云仙人不知何时来到,正眺望着这里。

    “匡义的魂魄没有元神孕养,神识所及,竟也有千里,好生厉害。只是似乎看不到我正在这儿,看来他现在还没达道。”

    很快,天云仙人的目光微凝,遥遥隔空一指。一口仙剑从袖中飞出,宛如长虹。

    泠风之神动手时,匡义就施展了神念秘术,其神识宛如大浪压去,却被云瘴仙同样以神识碰撞上来。

    轰!

    海上的浮冰炸了个粉碎,溅起数丈高的冰幕。

    “你这区区紫府,如何渡得下纯阳神魂?”云瘴仙顺带着神识传音,嘲讽他一句。

    “哼,你一瘴气成仙,何云瘴子,该叫瘴母才是!”匡义毫不示弱,讽刺道。

    他早前就听天云仙人说过对方的底细。

    锦云瘴,乃魔族尊王‘半夏’的一件后天灵宝。法宝之灵若要修炼一般都比较慢,修仙慢,神道更慢!可这位,先走的是人仙之路,加之炼气方面的天赋,轻轻松松上千年就成了一气仙,从此自号云瘴子。

    ……

    按修仙界的惯例,一气仙看不起地仙!地仙看不起劫后散仙!可劫后散仙却看不起一气仙!

    为什么?

    五仙中,论根基,地仙比人仙更为深厚,其实力则比人仙更进一步的一气仙要弱,可一气仙渡大劫成功也不过是个炼气流真仙!常言道,宁为鸡首,不为凤尾,还有寿数之限,比劫后散仙好得了哪儿去?

    亦有惯例,人仙一路的看不起鬼仙一路,鬼仙一路的看不起转世仙人,转世仙人却看不起人仙一路!

    这又是为何?

    大凡生于天地之间者皆曰命,其万物死曰折,人死曰鬼。人仙自然看不起鬼仙!

    修成仙道上品,却逢劫数身死道消,今又转世,还不如鬼仙阴间度日,不去多管阳间闲事。鬼仙自然看不起转世仙人!

    转世仙人之根基,远胜于寻常修行之人,天纵其才,成仙了道不过是时间问题,而人仙一路的,就算是一气仙,在阳间的寿数又哪有地仙的高?

    ……

    对面云瘴仙听了匡义所言,心中记恨一时。

    却见一道剑光袭过半空,轻易斩断了泠风之神与外在的法力联系,双方都看向剑光来处。

    云瘴仙喝道:“何方修士,报上名来!”

    “身为一方神道,有截海外,而今妄动法力,汲取于天地,与一干左道何异。”天云仙人自远处飞来,朗声回道。

    泠风之神看了,没再出手,更不答话。匡义和那师兄弟俩都溜到天云仙人身后。

    云瘴仙说:“天云道友,你任天庭的哪般职位,就去管你能管的事。身为注世地仙,在不该在的地方,莫说是拿块冰,兜缕风,都是窃,都是偷。”

    “你……”天云仙人涵养再好,也不打算和这厮多费口舌,径自不屑道,“一介法宝之灵,得道不修己身,不积口德,怪不得都言瘴江配飓母——向来险恶。”

    不言云瘴仙如何生气,只看那泠风之神面有不豫之色,一声喝道:“够了!”

    “身为后进,不与前辈争是敬老,不与小辈争,是携幼,便是你姐姐、姐夫在这儿,都得称我一声道友!”天云仙人说完,冷哼一声。

    泠风之神说:“前辈曾为太阴星君,恰逢天庭用人之际,用功不已。早前晚辈也向往尊严,但须知此一时,彼一时,我觉得既已转世,前辈就要做好与后进争的准备。”

    天云仙人笑了,他岂会与晚辈舌战败阵,道:“你倚仗神山以及无极圈的几位,而言及此理,我说不得要倚仗方国与满天星相!”

    言下之意是别怪他以大欺小,到最后叫人也不顶用。

    泠风之神近些年来,本就愈加无惧,说:“晚辈倒是怕前辈输了阵势。”

    天云仙人抚掌大笑,看向祖逖和巫木,叮嘱道:“徒弟们,看好了,什么叫作大道。”

    “大道!”二人眼中一亮。

    匡义眨巴下眼,天云前辈恢复前世记忆了不成。这么快就能结合大道施展出来,前不久不是才刚得道成仙么?

    开什么玩笑!云瘴仙惊疑不定,连泠风之神也是面色微变。

    ……

    哗。

    天地为之一静。

    祖逖什么都听不到,但看得见,只是动弹不得,只觉得师傅袖中一动。

    大道悖乱,天威之动不能戒,而大道顺应自然,天威之动能戒。

    “疾。”

    飞剑当空,奔若惊雷,跃如长虹。

    “呵呵,失敬失敬。”

    异变陡生。

    白皙的手抓住了仙剑的柄,雪花纷扬中,有位玉人浅笑盈盈。风声复起,四处动静恢复平常。

    “都言太阳星君非同小可,方以男身接任女官,不在意世人眼光两任星君,转世不到千年,这出手就如此不凡。”

    我勒个去,不是说师傅曾是太阴星君,怎么又来个太阳星君?

    祖逖和巫木一脸懵逼,匡义也摸不着头脑。

    天云仙人见仙剑被制住,勾指却收不回,再听到这话,脸色就黑了。

    泠风之神脸上浮现出喜色,去到女子身边:“姐姐怎么来了。”

    “我哪能不知道你的一片心意,今日若不来,你就得被前辈教训了。我早说过,不要和那些老人家争。”女子抬起另一只手轻敲他额头。

    “小仙见过神女。”云瘴仙走来施了一礼。

    神女微微颔首,又看向天云仙人说:“道友,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弟弟也是正神监察,职责所在,以防道路拾遗,藏器晦迹,天威不加海内,肥水流入外田。区区亿年玄冰,量也不抵这仙剑贵重。我只是个女人,什么也不稀罕。”

    天云仙人还是那副脸色,看人家还抓着自己的剑,干咳一声,勉强笑了下说:“神女所言极是。”

    他徒弟俩瞪圆了眼。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