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第一百零六章:骚闷美妇

作者:冷眼今生
更新时间:2018-11-13 04:48:12
    舒美美跳下车来,在路边蹲了下来,冷冷的风吹打着身体上,这重寒冷比每一次都要刺骨,现在的舒美美,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孤独。她双手还抱在小腹部,低着头,没有人看清楚她的表情,但一定很悲伤。逍遥也来了火气,他坐在驾驶室,双眼盯着漆黑的前方,似乎没有下车去安慰美女的打算。

    逍遥想了想,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但自己确实真的喜欢这个女子,真的是从心地喜欢,现在的感觉自己都说不清楚,总之很想拥有这个女子的冲动,也许就是那些书生之人所说的一见钟情吧。逍遥走下车来,抽出一只烟放到嘴巴上抽了起按理,表情有些惨淡。

    “你就不多想了,我不过是开玩笑,但我真的喜欢你,是真的喜欢你……”

    漆黑的路上,静悄悄的,只有‘裟裟’作响的风,伴随着野外那些奇怪的虫鸣。逍遥说了好几句话,但静静的,没有回答,逍遥一怔,往前一看,空空的,根本就没有人的影子。

    “糟糕,妈的,惨了惨了……”逍遥不知所措……

    车外漆黑一片,哪里有什么性人影,除了那些在黑暗中凸现出来的轮廓外,根本什么都看不见,这确实把逍遥给吓坏了,要知道,这个舒美美要是出什么事的话,他逍遥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到是只恐怕秘书长恐怕要让贤了,而且他逍遥还会锒铛入狱,这是多么可怕的后果啊,逍遥想着,不禁颤抖起来。

    “妈的,真是倒霉透顶……”逍遥愤愤道。想想不对劲,就跳上了车,把车灯打开,一道光亮将黑夜戳出一道通道来,就像潮湿的黑洞里,突出看到一个通向外面的洞口。逍遥‘恩’的一声,又走下车来,东张西望,希望能看到舒美美的影子,可除了那些午夜喧闹的鸟虫,根本就再不别的声音。

    “妈的,我只不过是开玩笑啊,她既然当真?”逍遥想了想,心中觉得可能是舒美美去方面,不好意思出声。他蹲在路缘上,又很陶醉地抽起他最爱的雪茄烟来。但心地还是有些担心,毕竟这样的推测不没有可靠性,舒美美是因为自己过分的玩笑而下去的。

    “她到底去哪儿了?跑了?也没有这么快啊?”逍遥在心地揣摩着。他抬起头来,对面却是一条宽敞的河流,黑暗中看不清楚水面上的情景,只听得流水‘哗哗’作响。逍遥一惊,道:难道她……

    逍遥站起来,纵身一条,向河流边奔了过去……

    消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三点多了,其实消狮本应该早点到家的,但和老陈回去的途中,两人又到了一家小吃店去喝了几杯酒,所以耽搁了一些时间。还没有进门,妻子白卷就已经满目汹汹对着消狮了。

    “你到底搞什么啊?为什么每天都这么晚……”

    消狮没好气对她,理都不理一下,就向家里走去,却被白卷一把拉住,道:我问你,你为什么总是回来这么晚?为什么?

    白卷泼妇般问起来。逍遥知道妻子又要无理去闹了,心中突然烦躁起来,今天晚上遇到那事情,心头本来就不爽,消狮本想好好清净一下的,没想到脚都没有踏进家门,白卷又像疯狗一般骂起来,真是烦死了。

    “你烦不烦啊?啊……”消狮没好脸色,欲走,却又被旗子一把拉住:

    说不清楚就别进家……

    “什么?你叫我别进家?白卷我告诉你,我受够了……”消狮听到这句话,简直都不敢相信,心中积压的火气一下子串了起来。

    “我告诉你,这是我的家!别烦我……”消狮手一甩,差点将白卷摔倒。消狮心头十分窝火,他转身过去面对白卷,手指在白卷的脸上,表现难看,那膨紧的腮邦说明他是愤怒到了极点,似乎狼狼发泄一通的,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凝视片刻,自己转身走了进去。

    白卷则是被消狮的举动吓了一下,根本没有想到消狮会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更没有想到消狮会对她开黄枪。

    “呜呜,你你……”白卷气得说不出话来。哭着追了进去。别看外表温柔,但生气的时候,真是泼辣的得很,他追上去,一把抓住消狮,赖个死活。

    “现在我不好了,当初我为什么那么好啊?要不是我,你还有今天?你还有今天吗?”白卷气得将消狮弱点都捅出来。此话一出,简直就像一根锋利的尖针深深扎在心头上那么疼痛。

    “你你你说什么?啊?你说什么?她妈的……”消狮咬着嘴巴,恶狠狠地盯着白卷。

    “我说的不得吗?啊?不对吗?要不是我,你还有副市长?我看你还不知道你哪儿给别人买力……”白卷才不管那么多,不过好在今天晚上儿子去同学家玩了,现在想怎么吵架都可以,不会给儿子带来不快的。

    “你你再说一次……我……要不是你那……我娶你这个烂货……”消狮真的伤心了,没有想到自己忙了这几个月的公事,妻子变得如此之大。旗子所说的这些,是消狮觉得最丢人的事情,如果不是他叔叔是自己的恩人,说什么消狮也不会娶这个曾经放荡一时的女子做老婆,为报答恩人,消狮已经放弃了很多美好的事情。

    “烂货……啊?烂货?我草你妈……”黑暗中,白卷的声音是那么的恶,她顺捞了个东西,用劲全身力气摔了过去,顿时,房间里冲刺着器物碰撞的声音,消狮‘啊’的一声,痛苦的叫起来,白卷一看,消狮脸上一道长长的伤口,鲜红的血液正从那伤口处冒出来。白卷根本就不管,接着又将一只杯子摔过去,消狮见妻子发疯,头一骗,杯子从眼边飞过,砸在两人的结婚照上,将结婚照玻璃框砸得一满地碎片。

    “你这狗娘养的……”消狮回到卧室去,手一摔,门重重关上,里面顿时传来翻箱倒柜的声音。而外面,白卷同样砸天罐地,将客厅里砸得乱七八糟,面目全非。

    消狮发泄完毕,他将门反锁,走到窗前,看着外面通红的城市夜景,心情复杂起来,道:

    遇到真是我这一生的不幸,实在过不下去,老子就离婚,大不了不要这个副市长了,有什么希奇的……

    夜色浓浓,安静无比,犹如一位绝世美女在安详安眠。

    逍遥吐着烟气,心中在盘算着,都一袋烟的工夫了,怎么还没有舒美美的影子里。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踏在草地上,心中真希望舒美美只是和自己开个玩笑,真希望能在河边上看到舒美美。

    来到河边,却是什么都没有,黑暗中,那荡漾的波浪,让人生起寒栗来。

    “……”逍遥愤愤向河面上摔了个石块,发出几声‘扑通’的声音来,渐渐消失在黑夜里。逍遥回来的时候,心中一直在盘算着舒美美可能的行为。

    “舒美美,你在哪儿啊?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我喜欢你,我真的喜欢你,你知道那?我从就喜欢舒佳,可惜为了逃生,我不得离开她……”逍遥真的急了,他真的不想再弄出什么事情来了。

    逍遥的叫声在安静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野外之大,逍遥的声音很在无边的黑夜中消失殆尽。

    “恩,,今天真是倒霉透顶了,好不容易遇到自己真心喜欢的女子,而且还上老乡,现在可糟了,我这个秘书长只恐怕要……”逍遥无赖地坐回驾驶室里,拿出一瓶酒,指着上面的五十二摄氏度说:

    酒啊,你就别开玩笑了,我好不容易才遇到心中喜欢的女子,要不容易才有辉煌的今天啊……

    逍遥说完,仰头灌了好几口。可这不是办法啊,喝酒用用吗?现在最要紧的是把舒美美找回来,可这么黑暗的野外,怎么找啊……

    “难道我的官场前途就到了穷途末路的地步了……”逍遥一脸死灰……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