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85 第八十五章 顺利入住

作者:扁担一号
更新时间:2018-11-13 04:34:38
    (.)    白凡当天就买了机票,第二天一早便飞往Z市,在飞机上,他想了很多,毕竟把殷睿带到完全陌生的Z市肯定要一直放在眼皮底下,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带回家,但是以什么理由带回家呢?侄子?那唬别人可以,自家妈对他有什么亲戚门清着呢,朋友?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更糟糕的是,白凡几乎从来不把朋友往家里带,那么,生意伙伴的儿子,这个不错,白凡一边想一边点头。【八戒中文网高品质更新.】

    回Z市的消息,白凡已经通过电话通知了白母,并告诉她这次自己会带个生意伙伴的儿子一起回来。以前他很少回来之前通知白母,毕竟接机费力又费时,但是这一次,他却有自己的考虑,让父母在机场把殷睿接回去总比自己直接把殷睿带进家门好让他们接受。

    下了飞机,白凡远远的就在接机口看到了白父和白母,他笑着向那挥了挥手,然后护着殷睿走了过去。

    “这就是殷睿吧,哎呀,孩子长得可真俊。”因为白凡之前就在电话里说过,殷睿怕生,让他们主动点,所以白母一见面,就拉着殷睿的手不停嘘寒问暖。

    这个,就是凡的娘亲吗,殷睿展开一个笑脸,脆生生的叫了句,“妈。”

    殷睿这一声,可把白母惊的不轻,她下意识看向白凡。白凡这才想到自己还没跟白母说这茬,忙道,“我不是怕小睿认生吗,所以让他跟着我叫,妈,你一下子就多赚了一个儿子,多好。”

    白母听了白凡的解释,一脸恍然,“哦哦,是这样啊,没事,就叫我妈,小睿多俊啊,这么俊的儿子,带出去馋死那些小姑娘。”

    就这样,殷睿顺利的入住了白凡的家,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过一顿饭后,白凡将殷睿安顿进了客房,不是他不想让殷睿住自己房里就近照顾,耐不住白母早已经收拾好了殷睿的房间,总不能让长辈的一番心血白费。

    在帮殷睿关好门后,白母就开始把儿子往自己房里拉,“你给我过来。”

    白凡知道白母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也没有多话,就跟着她进去了,进去一看,才发现白父早已经坐在了里面。

    “凡凡啊,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老实交代。”白母与白父并排坐下,开始了三堂会审。

    “我不是说了吗,是生意伙伴的儿子,他临时有事出国了,你们也看到了小睿的眼睛不方便,人家信任我,所以暂时让我帮忙照顾一段时间。”

    “你当我们傻啊,随便谁家的孩子,你都宝贝成那样,再说了,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那个生意伙伴,你老实说,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不是……”白母竭力压抑着眉宇间的喜意,一手遮着嘴角放低声音道,“是不是你的?”

    白凡满头黑线的看着一脸神秘的白母,“你想到哪去了,我能生出那么大儿子吗,我比小睿大十二岁,我十二岁就懂得生儿子吗?”

    白凡的这一句话,无疑非常的有说服力,哪怕白母脑海中的想法再多,也都瞬间破碎了,是啊,自己儿子十二岁时才上小学呢,去哪给她弄出这么大一个儿子。

    “妈,你就别乱想了,小睿真的是我生意伙伴的儿子,小睿他爸叫殷南寒,跟我是拜把子兄弟,生意做的又大,平日里不知道帮了我多少。这次小睿的眼睛出了意外,他又抽不开身,这才拜托我照顾,我把他带回来,你们可要好好对他。”白凡随口胡诌了一下殷睿的身世,但是想象一下自己跟殷南寒是拜把子兄弟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寒了一下。

    白母听了儿子的诉说,总算相信了这次带回来的孩子不是她儿子在外面乱搞出来的,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我说你都三十多岁了,就不能早点找一个吗,妈这想要抱孙子都想出幻觉了,还有啊,你要是在外面真的有,你都给我带回来,妈不管是不是私生子,都愿意养着,你小子可别为了推卸责任真把我孙子落在外面长那么大才带回来。”说实话自己的儿子三十多岁了还一个都没找,白母早就疑神疑鬼很久了。

    白凡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接话,只是一个劲点头诺诺听着,好不容易等白母训话的劲头过去了,白母又开始对殷睿的一些事情感兴趣起来,“凡凡啊,小睿那孩子的头发怎么会那么长呢,男孩子养那么长头发多奇怪啊。”

    “这个啊,是算命的说的,小睿一定要养长发养到二十八岁,否则长不大,我那朋友刚开始也不相信,后来见小睿一剪头发就生大病,这才信了。”白凡继续眼睛眨也不眨的说瞎话。

    但是这些话却将白母蒙的一愣一愣的,听的还格外认真,听完了头发的事情,她感叹了句这孩子也不容易后,又问起了殷睿的眼睛,“那眼睛呢,怎么弄成那样,能治好吗?”

    “小睿的眼睛是在野外郊游的时候不小心溅入了毒液,已经在治疗了,医生说一个月以后就可以看见了。”

    “一个月以后才能治好啊,什么都看不见多不方便啊。”白母忧虑道。

    白凡见状,主动上前去帮白母捏起肩膀,“所以啊,才要伟大的老妈你多照顾一下啊,老妈你出马肯定跟粗枝大叶的我不一样,我哪能照顾好孩子啊,妈你可要把殷睿照顾的胖胖的让我带回去好交差。”

    白母被白凡的迷汤灌的晕晕乎乎的,笑得合不拢嘴,因白凡话里话外的叮嘱,真的对殷睿上了几分心,除了对待客人的客气与热情外,也有把殷睿当半个自家人疼的样子。

    殷睿同样清楚的知道白母是白凡的娘亲,对白凡有不可取代的地位,讨好这个人,对白凡能够接受自己,有利而无害,所以嘴里就跟抹了蜜一样,笑容也毫不吝啬,整天跟前跟后的叫着妈,白母也一声声的应着,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白母多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呢。

    这天一家人正在饭桌上吃着饭,白母和白凡都不停的给殷睿夹着菜,一旁的电视里正放着午间新闻,当播到民生问题时,主持人的声音凝重而清晰,“今日上午8:20左右,本市XX商场发生踩踏事件,其原因是入口一顾客滑倒所致,目前已有两人受伤,正送往医院治疗,此事公安、安监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商场踩踏事件曝露出了XX商场安保措施的不力,商场搞促销活动,之前应制定详细完备的应急预案,配备足够的安全保卫人员或工作人员维持现场秩序……”配着主持人的声音,液晶视频内切换着一幅幅当时XX商场内混乱的景象。

    白母听着报道声看向电视,但却一瞬间惊呼起来,“哎呀,XX商场不就是那个经理在的商场吗。”

    “妈,什么经理?”白凡疑惑的看向白母。

    “你不记得了,就是去年我被抢劫时帮我抓到人的经理啊,他不就在这家XX商场上班吗,不知道这次的踩踏事件他是不是也要担责任。”白母有些忧虑道,突然她想起来,“对了,我还有那经理的电话呢,我打过去问问。”

    白凡茫然的看着白母高效率的拨通手机,完全不明白白母什么时候与那个商场经理这么熟了,白母所说的见义勇为的经理他还有记忆,也非常的感激,但是自留了名片以后,对方那么久却没有打来一个电话,白凡已经默认他们很难会有交集了。

    XX商场内顶层会议室内,一股低气压弥漫,虽然此时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但是这里还是满满的站了两排人,这些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吭也不吭一声,只是尽量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这两排人俱都是发生踩踏事件那层楼的有关负责人和那次活动的策划人。

    公仪博是会议室内唯一坐着的人,他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出声怒斥,但是无言的压力,却让这会议室内的任何一个人都忐忑难安。

    公仪博不是不想发火,但是这么多年的涵养,让他克制了下来,本来这次来Z市的视察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他不日就会回到S市,但是谁想,Z市的这些人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为了让他看到他们的业绩,竟然匆匆策划了一系列的促销政策,并且是史无前例的优惠,可惜火爆的人气达到了,但是他们在匆忙之下所做的防护却没有跟上,这才酿成了今天上午的悲剧。

    公仪博将站在会议室里的人一个一个的看过去,每个接触到他视线的人,都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就在这气势积蓄到顶点的时候,公仪博开口了,“你们……”

    一阵古典的和旋铃声突然响起,在这静的只剩呼吸声的会议厅里格外突兀,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寻找起声音的源头,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手机居然在BOSS要训话的时候响了。但是所有人的视线搜寻一圈后,却诡异的集中到了公仪博身上。

    这种时候,饶是公仪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拿出手机,不禁皱了皱眉,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知道他手机号码的人一般也不是无名之辈,所以公仪博还是按了接听键,可是上天注定公仪博就是有再多猜测,也绝对无法猜到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当听到里面那个让他记忆尤深的热情女音时,公仪博的镇定崩溃了。

    于是,这一会议厅的人都见到自家BOSS接了电话后,竟然下意识坐直了身子,然后很快看了他们一眼,又拿着电话走到外面去接了。

    随着公仪博的离开,会议厅里凝重的气氛为之一松,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感谢那通让他们脱离苦海的电话,同时又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们的BOSS走人,但是好奇归好奇,事实是怎样的,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探。

    白凡一边帮殷睿夹菜,一边关注着在另一边打了好长时间电话的白母,直到白母挂断后,才问道,“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没事呢,幸好没受到牵连,对了,我邀了他下午到家里喝汤。”白母一手拿着手机,笑眯眯道。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二月蔚蓝同学与kaasang同学

    防抽章节——————————————————————

    白凡当天就买了机票,第二天一早便飞往Z市,在飞机上,他想了很多,毕竟把殷睿带到完全陌生的Z市肯定要一直放在眼皮底下,那么最好的选择就是带回家,但是以什么理由带回家呢?侄子?那唬别人可以,自家妈对他有什么亲戚门清着呢,朋友?年龄差距也太大了吧,更糟糕的是,白凡几乎从来不把朋友往家里带,那么,生意伙伴的儿子,这个不错,白凡一边想一边点头。

    回Z市的消息,白凡已经通过电话通知了白母,并告诉她这次自己会带个生意伙伴的儿子一起回来。以前他很少回来之前通知白母,毕竟接机费力又费时,但是这一次,他却有自己的考虑,让父母在机场把殷睿接回去总比自己直接把殷睿带进家门好让他们接受。

    下了飞机,白凡远远的就在接机口看到了白父和白母,他笑着向那挥了挥手,然后护着殷睿走了过去。

    “这就是殷睿吧,哎呀,孩子长得可真俊。”因为白凡之前就在电话里说过,殷睿怕生,让他们主动点,所以白母一见面,就拉着殷睿的手不停嘘寒问暖。

    这个,就是凡的娘亲吗,殷睿展开一个笑脸,脆生生的叫了句,“妈。”

    殷睿这一声,可把白母惊的不轻,她下意识看向白凡。白凡这才想到自己还没跟白母说这茬,忙道,“我不是怕小睿认生吗,所以让他跟着我叫,妈,你一下子就多赚了一个儿子,多好。”

    白母听了白凡的解释,一脸恍然,“哦哦,是这样啊,没事,就叫我妈,小睿多俊啊,这么俊的儿子,带出去馋死那些小姑娘。”

    就这样,殷睿顺利的入住了白凡的家,一家人热热闹闹的吃过一顿饭后,白凡将殷睿安顿进了客房,不是他不想让殷睿住自己房里就近照顾,耐不住白母早已经收拾好了殷睿的房间,总不能让长辈的一番心血白费。

    在帮殷睿关好门后,白母就开始把儿子往自己房里拉,“你给我过来。”

    白凡知道白母心中一定有很多疑惑,也没有多话,就跟着她进去了,进去一看,才发现白父早已经坐在了里面。

    “凡凡啊,这孩子是怎么回事,你给我老实交代。”白母与白父并排坐下,开始了三堂会审。

    “我不是说了吗,是生意伙伴的儿子,他临时有事出国了,你们也看到了小睿的眼睛不方便,人家信任我,所以暂时让我帮忙照顾一段时间。”

    “你当我们傻啊,随便谁家的孩子,你都宝贝成那样,再说了,我怎么从来没听你说过那个生意伙伴,你老实说,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不是……”白母竭力压抑着眉宇间的喜意,一手遮着嘴角放低声音道,“是不是你的?”

    白凡满头黑线的看着一脸神秘的白母,“你想到哪去了,我能生出那么大儿子吗,我比小睿大十二岁,我十二岁就懂得生儿子吗?”

    白凡的这一句话,无疑非常的有说服力,哪怕白母脑海中的想法再多,也都瞬间破碎了,是啊,自己儿子十二岁时才上小学呢,去哪给她弄出这么大一个儿子。

    “妈,你就别乱想了,小睿真的是我生意伙伴的儿子,小睿他爸叫殷南寒,跟我是拜把子兄弟,生意做的又大,平日里不知道帮了我多少。这次小睿的眼睛出了意外,他又抽不开身,这才拜托我照顾,我把他带回来,你们可要好好对他。”白凡随口胡诌了一下殷睿的身世,但是想象一下自己跟殷南寒是拜把子兄弟的场景,还是忍不住寒了一下。

    白母听了儿子的诉说,总算相信了这次带回来的孩子不是她儿子在外面乱搞出来的,但还是有些不甘心,“我说你都三十多岁了,就不能早点找一个吗,妈这想要抱孙子都想出幻觉了,还有啊,你要是在外面真的有,你都给我带回来,妈不管是不是私生子,都愿意养着,你小子可别为了推卸责任真把我孙子落在外面长那么大才带回来。”说实话自己的儿子三十多岁了还一个都没找,白母早就疑神疑鬼很久了。

    白凡知道这个时候千万不能接话,只是一个劲点头诺诺听着,好不容易等白母训话的劲头过去了,白母又开始对殷睿的一些事情感兴趣起来,“凡凡啊,小睿那孩子的头发怎么会那么长呢,男孩子养那么长头发多奇怪啊。”

    “这个啊,是算命的说的,小睿一定要养长发养到二十八岁,否则长不大,我那朋友刚开始也不相信,后来见小睿一剪头发就生大病,这才信了。”白凡继续眼睛眨也不眨的说瞎话。

    但是这些话却将白母蒙的一愣一愣的,听的还格外认真,听完了头发的事情,她感叹了句这孩子也不容易后,又问起了殷睿的眼睛,“那眼睛呢,怎么弄成那样,能治好吗?”

    “小睿的眼睛是在野外郊游的时候不小心溅入了毒液,已经在治疗了,医生说一个月以后就可以看见了。”

    “一个月以后才能治好啊,什么都看不见多不方便啊。”白母忧虑道。

    白凡见状,主动上前去帮白母捏起肩膀,“所以啊,才要伟大的老妈你多照顾一下啊,老妈你出马肯定跟粗枝大叶的我不一样,我哪能照顾好孩子啊,妈你可要把殷睿照顾的胖胖的让我带回去好交差。”

    白母被白凡的迷汤灌的晕晕乎乎的,笑得合不拢嘴,因白凡话里话外的叮嘱,真的对殷睿上了几分心,除了对待客人的客气与热情外,也有把殷睿当半个自家人疼的样子。

    殷睿同样清楚的知道白母是白凡的娘亲,对白凡有不可取代的地位,讨好这个人,对白凡能够接受自己,有利而无害,所以嘴里就跟抹了蜜一样,笑容也毫不吝啬,整天跟前跟后的叫着妈,白母也一声声的应着,不知情的人,还真以为白母多了这么大的一个儿子呢。

    这天一家人正在饭桌上吃着饭,白母和白凡都不停的给殷睿夹着菜,一旁的电视里正放着午间新闻,当播到民生问题时,主持人的声音凝重而清晰,“今日上午8:20左右,本市XX商场发生踩踏事件,其原因是入口一顾客滑倒所致,目前已有两人受伤,正送往医院治疗,此事公安、安监部门已经介入调查,商场踩踏事件曝露出了XX商场安保措施的不力,商场搞促销活动,之前应制定详细完备的应急预案,配备足够的安全保卫人员或工作人员维持现场秩序……”配着主持人的声音,液晶视频内切换着一幅幅当时XX商场内混乱的景象。

    白母听着报道声看向电视,但却一瞬间惊呼起来,“哎呀,XX商场不就是那个经理在的商场吗。”

    “妈,什么经理?”白凡疑惑的看向白母。

    “你不记得了,就是去年我被抢劫时帮我抓到人的经理啊,他不就在这家XX商场上班吗,不知道这次的踩踏事件他是不是也要担责任。”白母有些忧虑道,突然她想起来,“对了,我还有那经理的电话呢,我打过去问问。”

    白凡茫然的看着白母高效率的拨通手机,完全不明白白母什么时候与那个商场经理这么熟了,白母所说的见义勇为的经理他还有记忆,也非常的感激,但是自留了名片以后,对方那么久却没有打来一个电话,白凡已经默认他们很难会有交集了。

    XX商场内顶层会议室内,一股低气压弥漫,虽然此时已经到了午饭的时间,但是这里还是满满的站了两排人,这些人一个个都低着头,吭也不吭一声,只是尽量想要缩小自己的存在感,仔细看去,就可以发现这两排人俱都是发生踩踏事件那层楼的有关负责人和那次活动的策划人。

    公仪博是会议室内唯一坐着的人,他没有大发雷霆,也没有出声怒斥,但是无言的压力,却让这会议室内的任何一个人都忐忑难安。

    公仪博不是不想发火,但是这么多年的涵养,让他克制了下来,本来这次来Z市的视察应该已经接近尾声,他不日就会回到S市,但是谁想,Z市的这些人脑子里到底装着什么东西,为了让他看到他们的业绩,竟然匆匆策划了一系列的促销政策,并且是史无前例的优惠,可惜火爆的人气达到了,但是他们在匆忙之下所做的防护却没有跟上,这才酿成了今天上午的悲剧。

    公仪博将站在会议室里的人一个一个的看过去,每个接触到他视线的人,都忍不住往后缩了缩,就在这气势积蓄到顶点的时候,公仪博开口了,“你们……”

    一阵古典的和旋铃声突然响起,在这静的只剩呼吸声的会议厅里格外突兀,几乎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寻找起声音的源头,不知道是哪个倒霉蛋,手机居然在BOSS要训话的时候响了。但是所有人的视线搜寻一圈后,却诡异的集中到了公仪博身上。

    这种时候,饶是公仪博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他拿出手机,不禁皱了皱眉,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但是知道他手机号码的人一般也不是无名之辈,所以公仪博还是按了接听键,可是上天注定公仪博就是有再多猜测,也绝对无法猜到打电话来的人是谁,当听到里面那个让他记忆尤深的热情女音时,公仪博的镇定崩溃了。

    于是,这一会议厅的人都见到自家BOSS接了电话后,竟然下意识坐直了身子,然后很快看了他们一眼,又拿着电话走到外面去接了。

    随着公仪博的离开,会议厅里凝重的气氛为之一松,所有人都不禁有些感谢那通让他们脱离苦海的电话,同时又有些好奇,到底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们的BOSS走人,但是好奇归好奇,事实是怎样的,却没有一个人敢去打探。

    白凡一边帮殷睿夹菜,一边关注着在另一边打了好长时间电话的白母,直到白母挂断后,才问道,“怎么样了,他没事吧?”

    “没事呢,幸好没受到牵连,对了,我邀了他下午到家里喝汤。”白母一手拿着手机,笑眯眯道。

    二分之一教主8585_二分之一教主全文免费阅读_更新完毕!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