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399章

作者:安喜县尉
更新时间:2019-01-12 06:21:04
    华山派以“震天子”为同门互传消息的信号,乃是江湖之中人所共知之事,是以刘涌也不必隐瞒。只不过这震天子却另有一番用处,除华山派弟子之外,其他帮派之人却并不知晓。

    那震天子是百余年前华山派一位前辈所造。其时正逢大年三十,这位前辈返乡探望父母。正值守岁之时,邻家顽童放起烟花爆竹。这位前辈心下一动,竟然跑了出去,从顽童手中要过几枚烟花来细细观看。

    家人见他突然势若疯癫,俱都不解其意。那前辈却是手舞足蹈,状若疯狂。待他回转华山之时,从山下购买了火药等物品,雇了两名挑夫送到了华山之上。此后半年间,这位前辈将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有两次屋中还传出巨响,甚至房子都烧了起来。好在华山派弟子众多,大家一见情势不对,纷纷抬水救火,这才将大火扑灭,没有蔓延到其它屋宅。

    直到半年之后,这位前辈才从那间屋子中走了出来,手里捧着几根扇子大小的筒状物去拜见华山派掌门。两人密议了半天,随后掌门人召集了华山派一众大弟子,将这东西出示给了众人。原来这东西是那位华山派前辈受烟花启发,打造出的一种极为暗害的暗器。这前辈加入华山派之前,为了吃上一口饭,曾在蒙元军中当过兵,做过回回炮的炮手,对火药器具十分熟悉。他造的这种暗器便是借鉴了回回炮的道理,底部设有引线,用力拉拽之后,这暗器便被引燃,片刻之后从前端会发射出火药制成的弹丸,最远能射至四十丈之外,遇到东西遮挡即会爆炸。

    这暗器虽然厉害,只是毕竟以火药填发,击发之际速度不快,若是轻功高手,避过并非难事。除非距离极近,对方躲无可躲之际,才会起到猝然一击的奇效。另外它虽然能射至四十丈外,只不过距离若超过十丈,去势已衰,杀伤力大减。最要命的是弹丸射了出去,在空中飞行二三十丈之后,若是没有东西遮挡,便即冷却下来,再也不会爆炸。这与五虎山庄庄主何毅所用的霹雳弹全然不同。是以要用这种暗器,敌人须得距离在十丈之内,全无防备之时,才能一击得手。华山派掌门人召集一众大弟子商议此事之时,俱都认为这暗器虽然威力奇大,却也有不少破绽,使用之际须得小心谨慎,否则反倒极易引火烧身。最后想了一个法子,将这暗器起名为“震天子”,对外只说是华山派用来召集同门或向同门求援的秘术。这样一来,即便用这暗器失了手,也好向江湖朋友解释,不至于坠了华山派的威名。

    方才众人来到平台之上时,眼前便是漆黑一片的无底深渊。刘涌没有用这震天子来照亮,便是因为震天子发射之后,须得碰到东西阻挡之后才会爆炸,爆炸之后迸射火光才能照亮四周。既然这是无底深渊,自然没有东西阻挡,发射震天子也没有半分作用。此时听司徒桥向他讨要震天子,心下虽然颇为不解,却也没有多问,从怀中掏出了一枚震天子,便要递给司徒桥。

    司徒桥摇了摇头,对刘涌说道:“刘先生,贵派这震天子十分厉害,秘不外传,我是不会用的。烦请刘先生向咱们方才出发的那个小平台处发射一枚震天子,若是能够打到咱们跳下来的那处洞口,那是最好不过的。”

    众人听他如此一说,心下都是惊疑不定,不知道司徒桥又在搞什么鬼。刘涌转过身去,仔细辨认来路。此时众人离开那处小平台已走了二十余丈,只不过这通道并非是直的,而是曲折来回,是以若按直线距离来算,最多不过十五六丈远。刘涌判断出方位之后,左手握住震天子,顶端斜指向上方,右手拉住了底端的引绳。

    司徒桥对众人说道:“各位看仔细了,脚下须得站得稳了,免得惊愕之下,失足坠落到深渊之中,这条性命可就交待在这里了。”

    众人俱都看着刘涌,却见他右手用力一拽,只听“嗤”的一声,震天子顶端冒出一团火光,随后一枚核桃大的火球直飞了出去。众人睁大了眼睛,紧紧盯着那火球飞行的轨迹。只见这火球划了一个弧圈,到达了顶点之后,便即转向下坠,正撞在洞壁之上。

    那火球与石壁甫一撞击,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原本极小的一个火球刹那间炸裂开来,瞬间将洞壁照得亮如白昼。

    众人一见那洞壁上的情形,一个个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见那洞壁之上,竟然有一个极大的圆盘。这圆盘径长足有十余丈,上面密布着数十个大大小小的方形洞口。更诡异的是这圆盘竟然在缓缓转动,而且随着圆盘的转动,那些方形洞口也在或上或下、或左或右的不断移动。

    众人看着这天地造化出的奇异情形,一个个又惊又怕。有几人更是双膝一软,险些一跤坐倒在地上。司徒桥站在众人身后,看不到众人的神情,不过却也能猜到。当下哈哈一笑,道:“各位瞧见没有?这巨大的圆盘上面共有六十四个洞口,其中只有一处生门,另外还有三处平门,其余全是死门。咱们走进的那处洞口便是生门,姓朱的走的那一条原本应该是死门,不过他命大,在里面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竟然转入了平门,最后侥幸也逃了出来。姚广孝确有经天纬地之能,由先天八卦推演出六十四卦,这六十四卦又相互交错,衍生出成千上万种变化。厉害、厉害之至!”

    片刻之后,震天子火光熄灭,那巨大的圆盘又陷入到了黑暗之中。

    震天子照射之时,石壁周围亮如白昼,待它熄灭之后,众人手中火把的光亮便显得微不足道。是以众人只觉得眼前一黑,心中都是一紧。

    司徒桥道:“这生门死门大伙儿也都瞧见了,知道姚广孝的厉害了罢?这一路之上,须得听我的指挥,否则极易着了他的道儿。到了那时,可别怪我没提醒各位。”

    众人原本对司徒桥尖酸刻薄、狂傲自大都是极为不满,只不过见到了巨大的圆盘之后,顿时觉得司徒桥虽然自高自大,确实是有几分本事,倒也并非全都是胡吹大气。是以听了他这句话之后,并不觉得刺耳。就连一向与司徒桥恶语相向的邓遥和林义郎都没有反唇相讥。

    司徒桥说完之后,转过身子,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撒着银粉,小心翼翼地向前走去。众人亦步亦趋,紧紧跟在他的身后。

    慕容丹砚兀自为方才看到的情形所震撼,觉得这次溜出慕容山庄,即便江湖并非如同自己所想,只是看到了这天下难以见到的奇景,就算回去被父亲责罚,却也值得了。不过她心中疑问颇多,虽然知道此时说出来未免不是时候,最后还是忍不住低声对走在她身前的厉秋风说道:“厉大哥,你说方才那巨大的圆盘,是如何能够在石壁上转动的?难道姚广孝真是神通广大,能驱动鬼神不成?”

    厉秋风小心翼翼地走在通道之上,时刻留神脚下,听得慕容丹砚询问自己,却也不敢回头,只是压低了声音答道:“司徒桥说过,姚广孝在此处建造这样大的一处屯积军粮辎重的所在,便是山腹中有一条巨大的地下河流。借用水流之力,方能驱动机关。石壁上那个巨大的圆盘,机关启动之后便即缓缓转动,想来便是被水流驱动。”

    慕容丹砚皱着眉头说道:“可是这也太难以解释了。此前咱们与朱大哥经过那处悬空石梯之时,确实听到脚下有巨大的水声。可是这里死气沉沉,连一点水声都听不到,又何谈到水流之力?”

    厉秋风道:“机关消息之术,厉某所知不多。不过在锦衣卫当差之时,确曾见到过不少精通机关消息秘术的高手。有些人借用木轮转动之机巧,能将一分力气扩大百倍千倍。我曾见过一人用了百十个木轮,相互啮合。他在一端的木轮处倒了一杯茶水,这茶水下压之力经过这百十个木轮传递,到了末端将然抬起了一柄长刀。那长刀颇重,却被一杯茶水抬升了起来。慕容姑娘,你说机关秘术厉不厉害?”

    慕容丹砚道:“厉害是厉害,只不过想来想去总是觉得难以思议。水流之力再大,想要将这巨大的石盘转动起来,实在不能相信。”

    厉秋风道:“《道德经》中有言,天下莫柔弱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以其无以易之。弱之胜强,柔之胜刚,天下莫不知,莫能行。慕容姑娘,老子是圣人,圣人都说水能克天下之物,难道有错么?”

    慕容丹砚瞪大了眼睛,道:“厉大哥,你又不是和尚,怎么会去读什么《道德经》?”

    厉秋风一怔,暗想慕容姑娘年纪尚小,读书自然不多。这《道德经》是道家经典,只怕慕容山庄无人告诉过慕容姑娘。她听了有个‘经’字,便以为这书是佛经。念及此处,厉秋风道:“《道德经》可不是佛教经书,乃是道家始祖老子所著。老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天下没有什么东西比水更柔弱,可是攻坚克强却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胜过水。弱胜过强,柔胜过刚,天下人虽然都知道这个道理,却没有人能做到。这句话不只是为人处事之良言,更是武学中至为高深的道理。这位老子想来必定是一位了不起的武学高手。”

    慕容丹砚听厉秋风说了一大段话,却大半没有听懂,想要再问却又怕厉秋风笑自己无知,只得默然不语。她却不知厉秋风的玄虚刀法是张三丰所创。张三丰既是武学宗师,更是一位道家大师,《道德经》早就烂熟于胸。是以他创出这套玄虚刀法之际,有意无意的隐含了《道德经》中的至理。厉秋风学这套刀法之时,教授他武功的那人先要他背熟了《道德经》,其后再教授武功。是以厉秋风对《道德经》可以说是倒背如流,这几句话是《道德经》的名言之一,更是玄虚刀法克敌至胜的精华所在,厉秋风自然是张口即来。

    (本章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