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2634章 斩黯之于瞬光 (十六)

作者:雷文D维克萨斯
更新时间:2019-04-16 10:00:49
    第2634章 斩黯之于瞬光 (十六)

    "嗯,你还好吧?"刚洗完澡出来,身上还滴着水的艾尔伯特,看见一脸悻然的穆特,不禁郁闷。

    "还好。"穆特面无表情地答道。

    "刚才就那样自顾跑了出去,这样很危险的你知道喵?而且说好了帮我问酒店的员工要洗发水,结果也没要着。"

    "现在就打电话向客服那边要。"穆特嘟着嘴说,过去拨打电话。当然,他走动的时候也自然注意到艾尔伯特已经察觉到他身上的不自然之处了,但穆特这时候已经不想去掩饰了,干脆表现得大方点。

    "很好,等要到洗发水之后我要再洗一个澡。"艾尔伯特咧嘴笑道。

    "你还要洗啊?"穆特没好气地看着对方。

    兽人与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同。虽然兽人们的毛发下依然有汗腺,但汗腺分泌出来的汗液完全是为了协助散热,其中的水分含量占据绝对比例,超过99.999%,也就是说兽人的汗液里的电解质和盐分的含量连万分之一都不到。几乎不含其他新陈代谢产生的废弃物(这部分通过其他途径排出,而且兽人的新陈代谢能力比人类强,废弃物更少),兽人们即使在长时间剧烈运动过后也不会像人类那样出现电解质流失导致的抽搐、乏力、眩晕等症状。

    因为汗液之中绝大部分都是纯水,实际上兽人们少量出汗时几乎不会对行动有影响,只有大量重复出汗------比如说,长时间的剧烈运动------才有可能导致汗液长时间连续排出,让身体开始变粘腻。人类的身体上几乎没有毛发,皮肤表面因为出汗而变粘腻并不是特别大的问题。但如果兽人的身体变得粘腻又不好好洗澡的话,他们就会感到很难受------因为身上的毛发都会粘连起来变成一绺绺的,每动一下都能感到身上的毛发的粘连。

    就和人类在头发上打了定型发胶一样的感觉,不过兽人们是全身都会有这种感觉罢了。

    当然,因为造成粘腻的是油污和其他不容易溶于水的脏东西,光用谁泡澡并没有办法把这份粘腻彻底去除,必须用上洗发水。艾尔伯特之所以会一直磕叨洗发水的事情,也是因为他身上的粘腻感实在太严重。

    "所以,接下来没有地方可去喵?"虎人青年用毛巾擦着身上的水,躺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问:"就这样懒洋洋地待在酒店房间里,也不是不可以。但好像有点无聊啊......"

    "你真的不累吗?"穆特怀疑地看着艾尔伯特。

    "拜王子殿下那个奇怪的[复原药]所赐,身上的肌肉酸痛也逐渐没有了,虽然有种奇怪的阵痛。"艾尔伯特活动着身体:"这个应该是正常的反应,对吧?"

    穆特没有回答。[复原药]貌似是能把人的肉体恢复到某个时间点的状态,它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恢复药,更像是一种让肉体状态回溯的药物,具体的原理就连穆特也不清楚。[复原药]的效果是绝大的,说得夸张点它可以起死回生,而代价则是对人体的血管和神经系统造成少量的损伤。艾尔伯特说的那个"奇怪的阵痛"应该就是神经系统损伤的后遗症。

    但虎人青年的身体现在严格来说也不是生物的身体了,是半生物半灵体。他的内脏几乎都停止了运作,是靠别的东西驱动那副身体的。对他来说血管和神经的损伤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大概吧。穆特额角冒出一滴汗。

    相比起来,之前的每一场比赛过后,艾尔伯特都因为肌肉酸痛和极度的疲劳而躺在床上不能动,今天比赛之后能有这个状态,甚至可以说是个奇迹了。明明有这样的好机会。不趁这个机会和这家伙出去走走,真的好吗?就连穆特自己心里都痒痒的。

    "那个,等这一切都结束之后,你要到哪里去?"猫人少年突然问。

    "这一切结束?指的是......?"

    "你的[圆桌试炼]擂台赛结束后。[大狩猎祭]结束后。以及超级杯赛事结束后。"穆特道:"果然,还是要回去曙光地域,继续当你的魔兽猎人吗?"

    "嗯......"艾尔伯特顿了顿:"过分耶。为什喵说得好像我一定会在擂台赛上输掉,然后退出[圆桌试炼]似的?即使输掉擂台赛,也不代表[圆桌试炼]就这样结束啊,我估计还是会跟主办方一起去大不列颠,继续剩下的[圆桌试炼]吧?"

    猫人少年没有回答。总觉得自己没有办法预见到这样的未来。并不是说艾尔伯特一定会在擂台赛上输掉,但他总觉得艾尔伯特已经没有继续进行[圆桌试炼]的意图了。

    不知道是不是察觉到穆特的想法,艾尔伯特也沉默了下来。

    "总之......等你必须离开开罗的时候,你要到哪里去?"穆特换了一个说法:"回去曙光地域吗?"

    "虽然那也是一种选择,"虎人青年揉了揉肩膀:"但我已经不再是魔兽猎人了。严格地说,我已经脱离了魔兽猎人组织。"

    "什么?"

    "是我这边的事而已,别在意。"艾尔伯特不想解释,一句带过。

    穆特当然不知道这件事。艾尔伯特早已把自己的猎人勋章投进地中海的海底,如今那个勋章已经随着海流的作用而永远地沉归深海,变成了传送门的锚点。借助这个锚点,以及圣灵白虎的能力,虎人青年可以在自己身边随时开启和地中海海底连接着的传送门。这传送门是当作一种"武器"来使用的,一旦开启,来自地中海海底的高压水流就会急速涌出,就像强力的水压炮那样,把传送门对准的一切冲刷殆尽。但是他"献祭"了对自己最重要的猎人勋章,也意味着被逐出了魔兽猎人组织。

    "哼。"艾尔伯特的态度让穆特很不高兴,他于是嘟起嘴来。

    "那喵假设,"艾尔伯特又说:"如果这一切都完结以后,我要离开开罗,甚至离开非洲了呢?你打算怎喵办?......跟我一起走?"

    "我......"猫人少年犹豫了。

    "是舍不得这边的生活,还是舍不得斯芬克斯队的大家?"虎人青年顺势追问:"我不会勉强你跟我一起走,而且我接下来打算到哪里去,就连我自己都不太确定。你分到斯芬克斯老爹的遗产的一部分,已经是个小富翁了,按道理说不管到哪里去都能过得很滋润,自然没有必要跟着我一起受苦。你也不是我的仆人或者跟班,我没道理一直束缚你的行动。只要不再有人去威胁你的人身安全了,你到哪里去都可以吧。"

    "尽管如此,我还是------"

    "想待在我身边?"

    穆特点了点头。

    艾尔伯特迅速瞄了一眼穆特下半身,看到仍然在那里的尴尬一幕。他叹道:"即使我永远没有办法满足你,也没有关系喵?"

    猫人少年再一点头。

    "所以说,你真是个奇怪的小鬼。"艾尔伯特叹道:"也罢。我不会勉强你。你喜欢待在我身边就一直待着吧,直到你厌倦为止。我不能承诺什喵,但只要你继续待在我身边,我就会保护你。"

    "保护呢。"穆特苦笑道:"你明明自己都保护不好自己。"

    "啰嗦。"艾尔伯特白了对方一眼,目光马上又漂移到窗外。

    "天气这么好,果然还是出去走走吧。"他说。

    "但是要到哪里去?"穆特问:"之前莫比.迪克袭击开罗的后遗症还在,现在开罗大部分的店铺都关门打烊,也没有什么可以去的好地方------"

    "谁说一定要去逛街?"艾尔伯特却说:"到海边去散布不行喵?"

    "就我们两个去?那好像是......"

    好像是情侣才会去做的事情。穆特心里这样想,但是没说出口。而且开罗的海边好像没什么好看的,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埃及政府直接用军舰把开罗的海岸线也封锁了。除去有许可证的船只外,各种游船都不再在海面上出没。军舰在海上巡逻造成的紧张气氛甚至把鱼虾都赶跑,整个地中海海岸线上都弥漫着一副冷清又煞风景的氛围。偏要选择这种时候去海边逛,艾尔伯特可真是个反浪漫主义的奇才。

    "为什喵拉长了脸?"艾尔伯特白了穆特一眼:"人少的地方不也挺好喵?我也是为了你着想,免得你那个控制不住的冲动让你在外面出丑。"

    "啧。"猫人少年以一句不满的唏嘘作为回应。

    "别这样啦,出去走走至少比闷在房间里要好的,绝对。"门铃响起,艾尔伯特过去应门的同时故意走过穆特身旁,用力拍了拍猫人少年的背脊。

    "哦,洗发水喵。谢谢了。"虎人青年从服务员那里接过递送过来的补给品,顺势带上门。

    "那喵我再去洗个澡。你打算去海边游泳,还是纯粹看风景?要去游泳的话顺便准备好泳衣吧。"他说,走向浴室。

    "才不游,看风景算了。今天的比赛够累的,还游什么泳。"穆特哼道。

    "你喜欢就好。"艾尔伯特耸了耸肩,走进浴室。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