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22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衍歧一僵,怔住。

      “你刚还责怪我不信你,可信任这东西,从来就是相互的。你又何曾信过我?”她居然会为这样的人,执迷不悟了几百年。深吸一口气,她一刻都不愿再停留,转身而去。

      衍歧僵立在原地,的确,五百年前,她不只一次在他耳边说过,她也会跳舞,最擅长的便是无忧舞。只是当时的他,一句都没有信过,从来都没有。

      “衍哥哥?”凤鸣上前一步,拉了拉前方的衍歧:“你怎么了?刚是问了天音妹妹什么让你这么吃惊?”

      衍歧回过神,眼眸慢慢印上凤鸣疑惑的样子,一个荒唐的想法在他脑海滋生,“凤鸣,你是什么时候会无忧舞的?”

      凤鸣一愣,眼里闪过一丝不明,牵了牵嘴角,才道,“我自小便会,具体什么时候到是忘了,怎么问起这个?”

      “没……没什么。”他真是疯了,怎么会有这个想法。回头看向走向屋内的天音,手心紧了紧,脑海里却是一片纷乱,人回来就好,至于以后的事,在他未理清之前就先这样吧。

      057

      只是世事却总是不尽如意,天音走进屋内,还未坐下,天后的旨意的却突然到了,召见天音。

      天音心中一紧,看来有些事,想躲也不一定躲不过。可这一回,她到是无欲无求了,许是心中没了希望,便是给再多的绝望,也不会失落到哪里去。只是她却担心灵乐,她不怕天界的责罚,即使要做一辈子的凡人她也不悔,唯一怕的是此事牵连到灵乐。

      “我随你一块去。”衍歧意外出现在天宫大殿外,“母亲只是担心灵乐,纵使已经知道了你们下凡的事,有我在想必也不会太为难你。”

      她却晃若未闻,只是抬头看向那熟悉万分的天宫,心中都是片片惨凉。

      “放心,我会护着你。”手上一热,衍歧拉住她的手。

      天音不置可否,只是缓缓的 手,转身入了殿,她已经不敢再信了,尤其是他。

      远远的看到一个身影坐在殿下右侧,她心中一紧,久寂的心不由得又微微颤抖。近一看才发现那不是灵乐,却是个熟人――炎麒星君。

      她虽疑惑,却也知道并不是询问的时候,更加礼数周全的行了礼。

      正中的天后,仍是一宝相庄严,慈详和蔼。但天音此时看来,却早已没了初上仙界时,那股温和的气息,反而觉得仙气刺骨。

      “天音来了。”天后缓缓开口,脸上仍是满满的笑容,转身又向炎麒介绍道,“这是天音丫头,星君可还记得?自小跟你一块打架的那个。”

      “回天后,臣自是记得。”炎麒起身回礼,没有往日那般轻浮的模样,中规中矩得仿佛变了另一个人。

      天后轻叹了一声,似是回忆到了往事,摇了摇头道,“唉,你们那时候哟,一日一架的打,我可真担心,你们俩哪天会把整的天界都给拆了。”

      “少不更事,让天后笑话了。”炎麒仍是弓着身回。

      “哎,谁青年没做过几件笑话事?”天后笑得越加的欢畅,端起一边的茶杯轻抿了一口。

      “母后!”衍歧看了一眼仍在身边跪着的天音,忍不住开口提醒。

      “衍歧,今天怎么也有空来看母后了?还站着干嘛,不找个地方坐着。”视线一转,看到地上天音,这才扬了扬手,“天音你这孩子,怎么还在跪着,还不快起来,也坐!”

      “谢天后!”天音这才站起身来,许是跪得太久,膝盖有些僵,她深吸了口气,才走到右侧的椅子上坐下,安静的不言不语。

      衍歧也寻了个位置,坐在左侧。

      天后却有意无意的看着右侧的两人,满是感慨的道,“你们都长大了,可不能再像幼时那么胡闹了,今时不同往日,炎麒可不能再欺负我们天音了。”

      “这是自然。”炎麒点了点头,也笑了笑。

      天后点头,“你们都懂事了,特别是你,现已是星君之尊,掌管分界河也从示出过差池。”

      “这是臣该做的。”

      “嗯。”天后赞许的点了点头,“我相信你可以做得更好,分界河可是个要地,可千万不能让不该进来的进来,不该出去的,出去了。”

      此话一出,在场的三个人均是一僵。

      天音刚还镇定的神色,刹时染上了些许其它的颜色,紧了紧身侧手侧的,咬了咬住下唇,看来天后不单是知道了她私下凡的事,还知道是炎麒私放她们走的。

      “臣,自当尽其所能。”炎麒上前一步,躬身行了个大礼。

      “你这样想自然是最好。”天后神色一冽。

      “母后!”衍歧突然站了起来,急声打断:“不知母后今天召炎麒和天音来所为何事?”

      “瞧你这话说的。”天后皱了皱眉,轻瞪了衍歧一眼。“没事就不能找她们两来述述旧。不过……今天到还真的是有事,还是件大事要宣布。”

      她环视了三人一周,神色一正,“但此事,却不是我的主意,而是天帝的旨意。”说完她轻一挥袖,只见白光一闪,空中便出现一纸黄色的卷轴。

      “炎麒,天音,你俩自小青梅竹马,彼此也最是熟悉,真正是一对欢喜冤家。所以我便向天帝求了这道旨意……”天后轻笑开口,语气轻缓,却句句惊心,“为你二人结上这天命良缘,择日完婚。”

      058

      天音只觉一道惊雷重重的砸向她,就连坐在椅子上,都觉摇摇欲坠,仿佛下一刻就会落入无底深渊。进来这里前,她想过千万种责罚,却唯独没有想过这种结果。

      天命良缘,天帝旨意,哪一种都可以压得她透不过气来。

      但对于天后来说,的确是一个最有效的解决的方法,让她离灵乐最远的办法。只是……不必如此,她与灵乐,早已经不可能了。

      她又何必这么废尽心思的逼她嫁人。

      “母后,不可!”衍歧猛的站了起来。

      “有何不可?”天后声音一冷,缓声道:“衍歧,你也老大不小了,凤鸣也等了你几百年,虽说整个天界都已经知道你们的关系,但老这么拖着却不迎娶也是不行的。干脆就趁着这次,一块选个日子,把你和凤鸣的事,一块定下来。”

      “母后……我……”

      “怎么?你难道不想娶她不成?”

      “不……不是……”衍歧紧了紧身侧的手,看向一旁的天音,他只是没有想明白怎么处理而已。

      “炎麒星君。”天后转身看向沉默不语的炎麒,“天音虽然如今只是半仙之身,但她必竟是青云的传人,待你们成亲后,想必助你镇守分界河也事半功倍,更能尽、职、尽、责。”

      炎麒一僵,半会才万分艰难的躬 去。

      “天音!”天后眼光一转,“你现在虽然继承着青云仙印,但必竟凡人之身,终有一天会镇不住青云的封印,所以待你们成亲后,我会派八方星宿,长期驻守青云山,你也便可安心的嫁过去。”

      天音心中五味陈杂,却在她说出青云两字的时候,连心的寒。对看一眼前方的炎麒,看到了同样的苦涩,和身不由已。

      几乎同时,两人都缓缓跪了下去。

      “天音,遵旨。”

      “炎麒,遵旨。”

      语落,空中的卷轴化作一道红色的光线,一头飞向天音的左手,一头飞向炎麒的右手,慢慢的化为无形。

      “好,你们俩回去后好好准备,婚礼在三日后举行。”天后挥挥手,示意两人下去。

      两人这才起身,天音眼前有些旋晕,脚下一晃,就要跌倒。旁边的炎麒和衍歧同时伸出了手,天音狠狠一咬牙,直到口中腥甜,脑海才清晰了些,稳住了步子。

      刻意忽略衍歧那意味不明的眼神,而是看向炎麒微皱的眉头,心底的愧疚满溢。炎麒看出她的情绪,摇了摇头。向天后回了个礼,领着她出了殿去。

      隐隐身后传来天后吵住衍歧的声音,“衍歧,你父君有事传你,几次都未寻着你的人。现回来了,随我去你父君那一趟吧。”

      “……是。”

      一路无语,直到出天宫,炎麒扬手唤出了详云,天音才低声开口,“对不起!”是她连累了炎麒,若不是因为她的关系,他本可不必受这无枉之灾。他是天界的星君,姻缘本可自己做主,却因为她,而搭上了自己的幸福。

      炎麒回过身,看向紧扣着头的天音,眉头寸寸收紧,终是长叹了口气,伸手压上了她的头,用力的揉了几下:“行了,这事也不怪你。是我运气不好,刚好撞上了。”

      他抬头看了看四周,继续道,“我本就答应过白羽要好好照顾你,如今……就当是换一种方式照顾你吧。”

      “炎麒……”

      他扬了扬手,继续打断她的话,“你要说的那些话,我知道,也不爱听。”复又看了她一眼,颇有些感慨的道,“没想到,跟你打了这么多回,一次没羸过你。到头来,还得娶你,我真是输得彻底啊!亏死了。”

      天音一愣,看着他故做轻松的表情,心里的愧疚顿时淹没成海,到口却只能道一声,“谢谢。”

      “你别这么快就谢我。”炎麒挥了挥衣袖,接着扬手敲了她一下头,又回复那个妖孽般的笑容,“嫁给我不一定是什么好事,我本来就不想找个女人管着我。所以……你要尽早习惯,我会三心二意,会朝三暮四,每天闲来无事,除了打架,就是看美人。你以后,可有得忙了。”

      说完,转身踩上详云,回头还见天音愣在原地,瞪了她一眼道,“丫头,愣着干嘛,快上来啊!还不快跟我回去做牛做马。”

      天音这才回过神来,感激的一笑,跟了上去。飞行了半会,却见景色越来越熟悉。

      “我们这是去哪?”

      “当然是先回青云。”

      “青云?”她愣了一下。

      “嗯,”他点头,眼睛微微一眯,“你最担心那里不是?所以……先陪你回去,顺便取点嫁妆!”

      天音轻笑一声,郁结的心情堵得她难受,却也不似刚刚那般无法呼吸。

      短短一天的时间,她承下了两次自己的婚事,一桩是炎麒,而另一桩……

      灵乐……

      灵乐……

      灵乐……

      059

      回天界三天,天音再没见到过灵乐。他或许还在找她,或许已经回来,更或许听到了她的事,对她绝望死了心。天音尽力阻止自己去想各种的可能性,她怕一想,便停不下来,更怕看他见到自己时失望的样子。那会让自己本就千创百孔的心,更加支离破碎。

      有时她会想,或许这样更好。自己能给他的,本来就少得可怜。纵使能有数十载的幸福,却要换来永世的孤独。离了她,灵乐大可找一个,可以陪他长长久久的仙子。

      他那样好,论仙法、悟性、出身、 ,三界再寻不出第二个,想必怎么样的人儿,都会对他倾心。所以她能理解,为何天后会这么反对自己,终是她配不上。所以她会祝将来陪着他的那个人,可以与他情深一生,如天地久存。

      生生世世……他曾许诺过自己的话,终只是一个遥远而不可触及的梦。就如她前五百年的时光一般,越是华美,便越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醒过来,一触即碎。

      “尊主……”绿水拿起手上的红色发簪,紧握着,看着镜中一身大红喜袍的人发愣,却迟迟不愿 她的发间。

      天音含笑的回过头,轻轻的仰高。

      绿水拂过她的发丝,“自尊主拜入青云以来,绿水就想着有这么一刻,能亲眼看着您出嫁。可是……可是……”她声音哽咽,再也说不下去,躯身蹲了下去,失声痛哭,“都是我们无能,连区区几只妖族都镇不住,才害您……都是我不好……”

      “绿水……”她拉她起来,长叹一声,“这与你们无关。”若要说无能,谁又能出她左右?是她保不住青云,保不住师傅给她的依靠。

      “不!”绿水哭得越发的厉害,“若是主上在……若是主上还在,谁又敢逼尊主半点。莫说是二皇子,怕是天界任何一人,都配不上尊主。若是主上……尊主你不该回来的,不该的。”

      师傅……她又何曾不这样想过,若是师傅还在,若是父君还在。

      可惜那也只是若是而已。

      微微扬起头,不敢轻易的往下低,她怕一不小心就会掉下泪来,只能用尽所有的气力让自己不哭。

      “要不?尊主现在就走吧。”绿水突然一把抓住天音的手,“去妖界也好,去人间也好。天界已经不是尊主能呆的地方了,我们走得远远的,不再回来,就没人可以逼您了。”

      嘴角习惯性抽抽着往上扬,天音轻轻擦着绿水的眼泪, 她手里的红色发簪, 发间。“绿水,没有人逼我。这桩亲事是我自己答应的。况且……”

      她卷起袖口,只见手上一见红色光线若隐若现,“天帝赐下的姻缘,又怎能轻易反悔。”

      “可是……”

      “放心。”见她还要说什么,她继续道,“炎麒星君他很好,真的很好。”

      “可是二皇子他……”

      “吉时快到了,我们先出去吧,别误了时辰。”她起身拉开了门,走了出去。

      天界向来不是她可以做梦的地方,五百年前她做了一个梦,她已经得到了报应。现今她只盼能在有限的日子里,能保青云安然,就算让她嫁给炎麒。她也一定会做个好妻子,好山主。

      耳边响彻的是仙乐,满天仙鹤齐鸣,她走向那个从天而降,同样衣着一身红衣的男子。男子点头一一回应着在场的众仙的祝贺,只是喜意不达眼底,就如同她,镇静自若却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