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8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一无所有了。”

      语落,她已是泪如雨下。师父在最后一刻还替她打算,可是自己都从未替他想过半分。

      灵乐不由的抬手帮她拭去眼角的泪迹:“所以……被师父如此看重师姐,若是因为长跪而病倒的话。师父肯定也是走得不安心的。”

      第十章

      019

      灵乐如今是越发的寻不着人了。他生性顽皮,性子不定,以往四海三界到处窜也是常有的事。可如今却只整日的往青云山跑,虽说他是青云弟子,回师门也无可厚非。可是谁都知道,如今他去青云却只是为了见那突然冒出来的师姐。

      偏偏母后思他心切,几经招唤都寻不着人,衍歧只得亲自来逮人,却在寝宫里扑了个空。寻问仙婢才得知,他竟又去了青云。思起天音,衍歧不竟又拧折了眉。

      前阵子听司药说,天音已寻着灵器,虽说是靠灵识识物,却也终究是看得见了。她的眼睛,虽说不是因他而瞎,却也终是他的过失,如今“复明”也算是松了口气。但灵乐断不能跟她有什么牵扯。

      转身正要前去逮人,却闻得背后传来一声询问。

      “衍歧,这么急是上哪去?莫非是赶着去会你那心尖上的凤鸣仙子不成。”

      一席红炎似火的身影,倚在殿外树下,一脸的调笑。

      “炎麒?”见是多年的好友,衍歧停下脚步,问道:“你怎么在这?”

      “还不是你家灵乐那小子!”炎麒指了指殿内道:“约好与我切磋,这会又寻不着人。难得见他爽约,你可知他去了何处?”

      衍歧有些惊讶,炎麒生性乖张,却独好武,他已经习惯他三不五时的找人比试了,没想到这回居然找上了灵乐:“他去了青云。”

      “青云?”炎麒到有些好奇了:“他去那做什么?瞧你这样子,不会刚好要去逮他吧?”

      衍歧叹了一口气,似是对这个弟弟没有办法。炎麒就知自己猜对了:“正好我跟你同去,我也好些日子没去青云。听说她……回来了?”

      衍歧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谁,眉头紧皱了几分,脸上浮现几丝烦闷。

      以炎麒和他的交情,自然知道他烦的是什么,走了过去一边道:“到是好些日子没见到那丫头了,听说人间走这一遭,性子到是收敛了不少,变得温顺多了,可是真的?”

      他腾起云,突然想起天音低眉顺目唤他太子的样子,不知为何心下更加的烦闷:“兴许是吧!”

      “看样子你还是很有意见啊?”炎麒继续取笑道:“当真这般讨厌她?”

      讨厌?

      衍歧抬起头看向他一脸调笑的脸讽刺道:“当年与她打得最多的,可是你。”

      “那可不同!”炎麒摇了摇头,当年天宫中他与天音是出了名的不对盘,常常一言不合便会打起来:“我与她纯粹是为了切磋,跟讨不讨厌完全扯不上关系。况且我也没羸过不是。”

      衍歧冷声:“你若不是顾及她的身份,怎会每次都输与她。”炎麒的实力怎么样,他可是一清二楚,否则父君也不会派他守护仙界与妖界的分界河。

      语落,炎麒突然却脚下一顿,转头一脸新奇的看着他,仿佛发现了什么大事一般:“你……不会以为我以前一直让着那丫头吧?”

      衍歧也停了下来,看他一脸震惊的样子,不是吗?

      炎麒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净白的脸上竟飘出几丝红晕:“当年的确是我……学艺不精。你也知道她师承……只是如今……定然不会再输给她。”

      衍歧有些吃惊,他一直以为当年炎麒屡屡输给天音,是因为顾及天音的身份,却不想他完全没有相让过。他竟一直没有看出来?他突然觉得无论是以前的天音,还是现在的她,让他都有些看不清了。

      细想以前的她,想要找寻那些被他忽略的真相,却除了厌恶外,再没有其它情绪。

      一路无语,不到半刻,他们已经到了青云,在他眉头皱成一线时,他看到了她……

      她坐在花丛的石头上,笔挺挺的,兴许在凡间过得并不好,她瘦得有些过分,白色的衣衫也好像大了些,不断有风贯进她的袖口,鼓鼓的似是一不小心就会被吹跑了去,两眼更是无神的看着同一个方向,无端给人一种孤苦无依的感觉。

      她突然伸手摸向脚边的半透明的 ,一触即化,手就这么停在半空。

      他记得那花是神之六花,只有神族可以触碰,以往整个天界也只有她和前天君才可以摘得,所以她经常会拿着花到他眼前炫耀。而如今她却也只是一介凡人。

      半会,她的手顿了顿,似是怕再碰化其它的,微微的倾坐了些身子,却在转侧的瞬间划下一行清泪,让人不由心软,他紧了紧手侧,压下那莫明其妙的怜惜和内疚。

      正要按下云头,却见得灵乐从屋内跑了出来,手上似是拿着什么,伸手递给石头上的人,围着他手舞足踏的说着,甚是夸张的演着?他指划了半晌,才见天音的神色从呆滞中缓过来,隐隐的浮现几丝笑意,不是那种放肆的笑声,而是一点一滴似是渲染一般,慢慢的盛开出去。

      第一次发现,她竟然也会笑得如此恬静。

      他看着她,竟然觉得陌生。

      “看来,我们还真来的不是时候。”炎麒瞅了瞅下方的两人,语气里丝丝都透着暧昧。

      听得衍歧却是皱紧了眉头,按下云头直冲两人而去:“灵乐!”语气不自觉的就透着寒气。

      “大哥!”灵乐一惊,脸色刹时有些难看:“你怎么来了?”

      一旁的天音也站了起来,眼神仍是迷离,他却知道她看到了他。几乎立即的,她福下了身去:“见过太子殿下。”仿佛这样的礼节对她来说,再平常不过。衍歧却突生一种,把她绑直的冲动。

      “哟,还真是不一样了。”炎麒更是一脸玩味的上前,上下的打量起天音,故意挑衅:“让我瞅瞅,怎么只是换了副皮囊却连那咬人的性子都换了不成?”

      天音却只是淡淡的看向他,微微一笑:“炎麒星君,近来可好?”

      “星君!你居然叫我星君?”他扑噗一笑,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你下凡一趟,下傻了吧?这么客气可不像你。”

      她却只是笑得一脸的温婉,定定的看向炎麒,微微福身:“以前是天音顽皮,还忘星君见谅。”

      态度中矩中举,未有丝毫的不情愿。

      炎麒一滞,换做是以前,他如此这般的挑衅,她就算不是破口大骂,也早就 扇子,往他身上招呼。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回应,刚刚还一脸玩味的表情,这会却像是被塞了喉咙说不出话来。

      “大哥,找我有事吗?”灵乐询问。

      衍歧紧了紧眉,压下心底那莫名生出的不快,厉声道:“二弟,你越来越胡闹了!身为二皇子,天忌在即不好好筹划,还整天在外游荡。”

      “这不是有父君和大哥嘛!”灵乐不在意的抓抓头:“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再说天宫里规矩众多,不如回我青云逍遥自在。”

      衍歧脸色凝重:“天忌事关天劫,你怎能如此不上心?”

      “反正我也不希罕飞升九重天外天,天劫什么的还是大哥你来应劫,比较有希望。”

      “胡闹!”衍歧挥袖,似是真的动了怒:“天劫岂你不想应劫便会没有的,母妃一直在担心着你,速与我回去。”

      “可是……”灵乐回头看了看天音,左右为难了起来,自从继承青云山主那日起,大师姐情绪一直不稳定。

      虽不再是终日昏睡不醒,却时不时会站在浮云殿前出神,不动也不说话,谁劝也不开口,那样子仿佛就是个死人了,看得他心惊。虽说师父离开,他们都很伤心,却也不至于如此。他隐隐觉得定是有其它的事情,其它让她无法承受的事,她才会这样。可是她不说,他便不好问。

      所以他这几个月来,才会留在这里,每日想法子逗她开心,终是劝动了她一些。如果此时离开……

      “回去吧!”知他忧心什么,天音展开一个释然的笑容:“我会没事。”师傅花了这么多心思,才让她回到这里,若她真的就这么下去,才是真的不忠不孝。她会尽全力的好好活着。

      灵乐上下打量她的表情,似是要确定她说的是不是真的,半会才妥协:“那我先回天宫。”突然又猛的上前一步,拉住他的双手道:“大师姐,我走后,你可要好好吃药,也不许老站在浮云殿了。天忌后,我再回来的,待那时你再教我无忧曲,好不好?”

      “好!”她心下一暖,重重的点头。

      看着两人交叠的手,衍歧眉头紧皱,冷声开口:“还不走。”

      灵乐这才不情不愿的转身,随着衍歧升起云头,临了还不忘反复回头交待:“大师姐,你答应了,不许食言!”

      衍歧回头看向地上越来越远的身影,天音始终站在原地,嘴角蕴着浅浅的笑意,看着那升上天空的身影。眼里竟似看不着其它的两人。

      心底突然有什么一空,好似随着那个越来越远的点一样,慢慢的寻不着痕迹。

      020

      “丫头,你真的……”炎麒言而又止。

      天音微微一惊,好似这才发现身侧有人,半会又神态自若,甚是礼数周全的点头:“炎麒星君?”

      炎麒神情一滞,刚到口的询问又哽住了,竟开不了口:“没……没事,你保重!”本想找点话题,想了半会也不知要跟她说些什么,想当初跟她两句话就会吵起来,如今却是相对无言。勿勿扔下一句,我也走了,便也驾起了云头。

      “炎麒!”天音却突然开口。

      炎麒脸色一喜,正要像往常一般调侃她几句,却见她一脸阴霾的走了过来,隐隐还夹着几丝彷徨不安,张了张嘴几次才挤出话来:“炎麒……你可知白羽哥哥,在何处?”

      炎麒皱了皱眉,见她那副小心翼翼的样,终是叹了一声,留下三个字:“须弥山!”便转身离去。

      第十一章

      耳边风声呼啸,一片片白云自身侧飞驰而去。脚下的景致也不断的变换着。

      “尊主,我们去须弥山干嘛?”绿水询问道。须弥山是天地的尽头,处于三界的边沿地带,浊气遍布。尊主身子刚刚复原,去那种地方自然是不妥,不过尊主执意要去,她也不好反对。

      “找一个人。”天音语气飘忽。

      “哦……”绿水再想问点什么,见她没有谈下去的意思,也就不再开口,专心御着云。

      须弥山虽是天地的尽头,腾云驾雾却也不过三四个时辰便到了。但由于要顾着天音的身子,绿子还是放慢速度。直至日落归西,她们才堪堪看到被一片混浊笼罩的须弥山。

      天音站在云头远眺,满目所及却也只有一片荒芜,荒凉得没有一丝生气。

      见她们落下,有两个长相狰狞,分不清是妖是仙的人走上前来盘问。天音说明了来意,那二人却是上上下下的瞅了她们一番,那神情说不清的轻蔑。绿水被看得一肚子火,刚要发作,天音忙忙拉住。

      把绿水刚为她准备路上解渴的仙果, 那二人的手里,浅浅笑开,语气和善的询问能否指条明路。那两人这才神情和善了些极是不耐烦的说:“随我来吧,我可不敢保证主上会见你们。”

      人情事故,她自是明白。

      “有劳。”天音点头,随着他们绕过几条荒芜的小道。突见眼前呈见出一大片的桃林来,林间很大,一眼都望不着尽头。她轻轻松了口气,心知这是到了。

      桃林外有一片详光笼罩着整个桃林,须弥的浊气全被阻隔在外,才使得这桃树可以生长。他一向精于结界之术,也只有他才能在这荒芜之地,布下如此大的结界吧。

      “在这等着,我去通报。”说着那二人便消失在那桃林内。

      天音只得在原地细细打量起这片林子来,同样是桃林,这片生长在这边界地带的,却好似长得特别的好,花开了满树,有瓣儿掉落,纷纷扬扬的似是铺了一层粉红色的土。虽不及以前天明山那片,却也不输给其它的。就不知这树下埋的桃花酿,是否和以前一样。

      她在林外站了不到一刻,便听到了杂乱的脚步声。回身刚巧看到桃树下,一席白衣如雪的身影,他赶得有些勿忙,身衫有些 ,长发未束,垂至及地,粘了些许的 夹杂其中。

      他就这么停在树下,远远的看着她。脸色仍是一往的沉静,只是身侧的手松了又紧。

      天音冲他笑开:“白羽哥哥!”他变了好多,以往总是一丝不拘的神情,此时竟有些狼狈。

      白羽呼吸带了些喘,深吸了几口气,才缓下脚步一步步向她走来,停在离她两步远的地方。盯着她的脸看了半晌,似是在找寻什么,半会才叹了一声开口。

      “来这干嘛?又是来偷我酒喝?”

      她笑得越发的灿烂,压下心里那 而出的激动,重重的点下头去:“嗯,就是来偷酒的!”

      “你这丫头!”他长叹一声,嘴角却抿开了一条上扬的弧线,自然的抬起手往她头上一按,轻轻的柔压了几下。

      天音顺势埋下了头,首次没有拍开他的大手,而是贪恋着他掌心永违的温暖,眼眶酸涩得难受,她努力命令自己忍住,不要让它掉出来。

      “要喝酒可以,别挖坏了我的桃树。”他轻斥,终于收回手,指了指前面的桃树。他最擅长的桃花酿就埋在这些桃树下,幼时她就经常偷偷挖他的酒喝,而且还只挖不填,天明山的桃林,三三两两全是她刨的小坑。

      “走吧,去屋里好好坐着!”他转身前行两步,又回过身来,习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