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1

作者:月落紫珊
更新时间:2015-03-06 10:00:00
本书由(熊猫没眼圈)为您整理制作

      书名:良仙难求(出书版)

      作者:月落紫珊

      作    者:月落紫珊 著

      出 版 社:中国言实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4-5-1

      【编辑推荐】

      她堂堂天界公主喜欢上他是他的福气,他却从来都是对她冷眼相向。

      “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一下会死啊?”

      她一句天真的质问,他却真的跳下了坠仙台以死明志。

      五百年后,她沦为一介凡人,他却成为天界太子,是该继续穷追不舍还是就此放手?

      【内容推荐】

      天音花了五百年来向衍歧证明自己的爱,可不管她如何死缠烂打或是欲擒故纵,衍歧从来都不屑一顾,所以她只好又花五百年来消磨它。

      五百年后,她从一个高高在上的天界公主,变成一介毫无仙力的凡人,而衍歧却已经成为天界太子。天音对他客气有礼,也不再缠他,他却开始不习惯,过去那个像小尾巴一样老是跟在他身后的天音去哪里了呢?

      【作者简介】

      月落紫珊,来自不宅就会SHI星球的普通居民,专注网游几十年,属性:抽风、犯二、呆萌、极品矮子,已出版《君似小黄花》。

      第一章

      001

      司命找来的时候,天音正在洗刚修补好的陶瓷,这一世,她投身在一个靠修补破损陶瓷为生的人家,一如之前多世,生活贫苦朝不保夕。又由于连年战乱,已经多天揭不开锅了,所以对好不容易上门的生意,格外甚重。小心翼翼的擦洗近三个月来父亲修补的唯一个陶灌。

      反复擦了十几次刚起身,便看见天空祥云跌起,一道亮光直直向她而来,不久便看到一玄衣男子飘浮在离河面十丈左右的空中,脚踏七彩祥云,神情严肃庄重。

      若不是因为他满身仙气,又身着寻常仙人所不常穿戴的玄色衣袍,天音险些认不出,这便是掌管人间命运的司命仙君。

      他眉头紧皱,原本就不苟言笑的脸越发显得沉重,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眼底掩不住的厌恶之色。仿佛遭受他写下这世世悲惨境遇的人,并不她而是他一般。

      须臾,司命似是终于找到了开口之词,淡淡的道。

      “缘德天君,逝了。”

      天音手上一抖,手里三个月来第一匹生意,应声而碎。溅起的碎屑扎进她 在外的 ,鲜血直流。她却似感觉到不到,愣在原地,任由无数道细小的伤口流淌,触目惊心。

      司命眉头越发皱得紧,眼里的厌恶更浓,不知是因为她的伤口,还是因为她的人。下意识的伸手掩了下口鼻道:“天君有令,你速随我回上界吧。”

      天音却似乎呆傻了,仍是站在原地,动也不动。耳边重复回荡他刚刚那句话:“缘德天君,逝了……缘德天君,逝了……缘德天君……师父……”

      002

      天宫巍峨,一如从前。

      只是印象中殿前种的是神之六花,日日花开不败,那清新淡雅的香气,总是能令人她烦乱心境静逸下来。那花只有她和父君才能采摘,倒不是因为它有多稀有,而是那花除了神之一族,其它人便是一触即化。

      而如今,却全全不见了踪迹,取而代之的是一朵朵硕大 的牡丹,香气袭人,倒是寻不着一丝往日的气息了。

      她突然明白,何为物是人非。

      几个宫娥从殿前经过,惊讶的看了她几眼,疑惑天宫怎会出现凡人,她朝她们轻轻笑了笑,宫娥却急急避开,远远的朝她前方的司命仙君行个礼,小声谈论着走了。

      她们停在凌宵殿外,司命对着门前的仙宫低声交待了几句,便见那仙宫朝她撇来一眼,上下扫视了她一番,微微眯起双眼,疑惑中又带着鄙夷,冷声道:“等着!”

      天音只是默默的压低了头,人世百态,她在凡间这么多世的岁月,什么样的神情不曾见过。更何况如今在这天界,她只是一介凡人。

      “帝君正在议事,一会自会传,你……”他似还要交待什么,突然殿内一阵响动,他神情一变,语峰急转:“注意点,别乱来!”说完立马回头躬身行礼。

      天音还没听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便突觉得一阵威压逼了过来,远远只见一大群的仙人走出殿,众多的仙气压得她这 凡胎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最前头那一席白衣玉冠的青年,更是不期然的撞进眼底。她顿时明白,那位仙宫让她不要乱来什么。

      手不自觉的掐进掌心,仙气带来的压迫感,也顿时消失无踪,取而代之是心底猛然泛出的巨大酸涩感,翻来覆去让她几欲想转身呕吐。

      以为再次见到这个曾经让她生生世世盼着的人,一定能心如止水,却不想仍是不够。

      心底的那个身影早已模糊的寻不着踪迹,她却还是一眼就认出他来,依旧那般神采不减,剑眉入鬓,双目如星,薄唇轻抿从不轻易开口,对她说得最多的往往都只是那两个字:“闭嘴!”

      他信步走来,每一步都似是踩着星月,生生把旁人全全比了下去,让人眼里只看到他一人。一如她当初,满心满眼里被他占了个全。

      仙官身子压得更低,在来人经过时恭敬的唤了声:“太子。”

      他转过头看向这边,天音的手瞬间掐进了肉里,不由得生出一些惧意,几百年来的第一次重逢,不知如何应对。

      他却淡淡的扫过一眼,丝毫都没有停歇,与她擦身而过,唤出祥云便消失在天际。甚至没在她身上停留一刻。

      天音这才慢慢的放开自己的手,不禁有些自嘲,她在期盼什么?他能认出她吗?这么几十世的转世,模样早已不知换了多少回。怕是司命星君,没有拿着司命本子,也不可能一眼就认出自己就是当年那个任性跋扈的小公主吧。

      遥遥看向他远去的方向,只余一片空白的天空,一如自己心中早已经淡去那股执念,天音此时却才真正体会到,自己与那人之间,是真的毫无半点牵连了。

      当年的她,不知深浅,认为有了父君这片天,这世间便没有自己得不到的,连感情也想强求。可谁又知,原来这天也是会变的。如今想来,还真是可笑。

      003

      仙宫进了殿好一会才出来,示意她进去。动了动有些麻木的脚,跨入殿内。一样的灵气逼人,迷漫的仙气刺得皮肤阵阵发疼,她拉了拉身上单薄的衣裳,想减轻那股刺痛,又怕拉得太用力拉破了,这一世,她的衣物不多,坏了可就再没了,只得咬牙硬忍着。

      她走到大殿中央,定睛看向上方的两位,明明都是熟悉的面孔,却又觉得陌生。特别是右边那慈祥的女者,仿佛还能听见她那柔和的语调呼她:“音儿,你要是我女儿可多好?”

      可她终究不是,所以才被遗忘到滚滚红尘中,生生世世。

      许是见她久久不动,正中那威严贵气的男子,沉了脸,眉心寸寸皱紧,神情越加的严肃迫人。

      天音这才找回话语,伏身便跪了下去,原本要冲口而出的姨娘,姨父变成了:“见过天君,天后。”

      “免了!”天君挥挥手,示意她起来。她缓缓起身,以往这样的礼节,都是她们对她做的事,反过来却也丝毫没有不畅。

      到是一旁的天后,瞬间红了眼眶,声音也哽咽着:“音儿……”这还是她那个无法无天的外甥女吗?这么的礼数周全,乖巧得令人心疼,她招了招手:“来,过来让姨娘好好看看。”

      “是!”她起身,走了过去。越往前,仙压越是刺骨,她却脚不停歇,直站到天后身前。

      “孩子……你受苦了!”她终是忍不住喜极而泣,眼角隐隐逸出泪光。

      天音再次欠了欠身:“谢天后记挂。”

      “你这孩子,人间走了一趟,到是学乖了不少。”她拉着她不撒手,直直把她拉到了上座,挨着自己坐下。

      思起当年的她,天后又止不住一阵心酸,没想到人间这一番的历练,竟能把一个任性乖张的小公主改变成现在这般沉静如水。

      “当年之事……你下界也是没有办法,你可是有怨?”

      天音摇头:“不怨,是天音闯下滔天大祸,还累及了天界,有此惩罚也是咎由自取。”

      “你要真这么想,才好。”天君冷冷的开口。“若真这么想,以前那些事,就当揭过去了,我不会再予追究。”

      天音一愣,伏身下去:“谢天君。”

      追究?当日下界虽是她自愿,却也是父君亲下的天令,也实实在在的受了世世的苦难,可曾要他追究什么?

      “这回唤你上界,是因缘德天君的遗命。”

      师父……

      手间猛然收紧,一直麻木的心,袭来一阵剧痛。

      “缘德天君临逝前,曾用天眼传信天界众仙,他青云山需由你来承继,自今日起,你便前往青云去吧。”

      天音哽咽半晌,拼命忍住快要夺眶而出的泪水,才挤出一声回应。

      “天音领命。”

      “行了,下去吧。”天君揉了揉眉心,仿佛对她这几言已经耗尽了心力。

      再次行了个礼,谢了恩。这才转身出殿,往白蒙蒙的一片走去,初期还是一步步的走,后来越来越急,最后干脆奔跑了起来,直到脚下一拌,摔倒在地,她从地上爬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脚抖动得厉害,像不是自己的。

      心痛的似是一片片的在割,这次没有忍,却怎么也流不出泪来。只是痛,痛到不知疼痛。

      心底一刀刀的重复刻着两个字,师父……师父……师父……

      004

      天宫的庭廊长而深远,她脚不停歇,怕自己一停下,就再也没有力气站起来。

      忽略两边熟悉又陌生的景色,一路出了南天门。站立在满眼的云海翻滚前,她才想起,自己只是一介凡人,又如何能去得千里之外的青云。

      “尊主……”背后传来略带迟疑的声音,她转身愣住。

      青山就站在不远的天门下,若不是他那永远喜怒不惊的神色,她险些要认不出来。他高了不少,眉宇间的气度沉稳内敛,早已不是那当年只会冷着张脸的少年。

      “尊主……回去吧。”他双手紧握,微微的颤动着,嘴角张口了几次,似是想补充点什么话,终还是没有开口,转头看向一旁。

      天音这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个小女孩,约只到她腰际高,一身艳红的衣裳,甚是夺人目光,略带稚气的脸上,一双眸子眨也不眨的盯着她,水汪汪的似是下一刻便要哭出来。

      “炎凰!”青山简洁的开口,打破天音的疑问。

      天音却很是一惊,炎凰?那只刚出生没多久,擅未化形的小凤凰?这么久没见,没想到她居然已经修得人形,而且长得这般乖巧可爱。

      “炎凰……”她伸出手想摸摸她小脑袋,却又怕太过唐突,僵在半空中,收放皆难。

      那方却是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也顾不得旁边还有其它人,像团火球一样扑了过来,埋在她怀里,放声大哭:“音音……音音……音音……”

      一边哭,一边唤着她的名,那哭声辩不清到底是欣喜多些,还是悲伤多些。

      天音险些被她撞倒,抬着的手僵了半会,才放在她的头顶,一下下的 着,这刻才真正相信,这的确就是当年她捡回来的那只小凤凰。

      斟酌了半晌才找到安慰之词:“炎凰,你……长大了。”

      不想她却哭得更加伤心,一双手圈着她生痛,最终还是青山把她提出来。

      “别忘了,我们是来接人的!”虽是冷着脸斥责,声音却是柔和了许多。

      炎凰这才止住哭,边抹着眼泪边唤来祥云:“不哭,凰儿不哭。音音,我们回去……这就回家去。”

      家?

      她忍不住回头再次看向那魏娥磅礴的宫殿,隐在云中若隐若现,忍不住心底一阵抽痛,努力抑制却也压不住生出的那股凄凉,千帆过境物是人非,没想到再次回来,这曾经最熟悉的地方,却已经不能再称之为她的家了。

      “走吧走吧,大家等了你好久了。”炎凰拉着她踩上祥云,手拽得紧紧的,到底是小孩儿心性,一路上都在唠叨她不在的这些年,发生的事。好几次说着说着,又要哭出来,却又怕她伤心,咬着下唇拼命的忍住。

      005

      青云虽在东海之滨,腾云也只花了一个时辰就到了。悬在海面上的仙山,一如从前。就连山前养的,也是当初师父种下的六花。

      “主上不许人动这个,说您若是有一天回来,非要发火不可,所以便一直细心养着。”青山解释。

      天音又忍不住心头发酸,她小时候刚入师门,夜夜闹脾气,死活不肯跟着师父学仙法,师父没有法子,知她喜欢这花,便从天宫移了些过来,养在青山,逗她开心。

      “音音……”见她立在花前久久不动,炎凰拉了拉她的手。

      她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轻笑道:“没事,我些累了。”

      “哦!哦!那我带你回房。”她放了心,蹦蹦跳跳的走在前面,一边走还一边招手,让她跟上。

      绿水就站在以前她住的院子里,衣上还沾着些许露水,似是已经等了很久。见她回来自是狂喜,张口便要唤她,却突然又哽了声,咬牙改口:尊主。

      绿水曾是父君指给她的仙婢,她自然知道她压下的称呼是什么?只是轻笑着点点头,如今的她,自是不能再称为公主。

      绿水转身替她推开了房门,悄悄抹去眼角的泪花。

      房里的摆设,也还跟原先的一模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