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15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气压已经冲她们而来。灵乐只能抱着天音不断闪避,地上已经接二连三的出现无数的大坑,此气压本就迅速,这般不间断的砸过,纵是灵乐,也躲得有些吃力,再加上还带着她。

      他刚刚躲过一股气压,未及回身,背后突然又逼了过来,他只能往侧面躲去,也不想右方突然袭来,直冲向他右侧的天音,躲无可躲。

      “师姐!”灵乐一声惊呼,几乎是本能的就拉过天音,附在她的身上。想用身体帮他挡下这道气压。

      天音猛的睁大眼睛,心底顿时就生出几分恼意,他是傻的吗?纵使是他,也不可能正面接下如此强大的气压。

      只是瞬时发生的事,她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股气压直向身前的灵乐袭去。

      眼看着那道气压便会打在他身上,千昀一发之际一道剑气从侧面飞出,一声巨响,原本强大的气压已经被剑气逼散消失于无形。

      “私自跑来暮仙山,你是不要命了吗?”一声熟悉的训斥从旁边传来。

      却见衍歧站在几步开外的地方,盯着相拥的两人,一脸的还未散去的愤怒。他身侧还站着一脸担扰的凤鸣仙子。

      “大哥?”灵乐呆了呆,也没想到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凤鸣看了看两人,上前几步,柔声问道:“灵乐,你怎会在这里?有没有受伤?”

      天音一愣这才回过神来,挣脱出来,担心的上下翻看眼前的人:“你有没有伤到那里?”想起刚刚那惊险的一幕,心中又是一紧。拉着他,仔仔细细的把他番看了一遍,仍是放不下心。

      “我……我没事。”灵乐抓了抓头,呵呵一笑:“我怎么可能会有事嘛。”

      天音这才停了下来,抬头盯着他一脸无所谓笑容,心中的担忧慢慢转变成莫明的怒气,越回想刚刚的事,就越是心惊,也就越加的愤怒。

      “我福大命大,你看一点事都没有,师姐你不用……”

      啪!他话还未完,脸上却突然一阵火辣辣的痛。天音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

      “你是傻的吗?刚刚怎么可以用身子去挡,你明知那气压的威力,怎么可以这么做?空有一身的修为,你在青云学了这么些的时日,当真是越学越回去了吗?”她越骂越是气愤,脸色涨红,连着身子都开始微微颤动起来。

      “师……姐……”灵乐也被她这一下给打呆愣了,看着眼前暴怒的人,一时不知所措起来。“我是担心……”

      “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的,轮不到你来担心。”

      “我……”他本欲想解释几句,却在她越来越严厉的眼神下消了音,头低低的扣了下去。临时又改了口:“我……我错了。”

      听到他认错,天音的怒气这才算是消了一些,却还是忍不住多训几句:“若下次再这种错误,可别再说是我师弟。”

      “嗯!”他点了点头,偷瞄一眼她愤气未消的脸,心底却渗出几分欣喜来,脸上也不知是被打的,还是被天音的涨红的脸给感染的,透出几分不寻常的红来。这还是师姐第一次对他发火,因为担心他。

      “好了,灵乐也一时着急,忘了分寸。”凤鸣适时的开口找圆场,瞅着紧扣头却红着一张脸的灵乐,微一愣,突然是似是明白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加深,带着几分取笑的意味道:“这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灵乐,也有这么乖乖认错的时候。天音你就莫再责怪了。”

      天音这才回过神,看了看灵乐脸上明显的五爪印,这才惊觉自己做了什么。脚下一颤,不自觉的退后一步。天啊,她刚刚做了什么?居然气得动手打人,而且对象还是自己那个小师弟。

      还口无遮拦的说出那种毫无道理可言的话,这听起来分明就像是对灵乐的抱怨。刚刚那个真的是她吗?她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没有分寸了起来,而且还是在有外人的时候。抬头看了灵乐一眼,脸不自觉的也烧红了起来。

      一时间无言的尴尬在空气中蔓延开来。

      038

      “对了,灵乐你们怎么会这暮仙山?”凤鸣看向灵乐,又转向一旁边的天音。

      灵乐咳了两声,脸上的红潮还未来得及退去,有意无意的挡在天音的身前道:“我们只是为了找无忧笛的笛膜,来取这林中的竹子。”

      “无忧笛!”凤鸣一惊,看向他身后的天音。

      “师姐已经把无忧笛传给我了。”灵乐回道。

      凤鸣了然的笑了笑,颇有些意外,依天音的性子,的确不像是会随便把师傅的遗下的本命武器传给他人的人,除非……

      “你师姐对你可真好……”

      一句话却讨了灵乐的欢心,刚还有些防备的神情,顿时就阳光灿烂起来,嘴角都带着点得意的上扬:“那是当然,因为她是我师姐嘛!我这唯一的师弟,自然跟别人是不一样些的。”

      凤鸣看着他脸上那明显的手掌印,扑哧一笑,语气一转,意有所指道:“是呀,的确是不一样些。”

      灵乐脸色再次通红了个彻底,回头看了天音一眼,只见她也是有些不自在的低下了头,脸跟他一通红通红的,似是月老门前种的那树红豆,看得人心神荡漾。他突然就有种把她躲起来的冲动。

      有些嗔怪的瞪了凤鸣一眼:“凤鸣姐!”

      “好了好了,不闹你了。”凤鸣轻笑摇了摇头,转身向身后的衍歧道:“没想到,如今灵乐也知道心疼人了。”

      衍歧却没有回应,突然冷哼一声,一脸怒气的转身往林中走去。

      “不是要找竹子,还傻站着磨蹭什么。”脸上非但没有半分笑意,反正冷峻得有几分渗人。

      凤鸣神色一僵,回头尴尬的往两人笑笑,这才快行几步追了上去,伸出手似是想拉住衍歧的手,他却走得极快,扑了个空,只得一路小跑跟着。

      “师姐,我们也快些走吧。此地甚是诡异,你要跟好我。”说着已经拉起了天音的手。

      天音笑着点点头,跟上也的脚步。回想衍歧刚刚离开那张黑脸,这人还真是越来越莫明其妙了。不过无论他如何古怪,那都已经跟她无关。

      竹林看似近在眼前,但这暗地,许是布了什么阵法,以至于她们却足足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竹林中。

      言谈中得知,衍歧也是来这此地找寻月光花医治凤鸣的伤,才会来到这暮仙山的。月光花不能见阳光,三界也只有像这种暗地,才会有这种花了。

      自然这些都是凤鸣仙子一人说的,至于衍歧从刚刚见面起便黑着一张脸,除了催使他们加快速度,也没有旁的话。

      紫玉竹通体紫色,却似玉一般通透华美,此竹由灵气噬养而成长,很有灵性。只是此片竹林的竹子,未成精擅未有灵识,要取却也不难。不似那生了灵识的月光花。

      灵乐轻易取了一节好竹节,却是半天看不到月光花的踪迹。

      “此地真是奇怪,明明有那么浓郁的妖气,生长的却全是灵物。”灵乐开口道:“还有那妖气凝成的气压,明明就是有意识的在攻击,却感觉不到半会妖物的生气,也没有看到半只妖物。”

      天音回想起刚刚气压落地时,那地上那圈焦黑的似是焚烧的黑洞,心底那股不安,越发的大起来。像是有什么事即将呼之愈出,却又想不起来是什么。

      想提醒大家,先离开这里再说,却突听得凤鸣惊喜指着前方道:“月光花!”

      只见前面不远处,一朵纯白如雪的花正盛开着。花身似莲,却片片却散发着淡淡的清光,如月光一般。

      “你们侯在这里,我去取。”衍歧沉声交待,往前走去。刚一踩步,刚刚那股熟悉的妖气又逼了过来。

      衍歧情色一变,瞬间飞身而起,果然他刚刚站立的地上,已经有一个被气压砸出的大坑。眉头紧皱,却没有放弃前行,越加快速的向月光花而去。

      可那气压却像是在阻止他前进一般,越是靠近月光花,那攻击就越来的密集。就连在后面的天音三人都不免受了些波及。

      天音不安越来越甚,看着地上焦黑的大坑,终是忍不住上前两步,细看了起来。却见就连周围十几尺的草木也纷纷瞬间枯死。

      这是……

      天音瞬时发应过来,转身却见衍歧已经到了月光花的身边,正伸手向那花而去。

      “别碰那花!”

      039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随着衍歧摘那朵花的同一刻,瞬间一股强大的气压爆破开来。轰的一声巨响,离得最近的衍歧被弹射而出,掉在地上,吐出一口黑血。顿时天地一片动荡,地动山摇了起来。

      “衍哥哥!”凤鸣惊呼一起,正欲赶过去。却被一股强大的气压给逼了回来。

      一声诡异的笑声,自空中响起。声声入耳,像是直接穿入耳膜一般。空中一团黑气正慢慢的凝聚成人形。

      “这究竟是什么?”衍歧站了起来,身形却有些摇晃,应是受了重伤。拂手撑开结界,抵御那刺耳的笑声。

      不到片刻,那片黑云已经凝聚成形,竟是一个身着紫衣的男子,脸上有着条条似花一般的 纹路,甚是恐怖,周身都笼罩着黑气。

      笑声就是自他口中发出,冰冷的眼眸,划过地上的四人,眼底却没有一丝的波澜,那神情似是有看一群死物。

      “真得感谢你们,让我成形。”他突然开口,语调却是冰冷刺骨。

      天音顿时就觉得胸闷异常,特别是他的声音分外的刺耳难受。回头看向灵乐和凤鸣,两人更是神情痛苦。

      “清心静气,莫要抵抗,强行运用术法,只会更痛苦的。”她急声提醒。灵乐一听,这才松开结印的手,果然好受了不少。

      “哦?居然有人知道这里灵气会反噬?”紫衣男主的声音带丰几分凝惑,声音仍是阴冷,看向地上的天音,眼神微眯,透出一丝杀气。

      衍歧却已经调息过来,唤出佩剑,挥剑斩了上去,原是强大的剑气,在触到男子周围的黑气时,却突然消失于无形。

      “你到底是什么妖怪?”衍歧眉心紧皱,那不寻常的黑色是到底是什么?

      “妖?”男子意外的笑了起来,冷哼一声:“小娃娃,我可不是妖,我是……”

      “是魔!”天音突然开口,只有魔气能令万物枯竭。

      众人皆是一愣,就连那紫衣男子,也有些意外,眼神一眯笑道:“到是有几分眼光。”

      “不可能!”凤鸣脸色一白,魔族一向只存在于传说中,是世间至邪至恶的存在。只不过所谓的魔族,不是早随着上古神族的损灭而亡了吗?这世间怎么可能还存在着魔族。

      “这可要多谢你们,摘下那朵月光花,让我脱离本体而成魔。”男子笑道:“今日我就不杀你们了,只不过也不能让你们走得太轻松。”

      说完全他突然挥手一甩,周身的黑色突然蔓延开来,原本就是暗色的天空,顿时漆黑如墨。

      “师姐!”灵乐想上前拉她,未触到她的手,却已经全全被黑色吐没了。天地间顿时陷入一片黑暗。

      天音唤了几声,却仍是没有回应。这兴许是那魔族布下的迷阵,虽然师傅当年教过她不少的阵法,但这魔族的迷阵,却也不很了解,只好慢慢摸索着谨慎前进。

      她只是一介凡人,原本体内就有浊气,所以魔气对她来说,也只是呼吸不如以往顺畅而已,而对于仙来说,却无疑于毒药。

      于是更加的担心起灵乐来,虽然告诉过他不用强行抵御,就不会遭到体力的灵气反噬。但时间久了,也不能保证完全无佯。

      关于魔族,她知道的实在过少,也是当年师傅偶尔提及的,只说是魔族向来随心所欲,从不顾世间规法行事。所行之处,万物枯竭,寸草不生。

      她也曾天真的问过如果碰上了该当如何。

      师傅只是一脸严肃的说了一个字:跑!

      她当时还庆幸着这世间已没有这可怕的种族,却不想今日却活生生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必须尽快找到灵乐才行。

      深吸了一口气,大步走向那片黑暗,这迷阵就算再厉害,也会有尽头。总是能找到他们的。

      040

      她一个有走了大半个时辰,突然脚下一滑,一时不察滑了一跤,也不知是踩到了什么,脚上一阵温热,一阵刺痛传来。她忍不住痛呼一声。

      “谁?”一声紧张的自身侧传来,背后透出了一丝光亮:“凤鸣吗?”

      回头却见衍歧急急的走来,身后悬浮着一个光球。见到地上的天音,眉头微皱:“是你!”

      “太子殿下。”她轻点了点头,算是行礼。

      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紧了紧身侧的手,才向她伸出手去:“这样也会摔到?”

      天音看着眼前的手,犹豫了半会要不要伸出手去。他的脸色却越来越阴沉,她只好抓住他的手,就势站了起来,就着光看去,他脸露担忧,四下寻找了一番。

      知道他担心的是谁,天音缓声道:“这魔气,只要不强行抵御,是不会伤人的。凤鸣和灵乐不会有事的。”

      他回头看了过来,刚有缓和的脸,顿时却黑了个彻底,哼了一声。率先往前走去,天音讨了个没趣,只好闭嘴。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果然有一片暗红的血迹。叹了一声,只得跟了上去。

      “脚怎么了?”像是感觉到她的脚步有异,他突然回身问道。

      天音一下没收住,差点就撞上了他,连忙退后一步,拉开距离:“只是划伤而已,回去包扎一下就行了。”

      他却突然怒气更盛:“你是哑巴吗?受伤了就不会说一声。”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死不了的。”她不在意的摇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