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3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其实天音都明白,天后是真心疼她,但她必竟只是她的姨母,身居她如今这般的位置,能帮她到如此,已然是极限了。

      远处的天空,传来几声凤鸣,一时间百鸟齐鸣,刹是壮观。有飞鸟聚集,排列有序的朝这边而来,鸟群之上人影静立。

      原本独自饮酒的衍歧,突然就站了起来。望着那天际群鸟,一向冰冷的脸上浮现几分欣喜之色。

      天音顿时明白,是凤鸣仙子到了。

      “岐山凤鸣,参见天君天后。”凤衣明艳,衬得佳人仙态,浅浅福身,声音更是难得的娇柔。

      天君还未答话,衍歧却先一步迎了上去,无不自然的拉住中间的人:“鸣儿,你怎的来了?不是不舒服?”

      “瑶池仙会,凤族自然不便缺席。”她轻笑,态度更是端庄大方。

      衍歧叹息一声:“你呀!”声音似是责怪,却更多的是宠溺。

      天音不禁有些发愣,原来,他也有这般柔情的一面,却只会在凤鸣身边才会展现,而对她而言,只是无尽的冷酷与无情。

      看着那的一对缓缓入坐,郎情妾意,宛如天造。她瞬间似乎有些明白了,从来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而她……充其量只是个绊脚石而已。

      脖间仍是隐隐的发痛,全力压抑上那到口的咳嗽声。却恰好对上衍歧回过身来的目光,眼神柔情尽敛,瞬间冰冷, 裸的警告饱含杀意。他对她的厌恶从来都不加掩饰。

      “咳咳咳……”她忍不住咳出了声。

      “小天音,怎么了?”天后关心的回过身来。

      她轻笑了笑,摇摇头:“兴许是昨晚受了些风寒,没事的。”

      “风寒?”天后愣了好半会。

      天音这才想起,她们都是神,又怎会为风寒所扰,天音只得解释:“明日也就好了。”

      “哦哦,没事就好。”天后点点头,复又看向对面浓情密意的二人,脸色顿时有些尴尬:“音儿,你对歧儿可还……”

      明白他指的是什么?轻笑着摇了摇头:“天音年少时不懂事,让姨母操心,如今……音儿已经长大了。”

      天后皱了皱眉,盯着她看了半会,见她确实没有半分违心之话,这才是放了心,拉着她的手又忍不住握了握,感叹道:“你还真是长大了。”

      008

      “是说谁长大了?”一声清朗破空而来。

      似是一道清风袭来,一席蓝衣突然出现在正中,似是洒着满身的阳光,说不出的清俊爽朗,一手执白折扇,本应是极其薄洒风雅之事,偏生被他摇得抖糠一般。

      出众的相貌有几分眼熟,她一时想不起这到底是哪位仙神。

      “说的可是我?连你也瞧出我法术精进了吗?”来人笑嘻嘻的望向主位的天后,双眼晶亮,似是讨着赏。

      “胡闹!”天君突然出声训斥,语气中却丝毫没责备的意思,反而带着几分纵容:“越发的没规矩。”

      “是是是!”闻言他极尽敷衍的行了个礼:“见过天君天后,一天不见,不知天后娘娘可曾有想过我?”未了还不望朝天后眨巴着眼睛。

      有些放肆的言词,引得众仙一阵欢笑,就连天君也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直接无视了过去。

      “二皇子,可是来迟了,到时可得自罚几杯。”有仙人此人打起了招呼。

      天音这才知道来人的身份,微微有些吃惊。早先她还在天界时,也听闻过衍歧是有个弟弟,却因为先天不足,孵化了三百年仍是没有化形出来。

      姨母担心他会就此夭折,便拖了当时法力最高的缘德天君,也就是她师父,以深厚的灵力照看着,这般一照看,便过了一百年,就在她下界之前,他还仍是个蛋而已。没想到现在竟已经出来了。

      “灵乐,你这孩子,这么一天又撕混到哪去了?”兴许是好不容易得来的儿子,天后的语气也格外的宠溺。

      “您这么说我可要伤心了。”他刚还笑嘻嘻的脸,顿时塌了,可怜兮兮的道:“我可是冒了大险去到了东海之渊,就为了找这颗千明珠送给母后。”

      他掏出一颗明珠,奔了过来,七色的彩光,耀耀生辉,的确是东海之渊的千明珠。

      “你竟然一人跑去东海之渊。”衍歧皱眉,忍不住责备:“那地处凶险,并且有魔兽出没?你怎可孤身前去。”

      灵乐瞅了瞅一脸冷淡的衍歧,目光瞅向一旁的凤鸣仙子,一脸委屈的道:“大哥你有凤鸣姐姐,自然处处有人相陪,像我这种孤家寡人,当然只能孤身前去了。”

      被他这一番打趣,众仙神都笑了起来,衍歧责备的话是怎么也开不了口,到是一旁的凤鸣仙子闹得红了个脸。

      天后笑得越发的慈爱。

      “咦,这位姐姐是谁?”他突然侧头过来,打量起后面的天音,眼里满满都是好奇。“以前没见过,母后,你啥时候瞒着我,藏了这么一个美人在旁边。”

      一瞬间,四周寂静,大家都面色尴尬了起来。

      天音讪讪一笑,似是看不到四周一刹那的寂静,起来福身行了礼:“天音,见过二皇子。”

      “天音……天音!”他一惊,一脸嘻笑的表情,瞬间变了色,手间更是一抖,握在手里的折扇掉了地,只是一脸惊恐的望着她:“你……你是那个……”

      那神情宛如见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半天回转不过来。虽然她心有准备,之前在天界并无什么好声名,心下还是微微一疼,更加低下头去。

      “母……母后。”灵乐似是终于回过神,望向天后求证道:“她真的是?”

      得到答案,他脸色变化得更快,涨红了起来,不知是惊是恼,抬头瞅了一眼仍是静立的天音,尴尬的笑了笑。

      “呵呵呵呵……原来你已经到了。”这才拣起地上的扇子,却不像刚刚那般狂摇,收着放在手里拧了拧,似是有些紧张。

      半会才找到话语,却仍是有些颤音:“大……大师姐,不用多礼,你叫我灵乐就好,或是师弟也行。”

      这回到是轮到天音发愣了,师弟?

      “大师姐可能不知道,我也是青山的弟子,师承缘德星君,我是你师弟。”

      她微微愣了愣,半会才找到重点,原来师父收了他为徒。心下一沉,说不出什么感受。师父当年对她倾尽所有相教,她不能光大门楣,做的却尽是杵逆不孝之事,怕是早已伤透了他的心吧。

      “大师姐,何时回来的?还好吗?回青云了吗?青山绿水可曾有提到我?”他眼睛瞬时闪亮,一眨不眨的望过来,表情更欣喜若狂,一边串的问题就倒了出来。

      天音有些发愣,一时不知从哪回答起。

      他却语气一沉,有些遗憾的自语道:“本来我想亲自去接你的,谁知那东海之渊内不见日月,生生错过了。大师姐不会生气吧?”

      他言词真切,眼里的色彩迫得人不能直视。

      “劳二皇子挂心,天音一切都好。”

      灵乐抓抓头嘿嘿一笑,见她仍是这般拘谨有礼,一时不知该问些什么,在她旁边坐下,再不如刚刚那般洒脱随性,拿过一旁的酒杯,心不在焉的喝着。只是眼神仍时不时飘过来一眼,有时撞上天音的目光,也只是讪讪一笑,似犹豫,似好奇。

      四周又响起了仙乐,由刚刚的插曲而打断的仙会继续进行着。时不时有仙人离席进到桃林去赏花,就连对面的衍歧对凤鸣仙子耳语了一阵后,也双双起身而去。

      直到两人走出了视野,天音这才松了口气。不自觉的伸手指向脖间,仍是隐痛,当年那般错恋,她虽然已经放下,却仍是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

      那天他不问原由的出手,是因为他早已经习惯把她的心思,往坏处想吧。

      胸间传来一阵异动,她努力压制,仍是轻咳出了声。

      她寻了个理由,向天后告了假退了出来,仙会你来我往的交际之词,她以前就不擅长,如今更是怕行差踏错。

      009

      没往桃林去,而是寻了相反的路,绕到了瑶池的后方。

      一眼入目,便是一片葱葱郁郁的草地,这是她以前无意间发现的僻静角落,遥远的记忆,久得连她自己都不确认是否在这么一个地方。

      以前仙会上,被衍歧骂了,她总会一个人跑到这儿来偷偷的哭。自此以后每次她都会来这坐一坐。

      席地躺下,心境说不出的清静平和,深吸一口气,尽是自由的芳草香。她顿时觉得很满足,以往夜夜都会梦到回到这里,此时却能真实的体会到这里的宁静平和,仿佛永远都不会改变。

      她是活着的。

      “如今那般样子到是换了一个人一样。”远远的传来对话的声音,她无意倾听才还是传入耳际。

      “谁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当年她那样逼迫太子,手段用尽,见得还少吗?可惜如今这般风水轮流转,纵使耍手段,也不知结果……”

      “那还用说。”男声冷哼一声:“莫说当年她差点害太子仙骨尽毁,就如今她一介凡人,可是万万比不上已是凤歧山主的凤鸣仙子的。”

      “唉,也不知当初缘德天君是如何想的,真要接这么一个孽徒回来。”男子长叹一声:“以她当年的罪过,罚她五百年着实轻了些。以前是在前天君宠着,现今……我看谁能帮她再修成仙,天界过阵子也就清静了。”

      “可惜缘德天君,千万年的战神威名,怕是要毁在这徒弟手里了。”

      声音渐行渐远,直至听不见。胸中的异动再无法压抑,任其咳嗽出声,躬身 了半会才缓过气来。

      天音闭了眼睛又张开,微风轻拂,旁边的柳条柔和的摆动,就像师父微微拂动的衣角,她伸出手,任柳条摆入手心里,轻轻一抓,却又被滑了出去,只余手心空荡荡的一片。

      她愣愣的看着那树梢半晌,发起了呆。

      人人都道她差点害衍歧仙骨尽毁,却没人记起,最终毁掉仙骨,坠入轮回的却是她。

      第四章

      010

      远远便见青山在瑶池边等着,手里还牵着炎凰,一边还和一名男子在谈论着什么。

      炎凰小孩子心性,远远的瞅见人来了,蹦达着小腿便扑了过来。不管不顾的一把抱住天音,叫嚷开了:“音音,音音……凰儿好想你。”

      声音软软绵绵,柔得心口暖暖的。

      她被抱得有些紧,却又挣不开,只好摸摸她蛮牛一般往她怀里钻的小脑袋:“乖!音音也想你。”

      “凰儿好无情,刚刚还说想我。这会又变别人了。”青山旁边的男子,瞅着凰儿打趣,转头看向她笑了笑,唤了声:“大师姐。”

      她这才看清,竟是二皇子灵乐。

      凰儿似是跟他很是熟识,抬起头,瞅了瞅灵乐,又看了看天音。考虑半晌才道:“凰儿想音音,也想想乐乐的,两个都想。”

      “那可不行。”灵乐似是逗上瘾了,严肃的道:“一人只能想一个,要不这样吧。你就想我一个就好了,音音大师姐,就留给我来想吧。”

      说完他神情一变,目光灼灼的看向天音,眼里更是夸张莹上了些水气,学着炎凰的口气道:“音音大师姐,我好想你。”

      “不要,音音是我的。”小家伙急了,一把抱得更紧了。

      天音再忍不住扑噗一声笑了出来,这对活宝。刚想说这两人两句,却发现突然安静了。

      抬头却见眼前三人一脸惊奇的望着自己,就连凰儿也一副惊讶的样子。天音一愣,她说错了什么吗?

      “音音……音音……笑笑,笑笑!”炎凰抱着她的腰高兴的晃了晃。

      灵乐不自在的咳了声,低低的附合道:“大师姐……还是笑起来好看。”俊朗的脸浮现几丝微红。

      天音这才回过神来,自从回来后,这还真的是她第一次真心的笑出来。记得以前她也是爱笑的,只是后来多了太多妄想,太多所求。以至于忘了,怎么去开怀。

      “音音……要笑笑……”见她突然沉默,小家伙像是察觉到什么,突然更加用力的往她怀里扑去,天音一时没有防备,身形不稳往后倒去。灵乐伸手想拉住她,却反正被两一人带。

      终于,三人摔成一团。

      “炎凰!”她想责备几句,却被另一个冰冷的声音打断。

      “你们在干什么?”

      衍歧脸色不善的站在后方,身侧仍是端妆大方的凤鸣仙子,见了天音,脸色微僵,立马恢复如常。

      他扫视了地上的三人一眼,眉头紧紧收起,看向天音的眼神更鄙夷:“成何体统。”

      天音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炎凰怕是被那一声吓到了,躲到她身后,只敢露出个头,远远的瞅着前面那个冷淡如冰的男子。

      “大哥。”灵乐整了整有些 的衣裳:“你们怎么在这?”

      “不在这,能看到你这般胡闹吗?”衍歧冷声训斥道:“灵乐,你好歹是天宫二皇子,年纪也不小了,怎可如此胡闹,而且还这般……不知轻重。”

      他眼神有意无意的扫过旁边的天音,显然前半句是送灵乐的,不知轻重是给她的。

      他还是一样,对她的评论,永远只有,不知轻重,无理取闹,和任性而已。

      “我只是不小心摔了一跤而已。”灵乐撇撇嘴,转开话题,瞅了瞅他身侧的人打趣道:“大哥刚刚和大嫂是上哪去玩了?”

      凤鸣脸色一红,看了身侧衍歧,满是娇羞的低下头。

      “大嫂,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我的大师姐哦。”灵乐年幼,不知三人之前的纠葛,到是热心的介绍起天音来。

      凤鸣脸色如常,扫过天音淡淡的点头,除了之前那次,不见丝毫情绪起伏。或许她和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