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12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不开嘴角。

      缓缓的抬起头,直视他的双眼,想要找一点点似是犹豫之类的神情,却只看到等得不耐的神情,和越来越黑的脸色。

      手不由自主就有些颤抖,半天才找回的声音:“我……不想去天忌台。”

      “哼,你还是担心我护不了你不成?”他眉头顿时紧皱,隐隐有着怒气,见她仍是紧扣着头的样子,才道:“罢了。”

      飞行的速度突然慢了下来,衍歧往前方不远一座飘浮的仙山而去,落地后指着山上的一块圆石道。

      “你要真是不放心,就先待在这里,别给我惹什么麻烦。”他挥袖布下抵御仙气结界,沉声道:“你把赤姬交给我也行,虽说凤鸣不能催动它,但只要用它舞动无忧曲,同样能抵御九重天雷。”

      天音暮的睁大眼睛,握着赤姬的手,越加的颤抖得厉害,心底一阵凉过一阵。

      良久,她才找回声音,却似用尽了全身的气力,一字一顿的道:“衍歧,你知不知道赤姬于我来说是什么?”

      凄凉的语气,令衍歧有片刻的呆愣:“我知道,它是你的眼睛,你如今只能靠赤姬视物,但天忌也只是一天的功夫,结束后我自会送回来。”

      原来他知道,她苦笑出声,握着扇子的手紧得吱吱做响,突然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似是努力想看清他的样子,一字一句的道:“衍歧,赤姬不单是我的眼晴,更是我的命。你信吗?”

      “天音,你别得寸进尺!”他怒气再起,语声里都是警告。

      呵,果然是不信的。是呀,他何曾信过她。就连当年凤鸣仙子受伤,她那般哀求他信她。不是自己动的手,他也不曾信过。

      生生就在她眼前,一招禁法:返魂术,拉回了凤鸣,也把她逼到绝路。

      如今早凭一句话,又怎么可能相信?

      天音不再回话,只是身形抖得越加的厉害,死死的握着手里的扇子。好冷,仿佛世间的温暖都消失了,她不由自主就蹲 去,却怎么都暖不起来。

      突然天空传来天鼓响声,那是天忌开始的讯号。衍歧似是没耐心再等,轻轻捏了一个诀。纵使天音握得再紧,手心一痛,赤姬仍是脱离双手,向衍歧飞去。

      只是扇子边沿的血迹,诏事着它的主人,有多不愿松手。

      衍歧眉头又开起了死结,看着扇沿的血迹,胸中的怒气升腾,见天音只是呆呆的蹲坐在地,并没有失控的扑上来,这才挥袖转身,留下一句:“不知好歹!”

      刚要驾起云头,却又似想到什么,回身厉声道:“你最好离灵乐远点!”说完飞身而去。

      028

      只余下那个呆滞的身影留在原地,顿时黑暗扑天盖地袭来,一时间整个世界冰冷刺骨。手心原本淡淡的灵气已经消失,换成一道火辣辣的划伤。心底那压抑已久的痛泛滥成灾。

      她不敢动,僵硬着用全身的气力去抵抗,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耳边突然就浮出,司药那句话:“赤姬虽是神器,却也是你的本命法器,你元神受损,适逢本命法器温补上你的元神,所以扇失人亡。”

      她不知道司药说的扇失人亡,到底有多严重。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只是用力的站直着。好似这样就能缓解身上的疼。

      衍歧兴许真的是恼怒极了她,所以就连留下的结界也撑不过一刻便自动解开了,仙气刺骨而入,这种感觉她并不陌生。

      她不禁去想,自己在他的眼里面目可憎到了何种地步?

      突然想起了五百年前,他来找她的那一天。她满心欢喜的去门口迎他,等到的却是他刺入心口的一剑。她未来得及问清楚原因,就被他撕心裂肺的质问堵了个严实。

      他抱着一身是血的凤鸣问她,为何要这么对她,为什么要对凤鸣下手?为什么要杀她?

      她拼命摇着头解释,不是的,她没有做过。她恨凤鸣却从未想过要她的性命。她甚至跪在地上起誓,泪随着胸前的血一起流淌,只求他信她。

      可他不相信,只是握紧了手中的剑,恨红了双眼。挥剑直向她的心口,若不是炎麒的阻止,她不用等到诛仙台就已死在了那里。

      兴许早在那时她就应该看清事实,可是她没有。只是一味哭着求他相信她,固执的认为天下没有解不开的误会,她的衍哥哥一定会了解的。

      只是他却连这个机会也不曾给过她。

      杀不了她,但他杀得了自己。于是,返魂术起,噬魂夺魄。她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自己面前。他的报复从来都是这般直接,可是她却不能如他般狠心。

      他敢从死神手里抢回凤鸣,她亦敢从死神手里抢回他。

      妖界夺宝,诛仙台劫,她都不曾有半分的惧意,哪怕胸口仍带着,他给自己的那穿心一剑的伤口。她也认为,只要他醒了,那一切都好了。

      只要他醒了,一定会明白她,相信她。

      所以她在人间一世又一世的等着,她咬着牙,忍受着世世苦劫,等着误会解开的那一天,他来接她。

      她甚至想,是不是人间凡人太多,他找不着她?好几世,她都提前结束自己的生命,好守在望川河边等着。

      却从未想过,他根本就没有信过她,一次都没有。

      身上的痛有些麻木了,她不确定身上越来越深刻的刺痛,和愈发难受的呼吸,是否是天忌的影响?周围突然冷得入骨,她都感觉不到自己的心是否也结了冻。

      她挺直了腰身,不让自己倒下去。在凡间轮回的那些生生世世,各种各样的苦她都偿过。所以她一遍又一遍的告诉自己。

      没事,不会有事,她能撑下去。

      脑海印出小师弟灵乐的脸,那般笑容灿烂,不含半点杂质的笑,就这么直直的冲入了她的心底。

      突然就好想哭,那样的温暖,她也想拥有,想要靠近的。以后不知还有没有这个机会?

      身上的疼渐渐的已经完全感觉不到,就像她感觉不到时间的流欠,眼前的黑暗,像极了冥界的黄泉碧落,她几欲以为自己已经死了,若不是少了手提灯笼引路的鬼差的话。

      她想,或许放弃了也好,顶多就再从奈何桥上走一遭。可她又怕,下一世是否还有这个好运,可以再回到天界,可以不必再受那种苦劫。就如那不断轮回的生生世世,没人谁想起她,一个都没有。

      她只有一个师傅,没有人可以来寻她了,再也没有了。

      029

      “天音,天音……”一声带着明显颤音的语调传来,晃如幻听。

      是谁呢?谁会用这样的声音叫她。这种时候谁还会想到她,青山绿水不可能知道她来了这里,而白羽哥哥更不可能……谁会来救她?谁会救这个一无所有的人,唯一的只有……

      “师傅?”

      耳边的声音有片刻的停顿,接着有什么塞到她的手里,淡淡的灵气泛开,她明显感觉到心底那不断破体而出的 ,被安抚下来。手里的是赤姬,天忌已经结束了吗?

      原来黑暗的世界,隐隐有了光。

      “师傅……师傅……”

      她急于想求证心里的猜测,伸手摸索了一番,眼前的人有些模糊,却不是那个清冷如莲的师傅。

      “大师姐。”

      “灵乐?”居然是灵乐,是了,她还有个师弟,唯一一个真心待她好的人。就算没有了师傅,这世间还有一个人会来找她。

      心中升起无限的满足,突然感动的想哭,裂开嘴角扯出一个笑容,却涌出刺目的腥红。

      “你来了……”真好,总还有人记得她,总还有人。

      “天音,大师姐……”灵乐手忙脚忙的擦拭那片触目惊的血红,第一眼见到巨石边的那个一身是血,却仍是坐得笔直,仿佛一松懈便会万劫不复的天音时,灵乐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手禁不住颤抖起来,生出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好像只需眨眼之间这个人,就会从他眼前消失一样。

      她却是只笑,似是想安慰他,只是嘴角那不断涌出的血,却灼痛了他的眼。

      他突然很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些发现凤鸣手中的是赤姬,为什么没有快点抢过来,为什么没有早点找到她。那她就不用伤得这么重:“大师姐,我带你去司药那里,你别担心,没事的。”

      他慌乱的安慰的,只是语气里却是连自己都相信不了的颤音,她扬着安抚似的笑容,嘴角动了动,似是想告诉他没事,却发不出声音。

      灵乐瞬间就被那个惨白的笑容,刺得心口泛痛,满心的愧疚似是要把他淹没,小心翼翼的抱起地上人,唯恐伤了她。

      “我带你去疗伤,没事的……没事的……”

      030

      “灵乐,你怎可突然在天忌上,动手抢赤姬?”衍歧的声音随之而来:“你胡闹够……”他话未说完,却被他手里的身影惊到,怔在原地。

      “她……不可能。”

      “有什么是不可能的!”灵乐难得的冷笑,眼里的怒火似是要烧起来:“这不是大哥一手造成的吗?”

      “怎么会这样,她只是不能视物而已,为何会伤成这样。”他甚至 觉不到她的元神。

      “整个天界都知道,上次诛仙阵,她伤到了元神,大哥难道不知道吗?”

      衍歧猛睁大眼睛。伤到了元神……那么赤姬……

      虽然眼前的是自己敬爱的大哥,但灵乐的怒气却仍是无法抑制,一字一句的道:“你拿走的不是仅是神器,更是她的命!”

      他愣住,脚下不自觉的退了一步。

      心底似是被投了巨石一般,慌乱一层层的拨开,突然想起当时她之前的话。

      “如果我说,赤姬是我的命,你还要吗?”

      原来她当时并不是危言耸听,赤姬真的是她的命。

      而他……毫不迟疑的拿走了。

      灵乐却是片刻都不愿耽搁,大步越过他,腾云直向司药府上飞去。

      “大师姐,快到了。不会有事的,不会的。”他在抖,全身都是。看着天音嘴角不断涌出的鲜血。他命令自己停下来,要镇定,可是却怎么都阻止不了心中那不断泛出的恐惧。

      他用遍了所有的仙术,却完全不能阻止她血液的流失。

      “没……用的。”天音艰难的出声,伤及元神根本不可能可以治愈,她怕是要魂飞魄散了吧。

      “不会的!”灵乐大声反驳,抱着她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越加的飞得快速,似是豁出命在飞一样。“我答应过师傅要照顾你,你不要让我食言好不好?”

      有水滴掉到她的脸上,有些烫,她抬起头,却发现他的眼眶不知何时已经蒙上了水气。她努力泛开一个笑容,想告诉他,没关系。反正她很快就能见到师傅,她会告诉他,自己有个好师弟,对她很好很好。

      她积攒全身的力气,到口的话却只汇成了两个字:“谢谢……”谢谢你来找我,谢谢你护着我,谢谢你给了我这五百年来唯一丝温暖。让她觉得那人世的苦劫,都值得了。

      可惜,她没有时间回报他了,她曾经暗暗发过誓,如果还有人可以真心待她,那她也会倾尽所有的对他好。但终究是没了机会。

      她努力睁大眼睛想最后看一眼这个天界,却只闻得一声惊天的巨响,和天空的万丈霞光。她知道那是最后一道天雷的声响,天忌已经结束了。

      从来没有降下的第八十一道天雷,这个天忌却降下了。

      突然有些庆幸自己借出了赤姬,这样天忌也算是有她一份功劳了吧。

      她不禁嘴角上扬,眼前的一切又重新归于混淆,手里的赤姬发出嗡嗡的悲鸣,她却已经听不真切了。包括灵乐那似是撕心裂肺的呼唤,却遥如天际起来。

      “别睡,求求你,我等了你一千年,别睡好不好?求你……”

      第十五章

      031

      天音再次清醒的时候,赤姬仍在她手里低呜,她放开灵识,看到的却是一脸泪痕的绿水,许是哭了很久,声音有些暗哑,时不时传来她低声抽泣的声音。她下意识 的抬了抬手,她才发现她醒过来了,呆了呆,好不容易干渴的眼眸,又重新布满了水渍,豆大的泪水又往外冒,终是忍不住抱住她嚎淘大哭起来。

      “尊主……尊主,你终于醒了!”

      她抱得紧,磕得有些生疼,天音这才确认,自己终是活了下来。拍了拍她的肩,安抚她失控的情绪。又想到自己当时元神崩散,就不知她们用的什么法子,救活她的。

      “绿水,尊主刚醒,你让她多休息会。”青山适时的出声阻止,绿水这才止住失控的情绪,一边抽泣放开天音,一边带着浓浓的哭腔控诉:“我是太高兴了嘛,当时尊主伤成那样……我还以为……以为……还好总算是醒了。”

      “我是怎么醒的?”她只是一个凡人,元神崩散,莫说是活下来,能保住不魂飞魄散已是万幸。可如今她却好端端躺在这里,除了眼睛仍是看不见外,其它却半点事都没有。

      “是往生莲,天后娘娘用了往生莲,才把尊主救回来。”她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脸上那又惊又喜的神色总算是平静了不少,解释道:“当时尊主元神已经散尽了,就连三魂七魄也开始崩散,二皇子用尽了所有的方法,却还是守不住尊主的魂魄。”

      她越说越是伤感,眼看着泪水又有泛滥的趋势,深吸一口气才止住:“还好……这往生莲不愧是龙族至宝,能凝神聚魄。尊主当时命悬一线,天后娘娘急得不行,才用了这唯一的宝贝,给尊主服下,这才……”

      “姨母?”她用了往生莲,她不禁抚向心口,灵识一扫,果然有朵血色的红莲印在胸口的位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