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网,上万本全本小说供您下载阅读。

分节阅读 184

作者:惑乱江山
更新时间:2015-01-28 10:00:00
冷声询问。

      这一问,澹台凰轻轻的颤抖了一下,接着狡辩:“是你干娘要去,她……”死道友不死贫道,而且本来就是南宫锦提议的!而且说了真话,说不定会死的更惨!

      见她还是不老实交代,而为了打屁股,裤子已经扒了。

      他如玉的长指忽然沿着弧度往下轻滑,触到她一片不可触摸之地,指尖轻揉。澹台凰的表情顿时僵直!红透了面色怒吼:“把你的蹄子拿开!”

      “哼。”他冷冷哼了一声,慵懒的声线满含凉意,“你可以选择被爷的小竹棍打到说实话,也可以选择被爷做到说实话,自己选!”

      “呜……”澹台凰忽然有种想哭的冲动,不知道要是泪流满面,他会不会选择放过她。

      接着,便听得他三分温和七分冷冽的声线自头顶传来:“哭也没用!”

      “嗝……”澹台凰咽了一下口水,登时是哭也不敢哭了,而他的手还在作恶,她当即投降,“把你的手拿开,我就说实话!”

      不管是被打到说实话,还是做到说实话,都不是什么容易让人接受的事儿!而且被折腾到最后,不还是要说实话吗?所以干脆老实交代好了!

      她这话一出,他不但没收手,反而还探了进去。凉凉道:“先说!爷确定你说的是真的,才收手!”

      “禽兽!*!王八……唔……嗯……”骂道一半,全部顿住。

      登时红着脸悲愤的高声大叫:“你手别乱动了呀,我说就是了!是你干娘说前世看了很多书,里面很多人穿越都是从皇陵来的,所以才带着我一起去皇陵找,看看能不能找到回去的通道!”

      而她这话一出,他登时顿住了。

      静静沉默了片刻,收回了手。很快的,屋内便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放开制住她的那只手,淡淡道:“起来吧!”

      呃,澹台凰赶紧站起来,但是裤子还是滑下去了,于是表情变得很苦逼。

      他却看都没看她,起身,净手。因为洁癖很严重,他的屋内是经常都会备着净手的水的。修长玉指清洗赶紧之后,拿起一旁的丝帕擦干净了水,方才走到澹台凰身后,沉默着帮她把绳子解开。

      绳子解开了,她做的第一件事情,当然是赶紧弯腰,以光速将自己的裤子提起来!然后深呼吸了一口气,平定了自己的面色!

      旋即,他狭长魅眸看向她,闲闲问:“你想回去?”

      她沉默了一会儿,很坦诚的开口:“嗯!我爷爷他……”

      “爷帮你,破开时空,传送人而已。无忧老人有办法!”他淡淡应了一声,而眸中的情绪,第一次让澹台凰觉得和陌生,一种淡薄的疏离,好像是要从此与她划清界限,从此远离她一样。

      这样的神情,让她心口一窒,更匡仑是他这句话。她红唇动了动,有点愣愣的问:“我以为,你会不希望我走!”

      她这话一出,他如玉长指伸出,有点疲惫的揉了揉眉心。

      少顷,方才轻声开口:“你的任何愿望,爷都会尽力为你达成!只是你要想清楚,你走了,就失去爷了!”

      这样一说,他徒然睁开眼,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你想走,爷不会拦着你,也会帮助你达到你的目的。墨师父曾提过,无忧老人,确实是有办法!爷曾经以为是戏言,现下见你来了,才知这是真。但,你要清楚,你走之后,爷也不会等你。爷会很快的娶妻生子,是慕容馥也好,是楚七七也罢,或者还不止一个两个。而你要记得,不是爷背叛你,是你先抛弃爷的!”

      不是爷背叛你,是你先抛弃爷的!

      这话,让澹台凰的脸色有点发白!听他说什么娶妻生子,她心里就难受的厉害,现下还告诉她,即便如此,也因为是她……先抛弃了他!

      这样的罪名,重得她透不过气!

      见她沉默,他勾唇笑了笑,又接着道:“即便是一条狗,被主人抛弃之后,再不舍,也不必继续忠诚。你可以选择任何你要走的道路,和想去地方,爷也会尽全力帮你达成心愿。因为爱情,除了彼此束缚,还有彼此成全。所以,不论你如何抉择,爷也不会干涉!只是爷说过,爷的真心,这一生只有一次。你走了,心凉了,就不会等你,也不会再爱你了!”

      这一番话,几乎是戳入了她的骨髓!她是一直想回去,可以说穿越之后没有一天不想回去,可是这其中发生了变数,她已然确定自己爱上了他。和南宫锦一起去找路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可是若是真的找到了,她站在路口,能舍得回去吗?

      脑海中,很快的掠过爷爷苍老的容颜,掠过她来到这个地方的点点滴滴。而耳畔更为清彻的,是他方才那一番绝决的话!

      她脚步僵硬在原地,静静看着他。

      看了半晌之后,忽然笑了。笑完又哭了,指着他道:“你其实是在威胁我!”现下即便已经知道办法是有,她还能狠下心回去吗?

      “是!爷就是在威胁你,你可要想好了,爷素来是说一不二!”他这样说着,竟然勾唇笑了起来,因为从她的神情,已然明白了她的抉择。

      澹台凰咬了咬唇,忽然抬步,狠狠的一下撞到他怀中,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对着他的脑袋挥了过去:“君惊澜,这辈子我就没见过比你更坏心眼的男人了!”

      不如就干脆别告诉她有办法,何必什么都说出来,又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逼迫她!

      而她这样一说,他懒懒笑了笑,环住她,亦轻轻叹了一口气:“这辈子爷也没见过比你更没良心的女人了!”

      这下,澹台凰登时也尴尬住了,没几天前,他为了她就险些把命丢了!她这一回来,有了可能离开的法子,就马上去找路。这也确实是太没良心了一点!

      她正想说句什么表达歉意。

      他却抚着她的发,缓声开口:“爷会记得为了留在爷的身边,你失去了什么,放弃了什么。而这些,都刻在爷的心中,永不会忘。爷会加倍对你好,连带着你失去的那些,全部补给你!”

      他这样一说,澹台凰反而沉默了。其实跟他付出的相比,她放弃的、失去的,根本算不得什么。因为她知道,比起回去守在爷爷的身边,爷爷更希望她幸福!

      她笑了声,轻声开口:“爱情,除了彼此束缚,还有彼此成全。我愿选择前者,一生束缚,生生不离!”

      他轻轻应了一声,缓缓笑了,比彼岸花还要妖冶动人:“一生束缚,生生不离!”

      她却忽然道:“不过,你能不能先把那个小竹棍收起来!”想起刚才被揍了的事情,她就觉得十分丢脸!

      “哼!”她这样一说,太子爷马上翻脸,凉凉道,“这东西要留着,以后你若是再敢胡闹,爷接着揍你!”

      “我忽然又想回去了……”澹台凰马上变卦。

      他闻言,凉凉笑了声,闲闲道:“现在后悔了?晚了。竟还想回去,看来是刚刚没打好!爷重新打怎么样?”

      “你狠!”澹台凰捂着屁股,后退数步,并一蹦三尺高!深深地觉得自己是上当了!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他将小竹棍,放在一个锦盒之中,并十分小心的封好!大步到了桌案前,提笔,在宣纸上写了几个字,然后贴在锦盒的面上。

      澹台凰一看见上面的几个字,顿时脸色就黑了……

      “凰儿的最爱!”

      擦!她会最爱一根小竹棍?这个贱人!冷着一张脸,凶恶的看向他,磨牙道:“我以为自己最爱的是你!”

      这话一出,太子爷听着还是很高兴的。

      于是,大笔一挥,在那张纸条的前面加上了几个字――不听话的凰儿的最爱!

      随之收笔,又颇为警告的看了澹台凰一眼。

      澹台凰的嘴角抽搐了几下,选择了无视!真是跟这个贱人多相处一会儿就得气个半死,她刚刚是怎么脑抽了一下,居然还信誓旦旦的承诺留下!

      深呼吸了一口气,已经不愿意在就这个问题跟他探讨,什么时候有时间把这小竹棍偷出去烧了!

      不欲在说这事儿,便想起了另一件正事,忽然道:“对了,我日前看见上官子风和楚七七,好像有点要成好事的苗头,你觉着这个事儿有可能吗?若是他们两个的好事成了,也算是与楚国联姻了,那还真是皆大欢喜!”

      可她这一问,太子爷的容色却没有她这样乐观,狭长魅眸当即扫到了桌上的一封请柬上。

      澹台凰愣了一下,方才上去拿着看。打开一看,更是愣了,这个月十五,上官子风就要迎娶德亲王府的郡主,这……怎么这么急?“是上官子风的意思?”

      这样一说,她很快的觉得不可能,上官子风那天的表现,不像是会做出如此绝情之事的人!然后,她便想起了前几日见着的上官谨睿夫妇:“是你舅舅,舅母的意思吧?重臣与他国联姻,难免引起君王猜忌,我觉得他们应该也是出于这种考量,才会如此!”

      “嗯!”君惊澜点了点头,表示赞同,而又忽然闲闲道,“爷倒是希望能与楚国联姻!”

      楚国虽然不及东晋,但是有楚玉璃在,想要翻身是迟早的事。跟楚国联姻,也就等于和楚玉璃结成联盟。这样的事情,他还是很愿意做的,尤其子风他也绝对信得过!

      澹台凰自然能明白他的考量,强者联手,必然无坚不摧!相信楚玉璃也是出于这个考量,此番才会带着楚七七不远万里而来。所以,这桩婚事,最好能成,虽然不是君惊澜本人迎娶,但是上官子风也算是皇亲!不论是出于他们两个人的感情考量,还是出于政治考量,都是有利的!

      可,君惊澜又轻轻叹了一口气:“只是舅舅他太谨慎,恐怕无论如何都不会同意!”

      这下,澹台凰的表情也沉寂了下来。这样的话,自然是不能和广陵王夫妇说开的,若是说开了,最终上官谨睿只会更加坚定的反对这桩婚事,因为君惊澜的信任,让他更加觉得自己不能做出对不起君惊澜的事,所以这样的隐患都不愿意留!

      澹台凰皱了皱眉头,开口道:“我们要不要想个什么计策……”

      “不必!”她这样一说,被他笑着打断,“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转机,只是转机只在他们两个人自己身上,还是那句话,我们只要从旁看戏就好!”

      看他这么有把握,澹台凰也不再多话了。点了点头道:“那便暂且先这般,等上官子风和楚七七的事情了了,我就带着蒹葭叶和灵芝草,还有苍狼圣剑回漠北,我想王兄他们,肯定已经等急了!”君惊澜伤得很重,还来不及命人传信,所以王兄他们现下还并不知道药草他们已经找齐了,现下应该还挺担忧!

      这话一出,他倒也没留,轻声笑道:“好,到那时候,算算婚期也该差不多了,子风和楚七七先成婚,我们再跟上!”

      澹台凰白眼一翻,脸色有点红:“成什么婚,我可还没答应你,哼哼!”

      “嗯?”他尾音拖长,忽然回头指了指那个装着小竹棍的锦盒,提醒道,“你的最爱!”

      “哦草!有你这样的吗?”拿着小竹棍逼婚?!

      ――俺是小竹棍很可怕,太子爷威武反攻的分割线――

      翌日一大早。

      宗庙的人就收到消息,说那两个不知死活的女人,已经被处死了!是凌燕和韦凤一起去挑的两个和澹台凰、南宫锦身型相若的死囚,杀了之后易容,送到了宗庙。成功的蒙混过关!

      这件事情告诉我们,想做了什么恶事之后,都能安然无恙的活着,上头必须有人罩着,才能免于英年早逝。要是上头没人,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着想,还是本分老实些!

      这两个女人犯了很严重的错误,南宫锦是怎么被百里惊鸿收拾的,还暂且不知。但是,一看这饭桌上的状态,就知道这事儿还没完!

      澹台凰和南宫锦苦逼的看着自己面前的碗里的东西,黑漆漆的一团,还苦的要命!这两个男人说是她们两个昨天晚上去挖皇陵辛苦了,要用药膳好好的补补身子!而南宫锦发誓,她这辈子绝对没有吃过比这个更难看,更难吃,更苦的药膳!

      偏偏营养价值高的没话说,她们两个想反抗也不成!尤其还做错了事,也不敢反抗!

      但是,桌上的另外四个人的,君惊澜、百里惊鸿、百里瑾宸和百里如烟,碗里都是白米饭,而且桌上还有一大桌子美味的佳肴,四个人幸福的吃着,就她们两个苦逼的吃药膳!

      而且,太子爷还认真的嘱咐道:“药膳里面的东西已经太补,你们两个不宜再沾荤。否则补得太过了,容易流鼻血!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这菜,你们暂且别吃了。”

      澹台凰几乎是满面心酸,南宫锦也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鸟罪,两个人吃着苦的要死的药膳,可怜兮兮的看着这一桌子菜!

      尤其鼻尖还能闻到菜肴的香味,简直让她们难耐到了极点!

      然后,澹台凰悄悄的,很试探的,看了一下君惊澜的脸色,忐忑的悄悄往前面伸筷子,目标是一盘锦鲤!

      南宫锦也于同时,悄悄的看了一眼百里惊鸿的面色,对着那盘子爆炒牛肚伸了过去……

      两人正要得手,而那两个男人却忽然同时伸出筷子!

      “锵!”的一声!

      她们两个的手被他们的筷子慰问了一下,一同摸着被打红的手,低下头,挂着两根面条泪,老老实实的吃药膳,她们的命真的好苦!

      吃得正悲伤,门口忽然有人来报:“爷,漠北大皇子和轩画公主到了,说是有要事,正在门外……”

      这话一出,太子爷还没吭声,澹台凰就一把甩了

友情链接