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4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天音一样,都懂得何为事过境迁。

      “这位小姑娘是?”她突然看向身后的炎凰,似是有了些兴趣。

      炎凰却认生的躲入天音背后,把头埋得深深的,不肯出来。

      “她叫炎凰。”天音回道,握了握小炎凰的手,以往她恨凤鸣是衍歧心尖上的人,每每见面,必是讥讽相交,没想到如今却也能如此心平气和的相谈。

      “炎凰?她是羽族?”凤鸣一愣,似是想起了什么,越加专注的看向炎凰。

      天音点头,凤鸣的表情却越加疑惑起来。

      大哥,这是要回天宫吗?”灵乐插嘴道,暧昧的瞅了瞅两人,调笑道:“和大嫂一块回去吗?

      凤鸣这才收回眼神,脸色却更加红了。

      衍歧瞪了他一眼,厉声道:“鸣儿有事要找父王商议,正打算与我一块回天宫,时候也不早了,你也随我一块回去吧。”

      “啊?”灵乐一愣,回头看了看天音:“可是……”

      衍歧脸色一冷:“你在东海闹腾了那么久,难道不应该回去陪母后说说话吗?”

      他抓了抓头,应得有些不情不愿,回身略带歉意的看了天音一眼:“大师姐,我过些时日,再来青云看你。”

      天音微微点头,衍岐冷哼一声:“走吧!”

      再不停留,驾起云头,带着两人,从天音身边飞驰而过,慢慢的消失在天际。

      天音耳边却传来一句清晰冷语的传音:“好自为之!”

      愣了愣,莫明的收了句警告,好自为之,好自为之……她一直这么做着,却不知哪又惹到了这位太子?

      “音音……”身后炎凰拉了拉她的身衫,声音软软绵绵,还夹着些委屈:“那个人好可怕。”

      天音蹲 ,摸了摸她的头,安抚道:“不怕不怕,咱们以后都不见那位哥哥,就不怕了。”

      “不是不是。”她摇了摇头道:“不是哥哥,是那个姐姐。”

      姐姐?凤鸣?她竟然会怕凤鸣?难道是因为她们都是羽族,而凤鸣如今是凤歧山主,所以她才会本能的畏惧吗?

      天音也不知如何安抚,只得抚着她的头:“不怕不怕,我们回家。”

      唤过一旁的青山,驾起云彩,便向青云而去。

      炎凰始终未曾从她怀里抬起头来,只是紧紧的抓着她的衣衫不松手,努力求着安慰。

      她是天音看着出生的,当日她一时兴起,在焰山找到她时,见她差点被魔兽吃掉。便动了侧隐之心,带回来放在青山,受灵气滋养。没想到她也争气,不到百年便破壳而出,她才知道捡回来的是只凤凰。羽族都有雏鸟情节,她第一眼见到的是自己,便直觉把她当成了家人。

      抚着她的小脑袋,天音心中一片柔软,曾几何时,她也像这般,有可依的怀抱。累的时候,可以放心的扑过去,抚平一切伤痛。可惜……往往人只有要失去了才会珍惜。

      011

      “尊主。”驾云的青山突然停了下来,她以为是到了。详细一看才知道是被人拦下了,抬头却见到那方云头上的人,到是有些意外。

      那方站着的是凤鸣,翠色长衫,娇柔入骨。她不算是仙子中最好看,却是最柔顺,似清风似细雨,细看便会被她吸引。仿佛看着就不由得让人怜惜起来,若是以往她不会承认这些,但如今想来当初衍歧会选她,却是必然之事。

      “不知凤鸣仙子,有何事?”她淡淡的开口招呼,当初恨她入骨,如今到是能坦然面对,心内竟掀不起半点波澜,到底是不一样了。

      到是凤鸣脸色有些复杂,更隐隐有些惊讶于她的淡然。犹豫了半晌,才缓声开口:“我……是来找她的。”

      她伸指向天音怀里。

      “炎凰?”她有些疑惑,低头看向怀里,炎凰似是感觉到了什么,抱得她越发紧,头埋得更加卖力了。

      “她可是凤族?”凤鸣问,语气中竟有几分急切。

      天音更加疑惑:“她的确是只凤凰。”

      凤鸣眼里的喜色大盛,更加急切的盯着我怀中的炎凰道:“那她可是一只火凤?浴火凤凰?我……能看看她的真身吗?”

      怀中突然一抖,环抱着她的手臂微微的有些许的颤动。小家伙是害怕了,细想一下到能理解。凡是这类修成人形的兽,除非是遇到了性命忧关的事,不然是不会轻易显露真身的,那对于它们来说是一种耻辱。凤鸣这要求对她它来说确实过份了些。

      “这……恐怕不妥。”天音有些为难。

      凤鸣却更加急了:“或许你不信,但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想确认她是不是火凤,这事于我来说至关重要。”

      未等她回应,她已降下云头继续道:“我就只看一下,只要确认了就行。”然后半倾着柔声对她怀里的炎凰道:“你叫炎凰是不是,让姐姐看看你的真身好吗?”

      炎凰抖得更加厉害,怕怕的抬头瞅了瞅天音,不知什么时候双眼已经莹满了水气,似是要哭出来。

      天音心下软,正想劝凤鸣先让自己好好跟她谈谈。

      她却已经等不及动手去拉怀里的炎凰,手里发着莹莹的光亮,那是逼她现形的术法。

      炎凰是真被吓到,一反常态,突然放开了天音,反手抓住凤鸣的手,用了最直接的反抗方法,狠狠的一口咬了上去,再用力一推。

      羽族嘴利,凤鸣被咬出了一道口子,加上没有设防,被她推得连退了几丈,幸得青山在身后扶住,才险此没有掉下云头。

      炎凰这番举动,确实有些反应异常,天音不禁有些惊讶。

      她却是两眼通红,一瞬间仿佛变了一个人,小脸上情节很是难测,分不清是恐惧还是愤怒,双眼更是有些空洞。

      “凰儿?”上前一步。

      她却猛的跳开,小脑袋不断的摇着头,脸上满满全是泪痕,嘴里还无意识的呢喃,像是陷入某种可怕的回忆里不能自拔。

      “不要走,我不要走……坏人,她是坏人!我会被吃掉,我会被吃掉的……”

      她突然发出一声惊叫,是凤凰的长啼,却格外的凄冽。

      “凰儿!”天音想上前去拉她,她却先一步转身往天际飞驰而去,瞬间便已寻不着影子。

      “这……”凤鸣似是也不曾想到她有这样的反应,有些愧疚的看了过来。

      “青山,你先回青云,就说我会晚点回去,不用扰心。”她转身朝青山安排。

      “那您呢?”青山急声道。

      “我去找炎凰,她那样子,我不放心。”转头向凤鸣道继续:“凤鸣仙子,可愿随我走一趟?”

      凤鸣点点头,到也不做别的推辞,重新腾云,寻着空气中遗留的气息追了上去。

      一路无话,一则是担心炎凰,二则……如今这情势,她二人的确是无话可说。

      她们一路往东,飞了大约半个多时辰,竟进入了东海水域,越是追赶,她越是担心。这个方向……

      “这边过去,可是焰山?”

      凤鸣想了想,点头:“的确是焰山的方向。”

      果然!

      “有什么问题吗?”察觉到她神情沉重,凤鸣问。

      “我当年就是在那遇到她的。”她淡声道,见她仍是不解,又加了一句“焰山,多妖魔。”

      当日她就是在那处拣到炎凰的,差点被吃掉的她,本应是对此处极为害怕的,看来她真是吓到了,才会荒不择路的跑到此地来。

      凤鸣脸色白了白,加快驱势着脚下的详云,往焰山而去。

      还未到,远远便看到东海之上,一片火光,整个焰山海岛的天空,都似被照亮了,大片的火焰似是把整个焰山都给烧了起来。突然一声长啼,一只浑身浴火的凤凰破火而出,盘踞于空中两周,又附中了下去,火光更盛。

      “她果然是火凤。”相较于天音的惊讶,凤鸣却是一脸的惊喜,腾云得更加迅速,随手掂起个避火咒便冲进那片火光。

      “等等……”天音想阻止却已经来不及,转眼已经置身于火海之中。

      四周都是一片火光,已经看不到任何的事物,只有耳边时不进的传来凤凰的鸣啼。

      那是炎凰。

      这火却是她的真命源火。

      她们在四周寻了半会,却不见炎凰的影子,越往里面深入,四周的空气就越稀薄,纵使有避火咒,这必须是火凤的真命源火,不到片刻。就连凤鸣也有些支撑不下去了,设在周身的避火咒光圈,开始发出虚弱的光。

      天音顿时觉得气闷非常,却不得不跟上凤鸣的脚步。离了这避火咒,她怕是立即就会化为灰飞吧。

      突然一道黑影自火里呼啸而过,停在前方几丈的位置。

      “凰儿!”她忍不住唤出声。那道黑影突然振翅而起,发出一声长啼。

      果然是她。

      凤鸣脸色一喜,上前一步急声道:“炎凰,你可认得我?我是凤鸣,我是你姐姐。”

      姐姐?

      天音一愣,这到是她史料未及的,羽族中确以火凤为最为尊贵,而且数目稀少,却又怎变成了凤鸣的妹妹?

      难怪她非要看炎凰的真身。

      “炎凰,你先下来,收了这真命之火,我带你回凤歧山。”凤鸣轻声劝解着。

      炎凰一声鸣啼,当然朝她俯冲了下来。

      “小心!”天音上前一步,用尽了全力把凤鸣推到了一边。火焰 的焦灼擦身而过,她只觉得背部一阵火烧火燎。咬牙忍住,回头一看,刚刚她们站立的地点,已然成了一片焦土。

      012

      凤鸣惊得目瞪口呆:“她怎会不识得我?”

      “她还小,刚你让她现真身,已经吓到了她。现在心智不定,怕已然失去了理智,自然不会听你的。”天音皱眉解释着,站起身。看着天上的那只还在不断啼鸣的凤凰,又是心痛又是无奈。

      她还只是个孩子,是被吓到了什么程度,才会变成这样,就连她也识不出来。

      “那可怎么办?”凤鸣脸色一沉,本就 的神色越加惹人怜惜:“我只是想找回我的妹妹,她与我失散了几百年。我……”

      天音看着四周那不断高涨的火焰:“现在,只能等她平静下来。”

      又是一声长啼,炎凰似是发现了她们,再次俯冲了下来。比刚刚那种更加猛力。凤鸣尽全力支撑起结界,却还是抵挡不住。眼看着就要被火焰吞噬。突然一道剑光破空而来,火焰瞬间消退。

      天空 现了一道身影。

      炎凰转了个方向,往高处袭去。顿时剑光四起,瞬间就的挡下了她的攻击,她一片痛苦啼鸣,自半空掉了下来。

      “凰儿。”天音忙奔了过来,她落在不远处,似是受了些伤,不是很重。巨大的身驱,也慢慢的恢复成人形,陷入昏迷,终于是平静了下来。

      “鸣儿,你可有事?”天空的人影,飞驰而下,直向凤鸣而去,神情紧张,除了衍歧还有谁:“我察觉到你的动了真气,到底怎么回事?可有受伤。”

      “我没事,是炎凰。”凤鸣柔声解释,看向不远处的炎凰道:“我终于找到她了,炎凰真的是我妹妹。”

      衍歧这才看了过去,自然也发现了旁边的天音,刹时脸色一变,眼光顿时冷了半分。天音不在意的笑笑,只是小心的抱起地上的炎凰,点点头道:“她没事,只是受了点伤,又吓到,所以晕过去了。”

      “我想带她回凤歧。”凤鸣柔声征求,却不是向天音,而是一旁的衍歧。

      思起炎凰刚那般反抗,天音心下有担心:“我看还是让炎凰先回青云……”

      “青云?”衍歧冷哼一声,讽刺道:“青云能医好她吗?”

      天音没有回答,确实她一介凡人,没有这个能力治凤族的伤。

      “不必多说,让凤鸣带她回去疗伤为重。”说着,他已经大步走了过来。天音抱着炎凰紧了紧,正欲说些什么,他却冷哼一声:“她是鸣儿的失散多年的亲妹妹,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

      “我……能随她一块去凤歧山吗?”凰儿要是看不到她,怕是又会害怕了吧。

      衍歧的脸色刹时冰寒,看向她的神色冷冽如冰,冷笑一声:“你又想打什么主意?别以为你那些幼稚的伎俩,我会看不出来。”她以为自己在凤歧山偏能多些机会见到自己吗?真是可笑。

      “咦?”天音一愣,才明白他又误解了她,张张口想辩解,终还是没有开口。解释也没用,他从来就不信她。

      把怀里的炎凰递给他,他不轻不重的又冷哼了一声,凝神腾云,正要离开。

      突然大地一片震动,顿时地动山摇了起来,大片的亮光自地上升起,瞬间盖住了整个焰山。一圈一圈的灵光自天际缓缓而下,形成一个诡异的法阵,闪亮异常,天音反弹性的捂住了眼。

      “这是……诛仙阵?”她突然想起了个远古的阵法。

      闻言,衍歧顿时脸色一变,步伐竟也不稳,强撑了半会,半跪了下去,似是瞬间承受了巨大的痛苦。一旁的凤鸣也灰白了神色,伏在地上喘息不止。

      “你为何会没事?”衍歧惊讶的看向仍是神态自若的天音,立马又反应过来,她如今只是个凡人,诛仙阵自然对她不起作用。

      随即不再它想,运起周身的灵力,设下防御的结界,护住凤鸣和自己,可也妄动不得。

      “你为何会知道这个阵法?”半会,总算缓过气的衍歧质问道,虽然明知她没有这个能力,可他就是忍不住怀疑,这是不是又是她的一次别有用心。不能怪他,以前她实在是用多了些类计谋,就为他多看她一眼。

      天音淡淡一笑,似是习惯他这样的怀疑:“曾经师父教过。这里是焰山本就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